李天笑:胡溫糾結十八大不知大難將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訊】就在溫州動車慘禍震撼全國的近半個多月裡,中共9位政治局常委卻集體失踪,窩在北戴河(除溫家寶和賀國強偶有露面),為明年十八大的權位分配鬥得不可開交。

胡溫在這一輪交易中明顯佔上風。胡溫握有江死定和賴昌星遭遣返這兩張制勝王牌。江已經死定使江係人馬驚慌失措,紛紛另尋新主。周永康和薄熙來急忙向胡或習近平暗送秋波,表達改換門庭之意。胡趁熱打鐵,以極快的速度與加拿大達成協議成功遣返了賴。這一招對三個現任常委(賈慶林、習近平、賀國強)和原江的大秘賈廷安具強大震懾作用。

胡王牌在手,但引而不發,用以招安納降,發出安撫、穩住和分化江系的信號。賈廷安是江的心腹,與賴的關係很鐵,在李紀周和賴出事前向賴通風報信。賴東窗事發之後,大賈(慶林)和小賈(廷安)在江的保護下逃過厄運,繼續升官。賈慶林升為政治局常委,而非軍人出身的賈廷安接連升幾級,出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晉升中將軍銜,後任總政治部副主任。一般認為,胡挾賴在手,可輕而易舉地搞掉賈廷安。但令人跌破眼鏡的是,胡卻在遣返賴的當天擢升賈為上將。此舉意思是投降不殺,或可升官。

果然,胡的這著棋有了效應。從北戴河傳出消息,賈慶林已經放棄了提名自己接班人和提名自己分管的三至四位省委書記和若干中央委員及省長、 部長的權力。也就是說,在賴的人證威懾下,出於保命,賈已順從聽話了。另一位常委,現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據說臨時把中紀委成員全部召集到北戴河商討對策,可見內心十分恐慌,忐忑不安,俯首就範的可能性很大。至於目前翅膀未硬、與江若即若離的習近平,在新的胡江力量對比和賴的人證威懾下,向胡靠攏的可能性增大。

溫州動車慘禍是中共好大喜功、草菅人命的結果,胡溫當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撞掉的兩列「和諧號」動車是對胡的「和諧社會」的莫大諷刺。民眾對見死不救的鐵道部和封殺真相的中宣部非常憤怒。胡溫籍機打出「救人第一」口號(實際根本沒有實現)與江系鐵道部和中宣部撇清關係。民怨集中指向鐵道部及其背後的張德江和周永康,指向中宣部及其部長劉雲山和主管中宣部的李長春。動車慘禍中民意所向對江派常委周永康和李長春十分不利,這成了胡打擊江派的又一口實。

從目前迅猛推進的局勢看,胡溫雖然得意於權鬥天平的有利傾斜,但如果胡溫只是熱衷糾結於內鬥和十八大權力分配,這將危險至極,一場大難將至,因為他們並沒有下車,還都在中共這趟列車上。就在胡溫盤算十八大卡位戰的勝利成果時,解體中共的洪勢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超過一億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龐大規模襲來。中國已到了這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轉折關頭。

中共智囊張木生曾哀嘆說:「中國到了最危險的時刻」。他說:「再有一年多就該交班了,下定決心,排除萬難,絕不作為。我們現在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張的意思是說,胡溫也知道中國要發生巨大動盪,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把炸彈傳給別人,這樣自己就沒事了。

如果這真代表了胡溫的想法,則說明胡溫在自欺欺人。中國即將進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紀元。這意味著中共政權隨時都會崩潰。屆時所有所謂堅定的中共黨徒都逃不脫被清算的下場,胡溫絕不可能置身度外。胡溫如果「絕不作為」,或只是忙於權鬥,就絕不可能逃脫這場對江和對中共的大清算。

胡曾多次提到亡黨的憂患。溫也多次談到改革的艱難。但至今胡溫可能還未真正意識到:黨是無救和必亡的;改革只是一廂情願的夢幻;而他們自己正在面臨著性命攸關的選擇。中共的滅亡就在眼前,也許根本不會有什麼十八大。胡溫要麼加入「三退」大潮,要麼被歷史潮流淘汰。胡溫必須在解體中共大潮到達之前作出選擇。

歷史的發展把胡溫擺在解體中共最有利的位置,決不是讓其熱衷於黨內權力安排,讓其享受權勢和安度晚年,而是為了讓其兌現自己史前的承諾, 是為了讓其有一個自救和救人的機會。7年過去了,胡溫在最關鍵的清算江和解體中共上仍無所作為。如果今天在江已不能理事、力量對比已非常有利的情況下,胡溫還不能公開清算江和中共,還不想制止迫害法輪功的罪惡,那麼胡溫就沒有理由不承擔罪責,與江一起成為千古罪人,遭受嚴厲的懲罰。

如果說,胡溫現在的權力鬥爭是在為清算江和中共做鋪墊,這將是胡溫避開劫難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說,胡溫多年來對江的忍氣吞聲是一種「大智若愚」或「韜晦之略」,在這最後的關頭胡溫仍稀里糊塗,則將是真正的愚蠢,實在沒有任何藉口為其陪葬江和中共而辯護了。

文章來源: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