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山雨欲來 大變革前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上期本刊剛剛做完「民變四起:大變革來臨」的封面故事,不到一個月發生溫州高鐵大車禍,激起全國憤怒,要求徹查鐵道部。接著新疆喀什地區又爆發嚴 重恐怖流血事件,震驚全國。加上持續的高溫、大水淹城,一片天災人禍、水深火熱、怨聲載道景象,一個以盛世自傲,以和諧自居的國家,何以淪為如此境地?我們發出警告,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希望正視危機,朝野合作尋找改革自新之道。

  
首先是官方的主導作用。極權體制下的社會進步,尤其是中國這樣的超級大國,執政當局當然有極大的責任。以經濟發展而論,凸顯的問題是「高速戰略」必須 反省,高鐵規劃最為典型。中國二○○四年引進日本新幹線的技術,七年功夫,開發自建,投資九千億,「四縱四橫」,心比天高,還要出口技術到美、俄等國,不 可一世。但是,利用大量廉價勞力固可架橋打洞,通車指日可待,卻掩蓋了忽視安全的致命弱點。查日本、德國、法國等高鐵先進國家,無不以安全為第一宗旨,日 本新幹線四十年沒有發生過車禍(歐洲也是)。他們從技術和操作上有嚴格的設計確保安全。中國的問題何在?連人民日報也提出「不要帶血的GDP」,「不能要 錢不要命」。外國駕駛訓練必須三個月,中國十天就完成!豈能免災。
  
局外人早就看到中國上下彌漫的趕超情結,過去的「超英趕美」,今天的「世界第一」,輕言之急功近利,重言之則是不計生死圖霸權。一個「大躍進」,害死 三千萬人,至今不交待、不清算,成為今天盲目追求GDP,環境大面積污染、衛生大幅度下降的禍源。暴發戶、黑社會、無官不貪——由此而來,和西方現代化上 百年的辛苦積累,哪有共同之處!
  
其次,是公民社會的角色。官逼民反,誠然是歷史常見的必然現象。但是一個龐大的專制體系的民主化,不能依靠一場造反或革命而實現,或許可以是一個起 點,一個轉折,當風暴成型、突變不可避免之際,全民投入,也無可非議。更重要的則是制度的改造和重建,這是知識份子和社會各界必備的共識。
  
司徒華先生的一生給我們提供有益的啟示。他從一名青年教師,投身社會運動,建立教師協會,作為民意代表進入體制,成為香港最有影響力的政治活動家。推 動社會改革,領導民主運動和中共一黨專政抗爭二十年,雖然前路漫長,但薪火相傳,香港已成為中國爭取民主的燈塔,只有庸俗的政客和小丑才會詆毀香港民主的 價值,坐井觀天,看不到未來的希望。華叔的感召力在於他奉行「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的務實精神,相信大陸許多腳踏實地、默默耕耘的同道,一定會找 到各自在這大變革前夜的位置。

文章來源:《開放》雜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視頻新聞:【今日點擊】中國是在崛起-還是走向衰亡?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