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通過美國國債危機看中國政府的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經過艱苦的政治較量,白宮以及參眾兩院內民主、共和兩黨的議員們終於在美國國債違約危機爆發之前的最後關頭就提高國債上限和削減聯邦政府開支達成了一攬子的妥協方案。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協議達成之後立即簽署了相關法案,從而使美國迴避了作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出現債務違約的尷尬處境。華爾街和整個世界金融市場也終於為躲過了一場有可能發生的另一場全球金融災難而鬆了一口氣。

根據這個妥協方案,美國國會同意將分三步提高政府的債務上限,總幅度為兩萬一千億至兩萬四千億美元;與之對應,聯邦政府則許諾將在十年內緊縮財政開支約兩萬五千億美元;與此同時,白宮取消增稅計劃,而將前布什政府的減稅政策延長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在操作步驟上,提高債務上限和削減政府開支將同步進行,一個由參眾兩院議員組成的特別委員會將在今年十一月向國會提交報告,國會則將在今年十二月份就該委員會的建議進行投票。

中國政府在美國國會兩黨就提高債務上限進行談判的過程中,一直忐忑不安地注視著事態的發展。中國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國,假如美國無力支付國債利息,中國將失去一筆不小的利息收入;再者,一旦債務違約成為現實,金融市場勢將調低美國國債的等級,從而導致美國國債價格下跌,而這又將使得中國手中的美國國債的價值貶值;第三,美國國債違約同時也將影響美元的價值,進而導致世界市場的劇烈波動,這對於進出口大國的中國也不是一個利好。

嚴格地說,這次協議的達成並沒有真正解決美國的國債危機。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美國的國債勢必依然呈增長態勢。因此,美國的債務依然會是懸在世界經濟頭上的一把利劍。對中國而言,這個問題尤其棘手。中國手中持有大約一萬三千億美元的美國國債,還有大量的美元外匯儲備。人們不禁要問:明明不看好美國國債市場的前途,也不看好美元的前途,為什麼中國政府還要死死低抓住美國的國債和美元儲備不放手呢?

這主要是因為,出了收購美國國債之外,中國政府無法為自己大量的外匯儲備找到一個更好的去處。美國債台高築,歐洲和日本又何嘗不是如此。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些國家的債務甚至高於美國,而且他們的幣值的前途也不被看好。中國政府的官員雖然不斷地表明要支持歐元,但是歐洲、尤其是歐元區的債務危機比起美國來絕對好不到哪裡去。所謂的支持歐元只不過是一種政治上的姿態而已,中國政府是斷然不敢將寶壓在歐元身上的。至於其他的貨幣,大都容量太小,經不起中國這個大買家的衝擊。

最具諷刺意義的是,中國是經濟上發展最快的國家,應該是投資收益率最高的國家,但是中國政府自己卻不敢將國家的外匯儲備用在自己的國內發展上,而不得不將這些中國人辛苦賺來血汗錢放在那些令人十二萬分地不放心的地方,成天為債務國的違約和國家外匯儲備的貶值提心吊膽。尤其令人費解的是,在中國手持大量低質外國國債的同時,中國的中小型私人企業卻成天為資金的不足而發愁,他們中的不少人甚至不惜付出年息百分之三、四十以上的高利來籌集生產資金。

這種矛盾說明中國的資本市場出了大問題。由於中國政府對市場的過度干預,尤其是對金融行業的高度壟斷,中國的資本市場不具備有效率地調節分配資金的能力。因此才出現一方面國家作賠錢的購買國外債券的買賣;另一方面又使得具有活力的中小私有企業由於缺乏資金而無法進一步發展。在明明不看好美國國債的情況下仍然持有大量國債,而對中國缺乏資金的中小企業卻任其在困境眾掙扎,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政府的一個失職。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