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美債危機 北京為何反應激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熱點互動直播(615)美債危機 北京為何反應激烈:中共投資美債保值,慘被套牢狗急跳牆。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美國參、眾兩院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激烈論辯,終於在最後一刻達成了美國債務上限決議,在這之後,「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 首次在歷史上降低了美國信用的評級,從3A降到2A+。

對此中共官方反應非常的強烈,它們猛烈的抨擊美國政府。這令很多的華人表示不解和疑惑。為什麼它要如此激烈的反應?既然如此,中共為什麼要買很多美國的國債?這樣對中國的人民有什麼樣的好處?背後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們請經濟專家和中國問題專家來和大家一起探討這個話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一起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我們首先和觀眾來看一下一條相關的新聞。

(新聞播放)

最近美國國債評級被下調後,美國最大債權國──中國,在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發表了措辭尖銳的英文社論,聲明中國現在「完全有權利」要求美國正視自身的結構性債務問題,並保障中國的美元資產安全。社論說,山姆大叔必須「面對痛苦的現實:他們可以輕鬆借錢了事、解決自己造的孽,這種好日子終於一去不復返了」。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有文章指出,對中共喉舌的這番評論,西方眾多媒體的評價是「十分刻毒」。儘管中國手中捏著一萬億美元以上的美國債券,這種毫不體諒、咄咄逼人的刻薄態度,還是讓輿論感到震驚。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為〈探針:美國降級 中國更「肉緊」〉文章,文章指出,美國被調低債務評級,最「肉緊」的不是美國政府或國會,而是中共政府。「標普」宣布降級才4天的時間,《新華社》已幾次發表措詞強硬又尖酸的評論,指美國當局不負責任,指兩黨議員是頑童,拿全球經濟及金融安全「較飛」!

文章進一步指出,《新華社》的評論最顯而易見的是那份肉緊、焦急與無奈,有種上錯「賊船」又無計可施的味道。

文章還分析道,美債被降級,美國當然受損,但中共政府作為美國國債最大買家及擁有人,它的實質損失短期內可能更大。根據最新統計,中國持有至少1萬1千億美元各種年期的美國國債,是它整個外匯儲備組合的一半。「標普」調低美國國債評級,意味著這大筆儲備風險上升,可能會貶值。只要美債跌價3%,中共政府就輸掉300億美元;跌得再厲害的話,損失將更為不菲。中共政府感到「肉痛」、「肉緊」實在自然不過。

而英國《金融時報》刊登駐北京記者霍克的報導,文章指出,儘管中共批評美國的言辭激烈,但是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共仍會繼續把增長的外匯儲備投資到美國政府債券上。

報導說,由於缺乏除美元之外的其他外匯儲備選擇,也由於歐洲出現的債務危機,中國將被迫繼續在短期內購買美元。

(播放結束)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美國債務危機 中共為什麼反應激烈」,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一起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還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做語音或者文字互動,Skype地址是:RDHD2008。另外,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不需要翻牆軟件,通過愛博電視(IPPOTV)直接收看,愛博電視可以從 www.starp2p.com 那裡面下載。

首先向各位介紹一下今天我們現場的兩位嘉賓,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經濟學教授陳志飛先生,陳教授您好!

陳志飛:大家好!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政論家,也是80年代在中山大學經濟系擔任助教的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首先能不能請陳先生來介紹一下美國參、眾兩院他們經過長期的論辯,終於在前幾天達成上限的協議,這個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陳破空:眾所周知,最近的新聞焦點是關注到美國國會的參、眾兩院,或者說共和、民主兩黨就美國的債務或者是債務期限、債務的上限提升問題進行了幾個月的激烈辯論,這個辯論之所以持續這麼長時間在美國歷史上是沒有的。是因為美國現在經濟處在一個非常不明朗的時期,究竟是繼續復甦還是會陷入再次的衰退?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在美國國內也面臨2012年的大選,這個時候經濟政策的進退,左右著整個國家的視線,而且美國是整個世界的經濟火車頭,所以美國的經濟如何?對世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而且美國是一個民主大國,所以兩黨或參、眾兩院就是一個凝聚民意的地方。他們要進行這麼長的辯論,是因為共和黨代表了相當於將近半數選民的民意,而民主黨又代表了另外一半的選民的民意,要進行最大的民意組合是有非常難度的,在民主政治下進行這種文明操作,難度非常高。

所以雙方不斷的提出各種方案,參議院的方案,眾議院的方案,總統的方案不斷的提來提去。一直到了上限,就是利息償還期限8月1日的前一夜,就是7月31日,才在最後時刻星期天,參、眾兩院包括總統根本不度周末,晚上也是加班、加點,在最後一刻才達成了上限協議。通過共和黨的、民主黨的、參議院的、眾議院和總統的各方面的妥協,就是要提升美國的債務上限,並分兩階段提升。終於避免了一次外界所擔心的「債務違約」。

這個事情達成協議之後,美國總統隨即就簽署了法案,因此結束了一場長達幾個月的有關債務方面的一個激烈的爭議。

主持人:那我們看7月31日簽署了這個法案,在8月5日,幾天之後「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 就降低了美國主權的信用評級,從3A降到了2A+,引起了全球股市的震盪。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陳志飛:「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 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個投資證券公司,它對債券進行等級的評價,其他兩家一個是Moody’s (穆迪信用評等公司) 還有一個是 Fitch (惠譽國際信用評級公司),所以它的影響力還是非常大的。儘管它在08年的房貸、次貸危機當中聲名受損,因為很多的次貸都是它提供的。

另外一方面,有人也說它跟華爾街的某些公司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尤其是跟高盛銀行,所以說它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充當了一種華爾街代言人的角色。但不管怎麼樣,這次它是跟美國政府有明顯的爭論,這種爭論是技術性的還是政治性的?現在不得而知、沒有人下定論。可以明顯肯定的是「標準普爾」當時跟美國政府談判的一個要點就是在債務上限當中規定必須要在今後的10年減少美國財政赤字4萬億,但是美國政府只減少了1.5萬億。所以它用這個做為標準、做為一個藉口,就是說你沒有達到我要求減少財政赤字的標準,所以我要降低你的評級。

另一方面,這個過程也比較蹊蹺,後來白宮說明它(普爾)的計算當中有誤,它又改口說是因為兩黨鬥爭過於激烈,美國的政府機構在這件事情上並沒有想像中效率那麼高,所以造成這麼一個下滑。

但不管怎麼樣,這個評等的降級的確在全球股市造成了很大震盪,大家想一想,因為這是美國建國兩百多年來第一次。美國的債券原來是「金標準」,大家都認為是最可靠的一個在股市可以棲身的地方,現在這個可以棲身的地方突然沒有了,肯定是會感到非常的恐慌。

可是在後來的發展過程當中,到今天為止股市已經趨於平淡,而在其中又夾雜著對歐洲債務的擔心,所以有多少程度上股市的震盪是由於標準普爾下降的?現在未可知。

就我個人來看,我覺得標準普爾的下降,其實只是一個警鐘,讓大家對美國的債務危機有更深刻的認識,但是經過思考以後大家還是在買美國的債券,美國債券不但沒有降,反而在升。所以總體來看,標準普爾這只是吹響了這一次股市震盪的一個號角,它並不是真正的推手。

主持人:面對這樣的情況,各國反應是怎麼樣呢?

陳破空:因為剛才我講了美國是全球經濟的火車頭,所以美國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美國這一次的債務危機雖然是最後過關了,但是各國引起了虛驚一場,大家都捏了一把汗。美國最後達成了一個協議,使標準普爾公司略為降低了美國的信用評級,這個時候各國都紛紛發表了一些反應,市場上來看股市是一降一升,或者走向平穩。在各個政府表態的時候相對還比較溫和,有一些國家表示了憂慮,像印度、韓國和新西蘭表示了一定程度對美國經濟的憂慮,但這憂慮還算是比較溫和的。更多的國家表示了依然保持信心,比如歐洲大多數國家對美國目前的債信危機表示並不擔心,認為對經濟的復甦還是保有信心。

另外,日本是美國第二大的債權國。日本表示,它跟美國的經濟有完全的整合、因此對美國經濟的前景還是有信心;另外接近中國的香港和台灣表示,它們的經濟不會受到這個因素的影響。所以在這樣看來,整個事件有所焦慮、有所反應,但總體表現還是比較溫和的,除中國之外的國家。

主持人: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美債危機 中共為何反應激烈」,歡迎您打我們熱線號碼和我們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我們先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主持人好。中共我看了很多它們評論員都破口大罵、罵美國,可見他們到現在還是個土八路的精神,美國也是太老實了,這個很多人已經有過評論,你買美國的債券,是美國拿著槍桿子逼你買的嗎?是你自己跑到市場上去買嘛!那就等於我們買股票一樣,假如我們去市場上買了股票,股票漲了我們賺,股票掉了、我們就破口大罵,罵這公司、罵這個國家,有這個道理嗎?

買債券也是這樣,全世界買債券最多就是日本,最近中共才趕上變成第一名,這幾十年都是日本第一名。不管美國的經濟起飛、還是降落,你看日本有沒有發過牢騷?沒有啊!從來沒有發過牢騷。到今天為止日本還講這個話,我們如果有外匯還是要買美國的債券,如果美國的債券不可靠、全世界的債券更不可靠,如果美國這個國家要倒閉、我們全世界就沒有前途可言,俄羅斯也是這樣講、日本也是這樣講,只有中共破口大罵、真是一點理子不講。那麼買債券是在市場上買的,不是美國拿著槍桿子、你非要買,不買我打你,沒有啊!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那剛才王先生提到了中共的反應是破口大罵,我們姑且說得稍微文明一點,我們說它抨擊美國主要有哪些要點呢?

陳破空:對,剛才王先生講得非常好,就說你去投資一個不管是債券、股票是有風險的,包括中國國內,中國國內它也發行國債、它也有股市,它都有一個政策宣誓提示你說,你買這個國債、買股票你是有風險的,就提醒投資家。任何投資家買了之後,不會說因為虧了,就要破口大罵中共政府。所以中共政府這次反應的極為激烈、非常尖銳,就是用破口大罵來形容都已經不足了。

主持人:它主要罵什麼呢?

陳破空:它罵美國是爛攤子,它說美國要借錢、自己顧的爛攤子要結束了,美國通過順差國、伸口袋去要錢怎麼怎麼樣,然後又說美國有舉債上癮,所以應該停止舉債上癮,又說美國的國內的政治綁架了全球經濟,用了所有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語言來咒罵一個經濟話題。

所以澳大利亞就回答的很好,澳大利亞說中國的反應於事無補,國際社會並不接受這種憤怒。而歐洲各國對中共這種反應也做出評價說,現在是全世界同心一氣去克服難關的時候,不是互相責罵的時候,中共它這種咒罵完全處在文明級別之外。它不知道這個事件是怎麼構成的,它自己主動的、大量的購買美國國債,它主要怕外匯儲備不要留到國內老百姓身上,它要把它控制在政府手上,怎麼控制呢?它覺得美國國債是最能保值的,所以大量的增購。這個增購的結果,美國當然也有不斷的發行,一個是願意發行國債、一個是願意大規模的購買國債,結果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結果美國國債出現了風險或是怎麼樣,中共對於欠債的人就是破口大罵,不僅於事無補而且反應了中共根本就處在,不管是經濟文明、世界文明、社會文明的狀況之外,它有哪些要點?

因為中共之所以這麼罵,首先一個,中共有3.2萬億的外匯儲備,它其中用了1.2萬億來購買美國的國債,那麼是全世界擁有美國國債最大的一個債權國,所以在最近美國的債務危機、美元貶值和級別下調的時候,中共這方面的國債資產浮虧達到3千億,所以首當其衝它有個損失在那裡,這第一個它要罵的原因。

第二個它要罵的原因是它也趁混水摸魚,因為它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取美國而代之,但是實際上它是依賴於美國的經濟,當美國經濟好的時候,中國的經濟也上去,因為中國經濟是出口導向型,它的貨品的1/3被美國市場所消費。如果沒有美國這個巨大的市場中國經濟根本沒有今天;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完全是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換來的。每年兩千多億、3千億的貿易順差剛好構成中國經濟增長的10%;所以美國的經濟往下走,中國的經濟也會往下走;美國經濟往上走,中國經濟往上走,所以中共急於充當世界老大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完全被美國套牢了,牢牢套在美國的資產上。

當它以為原來是債權人,它可以對美國發號司令的時候,它突然發現這個欠債的人反而可以讓它(美國)對它(中共)發號司令,如果欠債的人這樣那樣的話反而讓它自己急的跳腳而又無可奈何。所有這些都讓中共表現的是非常沒有分寸、非常沒有風度。

主持人:剛才王先生談到一個事實,很多人都知道。最早一直是日本具有最多的美國債券,那麼在中共購買很多美國債券之後,中共成為第一個,那麼日本排名第二。那您怎麼看就是說對於這次這種可以說是美國債務或者信用危機吧!姑且這樣子講,這兩個國家截然不同的反應呢?

陳志飛:對,日本它是作為美國一個很親密的貿易伙伴,也是一個政治上的同盟,它長期這樣做的話是有它技術上的原因,因為這樣它可以調整日美之間的匯率。因為這個匯率是由市場來調整的。中國這樣子做從經濟學來看它是不叫「調整」,叫什麼呢?它叫「操作」。為什麼呢?因為它是執行外匯管制,所有出口賺得美元的話,必需要收歸到國家政府,然後不許資金外逃。那麼這個收來以後它要用人民幣把它規定買回來,全部送到政府的口袋裡頭。這樣的話在跟美國的交易當中,它強制壓低了人民幣,使中國的產品獲得更大的競爭力,日本不是這樣做的。

日本它完全是按照市場規律來做,所以在這種運作過程當中,日本政府也表示很溫和因為它完全視美國為它的貿易伙伴。而中國是把美國作為對手,作為操縱對象,所以它就狗急跳牆感到非常不可接受,這是一個理念上的一個完全的不同。

(待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