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疑似特首」混戰戲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拜英國統治香港一百年之賜,讓香港有華人社會最完善的法治,與對人權的尊重。例如在治安事件中,即使已經抓到明確無誤的犯人,但在宣判他有罪以前,還是一律被稱為「嫌犯」。媒體在報道作案過程時,不會點名某某某做什麼事情,而是「有人」做什麼事情,因為這個人還是疑犯而不應點名。

但是這樣一個「疑犯」,現在居然被用到還沒有被正式「宣判」(推選)的「特首」,實在是香港媒體的大發明。這對特首是褒是貶,當然也盡在不言中。這些人,想做特首已經到了心猿意馬的程度,卻又無膽公開表示,還要揣測北京的態度,因此他們也就夠不上「特首參選人」的資格而只能成為「疑犯」了。

范徐麗泰剛要起跑就受創

由於明年要在小圈子裡選出新的特首,筆者在前兩期曾經就特首競逐的態勢做出評述,當時的「疑似特首」只是在暗中競逐,沒有公開交鋒,但是由於時間越來越逼近了,而中國官方還沒有公開表態由哪一位出任才合他們心意,因此「疑似特首」們自然要使出渾身解數,除了爭取民意,更是要討好黨意。例如原先還被視為「黑馬」的現任全國人大常委、前任立法會主席的范徐麗泰,為了補回起跑落後的損失,不能不發表驚人之語來吸引北京注意與試探北京反應,因此五月下旬她在接受訪問時聲稱,下屆特首面臨的諸項挑戰中,有一個就是為二十三條立法。

二零零三年,特區政府為國安條例、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因為民眾的強烈反對引發五十萬人遊行,導致保安處長葉劉淑儀下台,不久特首董建華也以「足疾」為名下台。中方對此一直耿耿於懷。也由於不論中國還是香港,貧富差距擴大,社會動盪,香港也就更須用國安條例來威懾民眾,為二十三條再立法也就日益成為北京的迫切問題。范徐麗泰身為「京官」,與中國官員有密切接觸,自然了解北京的想法,所以提出這個問題,討好北京,心意甚明。然而這個問題在香港太過敏感,范徐麗泰的言論引發強烈反響,於是她又改口風說,她是提出問題而已,並非如此主張云云。

不料就在六月中旬,特區政府為迎接今年區議會與明年立法會議員的選舉,要修改選舉條例中的替補機制,也就是如何處理立法會議席出缺情況。根據以往規定,補選就是。但是因為去年出現部分泛民議員的五區總辭,以補選進行「變相公投」,惹怒北京,特區政府為了堵塞「漏洞」,以節約公帑為名來修例,規定不必補選,而由票數第二名的候選人自動遞補可也。由於拿第二名的必然是這個議員的對立政黨,無疑是藉此來打擊泛民,而且事先沒有進行諮詢就要修例,引發民眾強烈反對,被視為是「小二十三條」,今年七一遊行達到二十二萬人的規模,僅次於二零零三年要為二十三條立法的那一年,這是重要的原因。可見因此也重創要為二十三立法的范徐麗泰的形象。

唐英年偷步還養「五毛」

范徐麗泰這匹「黑馬」還沒有正式起跑,已經傷痕累累。人們更以她年紀太大(六十六歲)為理由,反對她出選,以致她還沒有起跑就表示如果出任特首,只任一屆。范徐麗泰出生於上海,老爸是當年上海紙業大王,是青幫頭子杜月笙的得意門生。如果不計其他因素,這個出身與家世,應該是當今執掌中國最高權力的「青(年團)(曾慶)紅幫」所可接受的。

除了范徐麗泰,呼聲最高的現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也遇到一些麻煩。除了與范徐麗泰類似的背景與家世外,他的最大優勢就是現任政務司司長的職務,除了媒體聚焦以外,就是有不少的行政資源。但也是這點,處理不當,違背行政中立的原則(這點是英國人留下來的珍貴遺產),就反而成為他的包袱。

五月底,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大爆「上網學習支援計畫」招標黑幕,也就是政府明益的互聯網專業協會部份要員,涉及「親疏有別」的利益輸送而釀成風波。事關網路,事件發展到六月上旬,唐英年更被媒體揭發「偷步」參選,也就是沒有辭職就利用公務員的人力(他的新聞秘書及政府新聞處中文編輯)架設他的選舉網站,宣傳他的競選綱領。

不但如此,唐英年競選團隊的網絡活動,還被揭發,除了在網路監察討論熱門話題外,還要製造議題,甚至被發現其中的兩個名字,是近年在討論區中不時貼出唱好唐英年的言論,又曾為他的失言辯護,這是網友俗稱的、也是被鄙視的共產黨的網路打手「五毛」(形容為主子上一帖就得五毛獎賞)角色。唐英年,至少是他的團隊低格到這種程度,對他的形象造成相當損害。於是他轉趨低調。這反而引發兩個「疑似特首」的梁振英與范徐麗泰的隔空交火。

梁振英四面受敵忙於招架

七一大遊行,顯示政府威望極度低落。這是出馬宣揚自己政見的最好機會,因此除了唐英年受累而閉口外,范、梁都活躍起來。進入七月中旬,范徐麗泰就不點名批評有人成日公開品評社會問題,講好多市民喜歡聽的話,但講得出並不代表做得到。誰都知道,矛頭指向梁振英。梁振英也反唇相譏,指有的人成日迴避評論各種問題,又缺乏班底,民望高都沒參考價值。梁振英還表示,自己的民望已經節節上升。在出席「香港管治之道」研討會時,他還大談管治理念,建議要下放權力,並指下屆政府應重點處理政治與經濟上幾個熱點,儼如特首候選人發表施政大綱。

七月十五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特首曾蔭權說,不同人士對施政持不同意見是正常事,他相信有公職身分人士在評論施政時,會考慮自己身分及影響,他尤其指出:「特別是距離選舉期還有一年,他們發表的言論,是為了建立政治形象,即俗話抽水,還是實事求是,我好相信市民是心中有數」。這顯然在罵有行政會議召集人身分的梁振英。他又強調,其團隊理念是一致的,政務司長的言論,就與他在答問大會的開場白理念相同,也顯示他在撐唐英年。

為此,梁振英也在他的網誌反駁說,行會成員要遵守保密制度和集體負責制之餘,也有責任參與社會問題的討論,並且就市民關心的問題提出本身看法,實事求是的建議,並非批評政府。

這場混戰,倒是有點選舉氣氛了。這在過去建制派內是少見的場面,除了表明特首威望低落,是否也說明,香港的建制派也不怎麼把「中央」當一回事了?

再跑出「紅馬」曾鈺成

對特首人選,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六月南巡時極力迴避,但是回北京後,七月十一日在接見親共的工聯會訪京團時,卻提出未來香港行政長官的三個條件,第一是要愛國愛港;其次要有較高的管治能力,搞好香港經濟;第三是需獲得市民支持。這是要顯示北京對香港的控制力嗎?但這是廢話。首要條件的「愛國愛港」,就是共產黨的馴服工具,哪一個最馴服,當然由共產黨來認可,也可見這個小圈子選舉的虛偽。

而在爭論不休的時候,《明報》在七月二十一日頭條又捧出「疑似特首」的「紅馬」曾鈺成,他是現任立法會主席,中共外圍民建聯的創黨主席,對質疑他是否中共地下黨員,他從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的出馬,讓這場「疑似特首」的戲碼更加好看了。

文章來源:痞客邦《林保華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