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共和國的脊樑」─臨時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訊】【禁言博客】「共和國的脊樑」─臨時工

「共和國的脊樑」─臨時工

最近,倪萍當選「共和國脊樑」的事,在媒體上繼續發酵,也引出了「誰有資格做脊樑」的爭論。南方報業網,有篇署名李吉明的文章,提出了獨到見解:臨時工,才是真正的「共和國脊樑」。文章說:隨著大夥兒對倪萍獲獎和涉嫌「買獎」等質疑的深入,「真相」,卻讓我們大大的驚詫了一回。原來這個「脊樑」的評選活動,是山寨版的,紅頭文件也是由「臨時工」偽造出來的。「臨時工」的露面,讓人費解,一個工作不到一個月的臨時工,居然能折騰出一個震驚全國的「脊樑」評選活動,其能量之大,令人咋舌。文章說,如今,是一個「臨時工」走紅的年代。放眼神州大地,「臨時工」,就像一把可以捅開任何鎖頭的萬能鑰匙,隨時都會出現在人們質疑的各種事件中。為故宮寫下「憾」字的,是臨時工;三鹿事件裏,擠牛奶的是臨時工;央視大火裏,搬運煙花的是臨時工;城管隊伍裏,打人的是臨時工,挪用公章、偽造紅頭文件的還是臨時工。「臨時工」在百度詞條,是這麼解釋的:①:專門被官方用於頂罪的員工的統稱。②暫時在單位工作的人員。「臨時工」的關鍵定義是:幹活最纍,工資最少,黑鍋你背。既然「臨時工」就是一種「專門被官方用於頂罪的員工統稱」,「中華脊樑」評選活動,承辦方「文件,是一個臨時工偽造的」說法,並無錯誤。誰叫臨時工就是「頂罪」和「揹黑鍋」的代名詞呢!可見「臨時工」,才是真正的「共和國脊樑」。請問有哪一類人群,能像「臨時工」這樣被人低看一等,而任何的過錯、多麼大的罪惡,都可以承擔呢? !「共和國脊樑」的鬧劇,在「臨時工」的及時救場中落幕了!讓我們依然心有餘悸的是,「臨時工」,究竟何時才能擺脫「罪魁禍首」的命運?

整個西方的醜聞加起來,也不如我們一個村

「新浪博客」有篇文章,題目叫「整個西方的醜聞加起來,也不如我們一個村」。文章說:這幾天,央視新聞連篇纍牘的,報導著默克多旗下的英國報紙的竊聽醜聞!耳朵受不了咱不聽,可是來到網上,一個僑居法國的愛國賊宋某,又讓你眼睛受不了。這個獨裁體制的應聲蟲,羅列了西方這幾年「一系列醜聞」,來挑戰普世價值。我就不信,跟某大國比,根本就不算事兒的區區幾件雞毛蒜皮,就能挑戰普世價值?估計宋某,摁滑鼠的手都摁麻了,也就搜索出:英國直選的民意代表,把小孩的尿布和狗糧,也拿出來報銷;卡恩「強姦門」; 《世界新聞報》竊聽門等6件!整個西方世界幾年的時間,一共出了6件醜聞,這太「低效」了吧?!我不拿全國比,只拿我們村兒跟西方比,看看是整個西方的醜聞多,還是我們一個行政村的醜聞多:村支書開著公家的車,去澳門賭博;村裏的工廠主,挑斷了討薪農民工的腿筋;村幹部私吞土地出讓金;村長搶佔公共土地建私宅;村長1個老婆,8個情婦,之外還經常嫖宿;村支書全家6口人吃了8個低保;支書小姨子,用公家的地盤做生意,不繳租金;支書的工廠兩套帳本,一套自己看,一套給稅務人員看;村長賄選500元買一張票。9個了,還列嗎?自己臭不可聞,又蓋又捂,卻抖摟著人家「好不容易」才出的一件醜聞,那意思無非是說:都說我們黑,外國也有嘛。西方雖有醜聞,但有把想當人民代表的人,弄失蹤的嗎?有把人逼得,爬上自己房子自焚的嗎?有不用選舉,祖孫幾代都做官的嗎?就說這次竊聽門,人家官員僅僅「被懷疑」就主動辭職,我們那麼多醜事兒被揭,有誰主動下臺?我們的市場這麼混亂,物價成倍翻升,有誰辭職?審計署公布了那麼多部門違紀,有哪個官員為此承擔了責任?央視歇歇吧,100步笑1步,趕緊買塊布,把臉蒙起來吧!

劍橋教授的迷茫

網上有個段子:一位來自劍橋的教授,在商學院上課說:賣電腦要像賣蔬菜,周轉要快。他打個比方「在40度烈日下,你路邊上守著200公斤西紅柿,要賣出去,你最擔心甚麼?」同學們異口同聲回答:城管!教授一下懵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