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偉業:三退潮過億 中共走向解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1年8月14日訊】新聞週刊(282)據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的報告,截至8月7日,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中國民眾已經超過1億,其中退黨人數超過三千六百萬。「三退」是中國民眾的精神覺醒運動,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解體中共,是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的最佳方式。「天滅中共,退黨自救」「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等理念已越來越深入民心。

近日來,從美國紐約、華盛頓、洛杉磯;到加拿大渥太華、多倫多、卡爾加里;到香港、澳洲悉尼和新西蘭等地,「退黨服務中心」和其他團體在當地的中國城、中領館或市中心公園舉行了慶祝活動。

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中國民眾一億人『三退』,表明瞭共產黨快走到它的棺材門口了,它快結束了。因為從其他國家,從俄國、蘇聯垮臺,它也是從退黨這個形式開始的,最後退到共產黨自己解散了。」

吳葆璋(法廣前中文部主任、前新華社資深記者):「這是本世紀劃時代的歷史事件,它標誌著中國人對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和它的實踐的反思和醒悟,勇敢的站出來,拒絕為最後一個共產帝國殉葬。」

中共從1949年建政以來,通過一系列政治運動,系統的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特別是經過文化大革命、鎮壓“六四”民主運動和迫害法輪功,中國的傳統道德體系被徹底摧毀,導致中國大陸貪污腐敗盛行、官民嚴重對立、貧富差距懸殊、環境日益惡化。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第一次以跳出中共黨文化的思維方式,從歷史事實的角度,徹底剖析了中共的暴力謊言、反自然、反人性的邪惡本質。

7年來,《九評》與三退的信息以各種方式在大陸民眾中迅速傳播,並深入到中共黨政機關、軍隊、公檢法、文教體衛等各個領域。

「六四」學運領袖劉剛認為,退出中共所有組織是反抗中共專制體制的有效方式。

劉剛:「這種退黨的活動,我覺得是對反抗專制,推倒共產黨專制體制一個最有效的方式。我們大家都退出共產黨,那當然共產黨就不存在了。所以退黨退一億人,我希望繼續退下去,直到把共產黨退垮了為止。」

作為中國訴江第一人的香港商人朱柯明,2000年因到北京狀告江澤民等中共高官迫害法輪功,一夜間成為階下囚,千萬家產化為烏有,遭酷刑折磨5年後出獄,一同提出訴訟的朋友王傑被迫害致死。

香港商人朱柯明:「你像打、電棍這些酷刑折磨我都經歷過,但這個迫害,對我個人來講,是刻骨銘心的,它主要是一個整體的迫害,對於中華民族的損害,你像迫害法輪功以後,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整個往下滑。」

原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焦國標認為,三退大潮體現的一種公民運動,民眾對中共的拋棄。

焦國標:「他這種『退』本身實際上就是反思自己,他就會反思自己政治上的選擇、政治上的傾向。我覺得它其實可以看成是公民運動,公民針對自己政治權力或是激活自己的政治意識的一個公民運動行為。」

目前,大陸民眾主要通過翻牆突破網絡,登陸《大紀元退黨網站》「三退」,或通過家人傳遞、退黨義工蒐集,旅遊團到海外集體退等方式三退。

胡軍(新疆殘疾訪民):「退黨這個事情是非常艱辛的一個過程,沒有人意識到有多少人在退,也沒有人覺得它是否存在,可是它在暗流湧動,它實實在在的存在著,只是你沒有感受到。等你感受到的時候,中共已經解體了,中國的民主已經實現了,獨裁暴政就垮臺了。」

目前在大陸打上退黨訊息的人民幣很多,非常普遍,只要說這錢非常有「料」,大陸很多民眾都聽得懂,都願意收真相幣。

目前,在大陸各省份和城市的公共場所、交通車站、街道的牆壁和電線桿或文宣佈告欄上,都可以發現三退民眾留下的聲明和訊息圖片。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執行主任李大勇博士表示,現在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集體退黨的局面。

李大勇博士:「對於中共來說意味著甚麼?意味著他們必須準備後事。意味著他們真得考慮以後沒有共產黨的時候,他們怎麼接受歷史的清算和審判。」

隨著退黨人數的增加,共產黨的解體指日可待。三退大潮也讓國際社會看到,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紀元的即將出現。

新唐人記者曲明、吳劍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