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煥:管理逐利是萬惡之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4日訊】近日,媒體報道河南鄧州計生委被指下紅頭文件,向下級層層攤派超生撫養費徵收指標,有逼村民超生和助長地方腐敗之嫌疑。

以約束生育為目標的計劃生育,在一些地方是如何走向「逼人超生」反面的?其中的生成邏輯,其實非常簡單:因為計生部門的逐利傾向,攤派超生撫養費徵收指標(也就是傳統的超生罰款,只不過換了個名目)習以為常;徵收任務下達,要鼓勵被攤派任務的下級的積極性,必須給予「罰款留成」或者「超額歸己」,那麼計生幹部收款不開票、中飽私囊就是必然;計生幹部為了為完成任務、多得罰款,只有採取「放水養魚」的辦法,縱容甚至變相鼓勵人們超生,然後再罰款,收取所謂的社會撫養費。

與此相關的情形,遠非僅限於計劃生育工作一項。治理公路超載、公安查處黃賭毒,幾乎都沿著完全相同的邏輯在運行。交通運輸部副部長馮正霖7月24日在全國交通運輸安全生產緊急電視電話會議上要求,堅決制止嚴重危及橋樑安全的違法超限車輛上路上橋,維護公路安全。這其實是一個環環相扣的惡性循環:收費公路太多太貴,導致車輛不超載無法生存;查處超載並且罰款分成,導致超載禁而不止;車輛超載,導致車毀橋塌事件層出不窮;路損橋塌,進一步增加公路維護成本,勢必要延長和增加收費。死結在哪裡?明眼人都知道。

一切以逐利為目的的管理都是耍流氓,都會導致自己目的的反面!這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規律。

罰款還只是管理逐利中的一個小兒科,更大的逐利行為在於以部門利益為指針、以部門立法為手段、以部門牟利為目的,製造壟斷和獨佔,形成一個個巨無霸的壟斷王國,對上,抗拒國法和政令,對下,糟踐百姓財產和性命。如鐵路王國、教育王國、醫療王國。等等。在一個個「法不能進、令不能進、公民權利不能進」的獨立小王國里,它們外表光鮮的背後,其實內在往往已經魚爛。而我們每個人,都是雷電和暴雨中那艘飄搖的船上風險不定的乘客。從上到下,從掌舵者到最普通的乘客,從最高層到最底層,我們都是犧牲品,或身敗,或名裂,無一倖存。這一切,斷非個人的道德、智慧等原因得以解釋,而是一切造成「獨立王國」的制度和環境,都必將走向山窮水盡而永不得救贖。

文章来源:《菜根网》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