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上網打游擊-公民微博力對抗中宣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訊】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浙江省溫州市發生鐵路動車和諧號追撞事件,三節列車車廂由高架橋下墜下,四十人死亡,災情慘重。事後調查肇事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語焉不詳,聲稱是雷擊導致後車之煞車控制統失靈,一說則是後車的司機駕駛中打瞌睡,但外界咸認根本原因應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行開發和製造技術上的問題。事後的救難工作亦荒腔走板,分管交通的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給的第一道命令,是:「要抓緊清理現場,儘快恢復通車。」結果鐵道部竟就地挖坑欲掩埋車頭,意圖毀屍滅跡。

鐵道部草菅人命、文過飾非的行徑,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媒體都看不下去,紛紛出面批判,網際網路之上微博有關新聞更竄流不斷。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二十八日出席溫州《七?二三鐵路事故》記者會,指示政府「調查處理的全過程必須公開透明」,言猶在耳,次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宣傳部隨即連下三道指令,禁止新聞媒體負面報導與評論該事件,中央電視台新聞節目《二十四小時》因為批評鐵道部,要求道歉,製作人王青雷還因而遭到撤職,近百家媒體編輯群起抗議中宣部,把被撤下的新聞版面貼在自己的微博或者索性讓報紙版面開天窗,結果中宣部一日之內毫不手軟,刪除十萬條微博,刪網工作如同大屠殺,網路世界登時哀鴻遍野。

鐵道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內的一個割據王國,有自己的公安警察、檢察院和法院,再以專業為借口,在鐵道經營上幾乎完全排除外部監督,所以形成一個內部極度腐敗的官商利益共生體。有中國高鐵之父之稱的前任部長劉志軍,即因家族貪污一百二十億人民幣和個人擁有兩位數以上情婦,為《維基解密》網站所曝光,而不得不下台。鐵道部裏面與高鐵國際採購業務的二十八位高級官員,有十九人擁有海外秘密賬戶。有觀察家最近在上海公布的鐵道部資產負債表中,推估出鐵道部至少負債兩兆人民幣,可以想象其中多少錢是因人謀不贓而被污走的。溫州動車事件或許是出自意外,但鐵道部的善後,絕對釀人禍,中宣部不僅在護短,也在公然與國務院和人民為敵。

不過,中宣部這一次的新聞控制顯然並未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使自己同時捲入新聞風暴,成為繼鐵道部之後的另一個全球性政治醜聞里的主角。穿透中宣部新聞控制網路,而將溫州動車事件的各種新聞向社會各界乃至境外媒體傳播的力量,則來自人民,而其武器,叫做微博。儘管中宣部老大哥的耳目和鷹犬遍布中國大陸的天地之間,但人民和編輯們則紛紛用微博上網跟黨國打起游擊戰來了。

微博即微博客,博客即部落格,部落格是使用程序包所經營的個人化網站,微博客則為一則以一百四十字為上限的短訊部落格,因為字數少,所以經營簡易,可由手機隨處更新內容,而在無線上網、平板計算機和智能型手機相繼問世之後,由於數據輸入已逐步由手寫取代鍵入、無限和無線上網解決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更使網路的隨時隨地使用日漸成為日常生活需求的一部份,這些都使得人際的溝通媒介益加多元化,由之而發展出來的社會媒體也更見其分眾化。微博之功能與《推特》(Twitter)類似,但因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國際性的社會媒體工具如《推特》、《臉書》(Facebook)、YouTube等在該國使用,又對於境外媒體設定嚴密的防火牆防止中國大陸人民閱覽,再也對於其國內媒體進行新聞控制,所以使得信息饑渴的中國大陸民眾,轉而在博客和微博當中尋求知情權的實現與滿足,這也就導致了這一類特殊的個人化媒體在中國大陸的畸形繁榮發展。

中國大陸幾個重要入口網站,如《新浪網》、《人人網》等,均有提供博客和微博服務。艾未未、冉雲飛、韓寒、楊恆均、翟明磊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知名的網路寫手和社會意見領袖,我就親眼看見楊恆均成天計算機不離手地寫作,機動而實時地與他數以萬計的讀者互動。楊恆均在他的微博中寫道「上午座談,有人從網民對溫州事件的反應總結出『老百姓傷不起』,我則說,下次傷不起的可能是政府。若再不從制度層面改變政權與民眾的關係,發展再快,出了人禍性質的災難,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就是先例。中國人被政權傷害幾千年,隨著公民的覺醒,下一個『傷不起』的可能就是政權本身!」擲地有聲,發人深省。

眾多演藝人員利用博客和微博經營粉絲社群更見其驚人的社會能量,《新浪?微博》高居關注度第二和第三名的就是我國的小S和蔡康永,其瀏覽人數累積各高達九百四十萬和八百三十四萬,現在我國任教的六四學生運動領袖王丹,也早就活躍于中國大陸的微博世界了。

溫州動車事件雖然使微博震動北京,但微博的威力早就驚人地展現過,去年廣東省深圳富士康公司員工連續跳樓事件,就是由微博引爆的,通過微博的龐大傳播力量,誘使大眾媒體跟進報導,一個新聞事件就可以躍進人們的視野,被記載進史頁了。中宣部每天刪博客和微博,其實是徒勞無功、白費心機的,因為網路上的帖子任憑如何刪除,只要經過轉貼,就都會在瀏覽器中留存鏡相或快照,中東茉莉花革命之所以能以網路作為平台進行政治動員和訊息傳播,就是因為這些訊息很難以防火牆完全阻擋。溫州動車事件暴露出中共權貴和人民間的嚴重矛盾,也讓人嗅覺到中共內部政治鬥爭的激烈。我們有理由相信,誰支持網路自由,誰就是站在歷史的浪頭、人民的一邊。

民國一○○年八月八日父親節三時
于台北市遠東百貨大戶屋日本料理店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