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長崢:我們活著不如一隻蜱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訊】據獨立媒體2011年08月14日訊,「死了那麼多人,才知道血液有傳染啊?」自2007年開始,中國大陸河南、湖北、山東、安徽、江蘇、遼寧省等地陸續爆發蜱蟲叮咬引起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致人死亡,在很多地區引發恐慌。

中共衛生部8月12日首次承認,蜱蟲病(新型布尼亞病毒所致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的急性期病人及屍體血液和血性分泌物具有傳染性,直接接觸病人血液或血性分泌物可導致感染。

在北京、廣東等地已經在郊區設立了監測點,監測內容為兩類,一類是蜱、白蛉身上新型布尼亞病毒和嗜吞噬細胞無形體感染狀況;另一類是蜱蟲喜歡叮咬的鼠、牛、犬等動物身上有沒有新型布尼亞病毒。

8月6日早晨,是農婦熊才華出殯的日子。熊才華的二兒子肖作良說﹕「太突然了,接受不了……我母親死得太冤枉了,蜱蟲太害人了。」和熊才華一樣,在河南省信陽市,今年再次有很多人被蜱蟲咬傷後送命。河南信陽去年瞞報被蜱蟲叮咬死亡人數後,今年再次瞞報。新一輪由蜱蟲傳播的疫情已導致多宗死亡案例,在當地再次引發民眾恐慌。

談蜱色變,以至於不少村民不敢下地干活,商城縣醫生們都被告知「對發熱病人,一律不許接診」。多名村醫向時代週報證實,「包括小孩在內,一旦有發熱狀況,村醫都不能接診」。

醫院不希望病人死在病房

熊才華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蜱蟲叮咬了,直到7月25日發病,她才去村裡的衛生所就診。村醫將她發熱當成了感冒,連打兩天半消炎針,發熱反倒越來越嚴重,在7月28日到信陽軍隊154醫院檢查,最終確定了被蜱蟲咬傷引發的「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

入院後,熊才華的病情越來越重,抽搐著疲憊的身軀,一直嘔吐不停,發紫的臉色足以表明被蜱蟲咬傷後是多麼痛苦。到了8月3日夜間,醫生宣佈熊才華病危。

醫院不希望病人死在病房。8月4日,兒子肖作良在醫院附近雇了輛車直接送熊才華回家。對於熊才華而言,從信陽154醫院回家,是她最後一次回家,也是一次死亡之旅。熊才華回到家後,只過了4個半小時,她就因蜱蟲咬傷後引發的「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死亡。

據肖作良透露,車是醫生介紹的。是一輛很普通的商務車,但車上有擔架和掛氧氣瓶用的架子,裡面看起來跟救護車非常接近。不少病人被下達病危通知後,154醫院的醫生就會主動介紹車輛給病人家屬。

其實在154醫院附近,有不少用於拉送病危人員回家的商務車。有知情人士向時代週報記者透露,已經形成了產業鏈。一名攬過類似生意的依維柯司機向證實,畢竟「人還活著,醫院也不能直接把他們趕走。」

軍隊醫院:大量患者就診住院

官方通報稱,蜱蟲病發病高峰集中在5月份至9月份。信陽軍隊154醫院被稱為當地治療被蜱蟲叮咬的權威醫院。從7月初至今,信陽軍隊154醫院感染科1樓的8個病房裡,幾乎天天爆滿,全是被蜱蟲叮咬的患者。

時代週報記者在病房看到,病人床頭病歷卡上都寫著「發熱待查」4字,而非「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或「蜱蟲叮咬症」等字樣。但病人們都明白那是被蜱蟲咬傷的標誌。有知情者透露,寫「發熱待查」就是為瞞報蜱蟲病死亡人數,「蜱蟲咬人沒寫在病歷上,若有人死亡只好算『死因不明』。」

早在今年5月,該院某科一名醫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醫院收了大批患者,當時染病的70餘人(他強調是官方的數據,被蜱蟲咬傷誤診延誤就診的不算)都住在這家醫院,自己經手的病人至少4人死亡。「我這裡好幾個死亡病例,太具體的不好說。」

信陽軍隊154醫院急診科的值班醫生表示:「到底我們醫院死亡多少個病人是國家要求保密的,沒必要跟你說。」

154醫院傳染病科的值班人員接到大紀元記者電話詢問時也表示,近期被蜱蟲咬傷的患者來了很多(未說明具體數字)。他們早期的症狀與重感冒一樣「目前階段這種患者很多,誰也不能保證治療好,就是感冒患者也不能保證不出問題。」

信陽至少瞞報十幾宗蜱蟲叮咬致死案例

河南信陽去年瞞報被蜱蟲叮咬死亡人數後,今年再次瞞報蜱蟲疫情死亡人數。縣衛生部門有意隱瞞,不公佈死者名單和疑似病例名單,當地衛生部門在5月底的通報也與實際情況相差甚遠。

大陸記者實地調查走訪發現,截至目前,信陽市至少有18人在被蜱蟲叮咬後失去生命。河南省衛生廳新聞辦的官員在回覆時代週報查詢時表示,具體死亡人數以此前公佈的4例為準。該官員否認信陽是蜱蟲疫情重災區,她認為全國很多地方都有蜱蟲,譬如「河南的鄰省山東省蜱蟲咬人也很厲害」。

商城縣觀廟鄉鄉衛生院的醫生表示,最近蜱蟲疫情大爆發,村民被咬後一般選擇先到鄉衛生院就診。商城縣的多名村醫證實,「領導們都強調不要死人。這麼多人被咬傷,死亡人數肯定不止通報的那個數」。

信陽市去年被蜱蟲叮咬後死亡人數達到近20人,但衛生部門無人被追責。有村醫認為,今年為什麼總強調「不要死人」,就是他們害怕人死多了被問責。

被蜱蟲咬死的商城縣觀廟鄉婦女黃遵芳至今不在死亡名單上。黃的兒子還表示,聽說當地去年就有人被蜱蟲咬死,但村民普遍不知情,所以今年又發生數人遭蜱蟲叮咬,也是在無預防的情況下發生的。村民對當局一直隱瞞疫情氣憤。「起碼讓老百姓知道有蜱蟲咬人這個事,知道被咬之後到哪裡去治。我媽媽被蜱蟲咬過,我們全家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去醫院看病也說不清情況。」他說,當地官員感興趣的就是隱瞞,而專家又無能,導致小小的蜱蟲在商城縣再次氾濫成災,攪得人心惶惶。

記者去電觀廟鄉政府,其官員稱,不清楚鄉里哪個村有多少蜱蟲咬傷咬死患者。

村醫們表示,「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家裡只有老人和兒童。即便被蜱蟲咬傷發熱,他們也以為是感冒,根本就不去醫院檢查」。很多人被蜱蟲咬後,為籌措錢住院耽擱了最佳治療時期。

商城縣鰱魚山鄉的張永林指責官方「宣傳不到位,群眾防疫不到位」,他認為「政府必須要給老百姓一個說法」。

「咬不起,更死不起」

來自光山縣的一被蜱蟲咬傷者家屬表示,「咬不起,更死不起」。這名家屬還認為死亡的成本很高:被蜱蟲咬傷後住院,要花很多錢;病危回家,又要被開車的宰一大把;如果搶救無效身亡,安葬費又要花幾萬。

商城縣金剛台鄉連二塘村塘頭組的鄭代亮,截至8月1日,他已經被蜱蟲叮咬第9天了。被蜱蟲咬傷後,他自己壓根就不知道。直到被叮咬第8天,他實在受不了,帶上準備給女兒鄭鳳上學用的5000塊錢,來到154醫院檢查,才知道被蜱蟲咬傷。

這5千塊錢是鄭代亮的全部家當,但醫院表示僅穩定鄭的病情,至少需要2萬元,如果要醫好他,至少要4萬元。

數萬元花費治療蜱蟲咬傷,對這個年邁的農民而言,無異於是個天文數字。先是鄭家的親戚們湊錢,然後幾個近親借錢籌措,也就只湊到18000元。醫院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後經多次交涉,154醫院終於答應先讓鄭代亮住院治療。

和鄭代亮同病房的幾位被蜱蟲咬傷者家屬,他們對官方的不作為表示憤慨:「如果被蜱蟲咬傷的是那些官員或者他們的爹媽,他們就會重視。」

鄭代亮雖然逃過蜱蟲咬傷劫難,但他即將要面臨女兒輟學和償還眾多親友債務的命運。近3萬塊錢的經濟負擔,將讓他以後的日子更加難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是,被蜱蟲叮咬後身體能否恢復到被蜱蟲咬傷前的狀態,否則他就無法勞作﹖

根據天朝的「規距」,凡是跟歌頌天朝無關的事情,一律都是不存在的,如果這件事情你非得讓它存在,對不起,拿百姓的命來換。比如,高鐵,許多專家學者和公眾都在質疑其安全性,呼籲在出軌之路上狂奔的高鐵速度降下來,對不起,俺天朝的高鐵「陸地飛行」跟飛機「PK」得好好的,你憑什麼要讓它慢下來,它又沒出過事沒死過人,你憑什麼?只有高鐵出軌了,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反正不能死一個兩個,這才能把高鐵慢下來。同類的例子無數,比如艾滋,比如薩斯,比如蜱蟲。那小小的蟲子早就說咬起人來,蟲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但民眾要讓衛生部承認這件事,跟他們大哥鐵道部是一樣的,也同樣是要用命來換的,這不,那蜱蟲咬死的人都讓拉屍的「商務車」成了產業鏈了,這才能讓衛生部承認「蜱蟲生了氣,後果很嚴重」。在此之前,人民生不生氣無關緊要,在衛生部鐵道真理部們眼裡,人民的命蜱蟲不如。就像邵夷貝在《正確死亡指南》中唱的那樣:我們活著時沉默無味,死了也只能無所謂,像是擦掉簸箕上的一點灰。所謂的「盛世中國」,我們的生活,大抵如此。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