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調:大連PX匆匆下馬?(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訊】(新唐人記者朱智善、常春采訪報導)8月14日,大連上萬市民抗議福佳大化PX項目,當局出動軍警鎮壓。港媒稱,廠家與當局隱瞞市民、操縱輿論。遊行隊伍到人民路,大家高喊福佳大化滾出大連!到了下午,據報導,軍警出動並封路,天黑前已經開始鎮壓。本臺記者採訪了長期關注中國環境污染問題的著名作家鄭義,請看報導。

國際社會的正常理念

長期關注中國環境污染問題的著名作家鄭義,就大連萬人抗議PX事件向本臺記者表示:“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里,或者說在一個民主的社會里,建這樣的一種對環境會帶一定的危害的這種企業,一般都是在議會里會有非常激烈的爭論。”

鄭義介紹民主國家在一般的情況下這種事情不會行成一種街頭抗議。他認為,在一個民主社會里,每個階層,每個地區,人民的利益都會通過他們的代表也就是說各級的議員和議會,要進行充分討論和協商,那就是要看支持率佔多還是反對的意見多,要對利益得失要有充分的討論,然後最後形成一個決定。

“那麼一般來說,即使有人反對,如果他獲得多數贊成,那麼反對的人就會有龐大的社會壓力,你比如一個廠,尤其是大型的工廠,不管是核電站或大型的化工廠,它的好處是什麼,會給當地的居民帶來活力,帶來增長,帶來大量的就業,給政府帶來稅收種種方面,都是有積極的意義的。”

鄭義還說:“它的壞處也是明顯的,比如核電站和化工廠,它給環境造成現實的危害或潛在的危害,比如說核電站的瀉漏和它的事故,還有化工廠的排放的污染,會對當地的空氣、水、土地都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在這種利弊都有的情況下,那麼這個地區的各個利益集團或各個地區的人民必須在這個問題上,要達成一個大致的意見,如果大家認為這個化工廠建在我們的這個城市,那麼它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勝過它帶來的負面的影響,尤其它的負面影響受到了法律的約束,也受到了審核建廠的所在地他們達成了這種帶有法律效應的這種協議,比如他保證不會污染,他保證要遵守各種各樣的環境法規,他保證要給當地增加多少就業,帶來種種利益。”

鄭義說:“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多數人會支持,說是我們允許你建廠,在我們認為比較合適的位置,比如靠居民點比較遠,在比如說利用價值不高的土地,這完全可能的,否則如果所有的化工廠都不允許建,核電站都不允許建,那在西方也就不存在這種東西了。但這里有一個前題,就是說他要經過充份的討論,他必須要在各個社會利益集團之間,他取得相當大的程度上的共識。”

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工廠勢必會發生暴亂

那麼在中國情況則恰恰相反,對於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爭取老百姓的意見,因為從政府方面來說他們考慮的是政績,比如說,這個經濟增長有多少,至于說對負面影響比如帶來環境的污染,給當地人民健康和農業各方面人身帶來重大的傷害,這個一般是不太會考慮的。

鄭義認為:“在中國常常會出現因為建這樣的大廠在建的過程中或建成之後,有大規模的民眾群體事件,這時老百姓都起來抗義,要求這個廠搬遷,我想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他們在開始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爭求過當地人民的意見,而且對當地人民的環境的影響,根本不考慮或考慮的很少,當地的老百姓沒有得到什麼利益,反而受到這麼大的傷害,那麼積累起來的這種東西,成為很強烈的社會情緒,當條件一適合的時候就會暴發,形成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我想這個在中國反而是一種通常的現象,我想大家都很明白,所以他是在制度上是非常不合理的。”

“一般的來說化工廠所排出的廢水和廢氣對於環境都是有重大傷害的,不用說在中共的執法部門常常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違反環境法規這種偷偷排放廢水和廢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聞不問,甚至是跟廠方有某種程度的勾結。”

鄭義還認為,在中國大型化工廠非常密集或者重工業比較密集的地區,受到污染的程度非常嚴重,在一些極端的情況下,甚至那些村莊的老百姓,得很多呼吸系統的病,那個情況都達到一種很難想像的一種程度。

怪調:大連PX昨日匆匆下馬

14號中共當局匆匆的答應大連的民眾,把它搬到其它地方,那麼這種決定是不是也欠妥呢?鄭義認為,一個工廠,如果不是一個小工廠,一個中型以上的工廠,如果要搬遷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因為不等於是你蓋了一個房子讓你把它挪一挪,這是一個太大的事情了。

鄭義:“要做出這樣的一種決定,那顯然是要經過充分討論的,也不是說由某一個官員說一句話就可以辦成的,我想更多的情況下,當地官員做出這樣的一種承諾,我想是他們為了,現在要求案子先不要出什麼亊情,反正不管怎麼樣,先把這次民眾的抗議活動平息了,以後再說,至於說搬還是不搬,怎麼搬,什麼時候搬,那沒有任何保證的。”

鄭義還表示:“他答應的很輕巧,但是他要執行起來肯定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本來這樣的事情對市政府來說,他也要經過一個充份的討論,而且應該和抗議民眾之間他們也應該有一個討論,否則就這樣開口輕而易舉的答應,本身他的可信度也不是很大的。”

鄭義,1947年3月10日生,重慶人,中國當代作家、海外異議人士。六四事件後遭通緝,在大江南北四處逃亡,1992年至香港,翌年前往美國。 2001~2002年參與創辦“中國獨立筆會”(國際筆會中國分會),任筆會第一屆副主席。著作:《老井》;《紅色紀念碑》;《神樹》;《中國之崩潰》。一直關注中國環境污染問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