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大連萬人抗議 要求清算薄熙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6日訊】雖然,正在風起雲湧的大連萬人抗議活動,表面上針對福佳大化,和前任市委書記夏德仁,但實際上劍指夏的靠山薄熙來,因為他不僅扶持了福佳民企,而且還提名重用了夏德仁,而令人憤怒的PX項目,正是夏德仁政績工程的一部份,大連新聞界消息人士稱,原本中南海高層權斗加劇,薄熙來背靠江澤民已失勢,其90年代在大連的貪腐和枉法罪行正好浮上檯面,他的眾多死黨被「雙規」,眼下的維權運動和黨內權斗合流,將徹底清算薄熙來。

據報導,8月14日,大連市政府門前聚集的人群,已打出「夏德仁下台」的口號,這在大連歷史上是少見的場面,儘管新任市委書記唐軍,爬上了汽車頂部,聲嘶力竭地呼籲越聚越多的人群散去,但他心裏非常清楚:誰給美麗的大連留下一個爛灘子,誰給大連人民的腳下埋下了定時炸彈?薄熙來當政8年,利用其太太谷開來創辦的律師所和程毅君名下的所謂惠瑞斯顧問投資有限公司,一方面巧取豪奪,掏空了大連人民口袋裡的錢,另一方面把一個環境污染,財源枯竭,民怨載道的城市,傳給了夏德仁。

網上的報導說,颱風「梅花」 8月8號過境遼寧大連市,衝垮了在建的福佳大化防波堤壩,危及只有 20 米之遠的有毒原料 PX 儲備罐,威脅大連民眾的安全。而央視記者前往採訪卻遭到圍毆,即使是央視名嘴白巖松主持的節目《新聞 1+1 》,也難免再次遭到「槍斃」的命運。當地民眾在網上怒罵大連市委書記夏德仁。

實際上,夏書記有點冤,他原本是東財校園的一名書生,因經常向《大連日報》投稿而與我較熟,他是經濟學家,但不適合當官,只是在薄熙來辦博士文憑的問題上百依百順,而被破格提拔,先是副市長,後是副省長,薄熙來想取代聞世震當省委書記,讓他做陪襯性的省長,但受阻失利,薄轉去北京任商務部長,夏卻不得不繼孫春蘭和張成寅之後,回大連替薄熙來守住大本營,但近年來仕途不順,不僅薄熙來被發配重慶,而且眾多死黨下馬,如,王益,張春江,等等,夏德仁想闖出政績,證明能力,而招商引資為首選,早在薄的時代即已被青睞的民企福佳,幫了他的大忙,於是,PX上馬。

國內媒體的報導說,8月8號當天,大連地區風力高達8級,海浪高達20米,決堤造成海水倒灌廠區,直接威脅20個左右20-30米高的PX(對二甲苯)儲備罐,每個儲備罐佔地面積約一個籃球場大小。當局緊急調派上千軍警搶險,疏散附近居民。雖然當局宣稱險情已被控制,無化工原料洩漏,但是,當地仍然一片恐慌,成千上萬的居民冒雨大逃難。

我從網上看到了這個消息,當天夜裡都睡不著覺。念及當年項目論證時,大連電視台記者盧壬子的義舉而扼腕歎息,他最早指出這一項目的危害性,在「新視點」節目上為弱勢群體吶喊,但這樣一個良心記者,不僅未受到表揚,而且被調離了新聞界。現在,大連市政府自食惡果,人民終於看到了毀滅性災難日益逼近的腳步。

報導說,央視3名記者以及其他媒體記者試圖進入現場採訪,化工廠幾十名員工在廠領導的帶領下,圍攻毆打記者,搶奪砸壞攝影器材。陪同記者採訪的大連市委副秘書長、市委宣傳部外宣處長以及大連金州開發區公安局長,也都遭到圍攻。目前,已有11名涉嫌圍毆人員被警方控制。大連市政府9號召開會議,堅稱沒有發生洩漏。

我認為,大連市出現這種狀況一點也不奇怪,薄熙來當權時留下的傳統作法就是強壓媒體,愚弄百姓,他在大連搞的所謂「北方香港」,是以犧牲自然環境為沉重代價的,谷開來辦的公司幾乎囊括了大連招商的所有大項目,貪佔了多達上億元的民脂民膏,早在1997年就把律師所的生意做到了紐約,新加坡和香港,兩個兒子都在英美讀書,而大連老百姓卻成了「房奴」,老虎灘等風景區,則變成了鋼筋混凝土堆積的森林,民眾不得不節水節電,呼吸骯髒的空氣,揹負「花園城市」的虛名,總之,薄熙來利用職權養肥了家人和死黨,而把一個嚴重缺水,隱患多多的城市,丟給了孫春蘭,張成寅和夏德仁。

二十多年前,夏德仁找《大連日報》的編輯,是想發表一些論文,以便評上職稱,其言辭之肯切,語言難以形容,後來,他被薄熙來提攜,成為中共高官,也漸漸淡忘了平民百姓的甘苦,為了形象工程和「雞的屁」,而不管大連人民的死活,讓民企和國企聯手,把炸彈放在大連人的床頭,他忘了90年代初,谷開來促使台灣老闆和大化合作,在富麗華附近搞了寶龍新世紀大廈等房地產項目,最終台商貸走巨款逃去無蹤,而坑害了購樓者,大化也蒙受巨大損失,但薄熙來毫毛未損。

這就是說,如果倒退十幾年,誰敢說大連個「不」字?!如今,夏書記不得不代人受過,不僅在不久前忽然被調離了大連,而且老天爺又以突發事件,把他推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央,如果他任職後有貪腐的問題,將成為中南海高層新一輪權斗的犧牲品,毫無疑問,唐軍為首的領導人必將革其職才能平息民怨民憤,而他的倒下,將使薄熙來的老巢已無完卵,他的家人吞進肚裡的巨額錢財將被清算,其在山城精心編織的廉潔奉公的假面具,將被扯下。

報導說,9號晚上,由名嘴白巖松主持的央視節目《新聞1+1》,已經播放了調查大連PX項目決堤事件的預告片,但在大段廣告過後,卻臨時被撤換為重播的《焦點訪談》。當晚《新聞1+1》話題是:大連半年內三大國家重點項目都發生重大事故,有油庫火災、爆炸、潰壩。預告片顯示白巖松和節目這次又是「火力全開」。事後,據說白巖松本人的一則微博,對此事表示無奈說:「今晚的《新聞1+1》臨時取消,是因為就在上節目前兩秒接到電話指示,拿下,沒有原因,二話不說,就得拿下!」

顯然,這不是焦利所為,他沒有這樣的能量,而是江系人馬的李長春在全力救薄熙來和夏德仁,不過,為時已晚,從馬汶下重慶和薄熙來自評「全國治安第一」的舉動看,他在北戴河會議上沒分到「大蛋糕」,否則,不會由以往的賀國強力挺變成了副手視察,也不會搞五十萬個攝像頭恐嚇對其不滿的重慶人民,而政法委內部團體評出的「全國之冠」,不過是找不到政治情侶的「自慰」,而大連突發的萬人上街事件,則成了壓倒薄熙來的最後一棵稻草!

看來,被日本人統治了40年,被薄熙來恐嚇了10幾年的大連人,已經覺醒了!據悉,福佳大化企業年產70萬噸的PX化工項目,最初廠址設在廈門,引發廈門上萬市民上街遊行抗議,後來移址到大連,但人們默許了;2010年大連油罐6次爆炸,就緊挨著福佳大化PX項目,人民忍受了;之後,PX項目發生毒氣洩漏事件,當地居民驚嘆每天生活在恐懼中,而忍無可忍,終於暴發了文革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這是薄熙來滅亡的徵兆。

《中國經濟網》報導說,福佳大化PX項目與防波堤都屬於未批先建工程。而且,不符合須在距離城市100公里以外設立廠址的國際規定。決堤事件發生後,大連市政府成立調查組對PX項目搬遷問題進行論證,並儘快提出方案。《青年時報》10號發表題為「大連PX背後的權力潰壩」的文章,指出所有的豆腐渣工程都與權力腐敗有關。顯然,這是劍指薄熙來和夏德仁,可以預期,「薄澤東」的末日到了!

2011年8月14日於多倫多。

文章來源:《大紀元中文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