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大連顯示了什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7日訊】近日來,中國東北經濟重鎮大連成了新聞,成了象徵,成了符號學學者所謂的“能指”(le signifiant)。那麽,大連這個能指的“所指”(le signifie),即大連所表示的、所顯示的又是什麽呢?

封鎖與徒勞

十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世界媒體特別注意大連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當局試圖對中國公衆和世界媒體隱藏大連。大連因爲被隱藏而特別顯眼。

在大連星期天發生上萬人的民衆示威、要求當局關閉搬遷對他們的生存構成威脅的PX(對二甲苯)化工廠的消息傳來之際,中國公衆和世界媒體首先注意到了中國當局試圖隱藏大連,封鎖大連發生民衆示威的消息。

日本《東京新聞》8月16日星期二發表記者朝田憲佑的報道,再次強調了這一具有諷刺意味的事實:

“(中國執政黨共産)黨中央對中國國內媒體的報道實行了管制。在微博上,人們不能搜索‘大連’、‘PX’等詞語。15日出版的中國報紙完全沒有提到(大連發生的大規模)示威。”

日本時事社8月15日發出的一篇報道則說:

“中國執政黨和政府方面害怕群體行動擴大,轉化爲批判共產黨的事態,於是強化了言論管制。除了在微博上禁止搜索‘大連’等詞語之外,只有新華社的英文電訊報導了大連出現示威,15日的北京報紙沒有報道示威。”

儘管中國當局爲封鎖大連示威的資訊傳播而不遺餘力,但包括遠在法國的新聞網站“89街”的主編皮埃爾·阿斯基在內的許多中國問題觀察家指出,中國當局試圖關閉資訊流通的水龍頭是不容易的。

中 國當局如今想關閉互聯網資訊流通的水龍頭,不但面臨技術上的挑戰,也面臨來自成千上萬的民衆的挑戰。包括美國學者麗貝卡·麥金農在內的一些中國互聯網問題 專家指出,中國當局隨意刪除互聯網內容成爲慣常做法,促使大批的中國網民養成了看到有可能被當局刪除的內容就趕緊複製留底的習慣。

於是,當今中國的互聯網已經形成中國當局和網民你刪我貼、你反復刪我反復貼的遊擊戰、拉鋸戰的局面。中國當局不希望看到中國網民和外部世界看到的資訊,就是這樣傳播開來。

理智與稱讚

大連市民星期天示威取得的階段性勝利,顯然令中國公衆感到興奮。

日本《每日新聞》8月16日發表記者工藤哲的報道,題目是“中國:大連工廠遷移、破例的早期了結 / 當局擔心居民抗議會演變爲對政府的批判。”報道說:

“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市民的權利意識高漲。浙江省溫州市上個月發生高速鐵路事故,政府應對草率,公衆對政府的不滿由此生髮。中國當局肯定是擔心(大連的)事態拖下去,民衆的批判矛頭會指向政府,局面會變得更加困難。”

“(在大連當局當日答應抗議民衆要求、承諾搬遷PX化工廠之後)互聯網上連續出現‘大連市民創造了歷史,’‘(這種工廠的存在)是冰山一角’的帖子。

《東京新聞》記者朝田憲佑報道說,大連民衆示威“最終取得了(當局被迫答應)‘遷移工廠’的勝利。互聯網上,不斷出現‘看到了民衆的智慧。年輕人的表現尤其漂亮’的稱讚。”

時事社則報道說,“中國微博上出現對大連市民的稱讚,說他們的遊行示威‘在保持冷清的情況下堅持不妥協,’顯示了城市中產階級‘政治智慧的成熟。’”

在綠色中國醒來的時候

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星期一發表社論,題目是“在綠色中國醒來的時候”(Quand une Chine verte s’eveillera)。社論說: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或許轉而信奉了‘可持續發展、’主張‘生態文明’了。然而,現實卻難以名副其實。中國沒有幾年就變成了世界工廠,與此同時也付出了沈重的環境代價。

“石油泄漏,水源與河流污染,五花八門的有毒廢料,不符合要求的廢料處理,不管環境的採礦和石油開採,這一切都表明生態保護在中國還沒有被看作當務之急。儘管中國環保部發出警告,但有關當局通常是矢口否認,無所作爲,掩蓋問題。”

“工商界跟政界的串通合謀,以及由此而來的地方和全國性的貪污腐敗,還有貪污腐敗在大多數情況下的肆無忌憚,招致了民衆的普遍懷疑。7月23日的鐵路事故悲劇儘管被政府掩蓋,但卻取得了一個效果,這就是讓人們得出結論,中國的政體依然是注重不計代價的投資和經濟增長,不顧及公民的健康或生命安全。”

中國政治的大趨勢

世界媒體普遍認爲,大連抗議事件並非孤立事件,而是代表了中國政治發展的大趨勢。

日本《産經新聞》8月15日發表記者矢板明夫發自北京的報道,題目是“中國暴動和示威頻發、也蔓延到都市地區 / 社會騷動表面化。”報道說:

“中國超過萬人以上的示威是罕見的。當地有官員表示,先前也有要求那個PX化工廠搬遷的強烈呼聲,但由於該工廠是支援當地經濟的重要企業,市當局於是就對那些呼聲置之不理。”

矢板明夫接著提到8月14日夜間成都市民大約5千人上街抗議連續停電,堵塞道路;6月10廣州郊外1千多民工抗議城管人員毆打孕婦商販,焚燒警車;7月26日和8月11日貴州安順市和畢節市民衆抗議城管暴行,跟警察發生衝突,警察發射催淚彈,一些居民受傷。

“一連串的騷亂和示威顯示了民衆鬱結心中的對當局的不滿。與此同時,通過互聯網和手機短信發出參加抗議的呼籲普及來來,這也是(近來中國民衆抗議活動的)特征。北京的一位民主活動家表示,‘共產黨官僚的特權和橫暴導致民衆生活越來越苦,但中央政府又拿不出有效的對策。示威和騷亂恐怕還要繼續增多。’”

民衆有備而來獲取勝利

美國《紐約時報》8月15日發表記者沙倫·拉弗拉尼耶和邁克爾·瓦恩斯的背景分析報道,題目是“化工廠激起的抗議顯示來自民衆的對中國政府的壓力在增強。”報道說:

“在福佳大化工廠的防波堤被海浪衝破之後,公衆的反應花了一些時間才開始明顯起來。但是,上個星期天的示威清楚地顯示,人們進行了事先的規劃準備。示威者有抗議福佳大化工廠的大幅橫幅,T衫,專業印製的標語牌,甚至還有假面具。

“儘管政府說一批抗議者向警察投擲瓶裝水和其他物品,但示威抗議看來基本上是和平的。……假如大連地方官員履行承諾,(關閉並)遷走那座建成兩年的工廠,抗議者的勝利規模將成爲一個標杆。”

勝利之下的隱憂

在許多國際媒體報紙報道大連市民抗議示威勝利的同時,《華爾街日報》8月15日發表一篇沒有署名的評論,題目是“大連的人民和力量。”文章向勝利的歡呼唱反調。評論說:

“無論如何,不應當歡呼通過群衆抗議來關閉一座民間工廠。隨著中國人收入水平提高,人們必然會更加重視環境保護。但環保應當通過透明的民主規則和同意實施。民主國家會更好地保護環境(只要看看蘇聯[環保多糟糕]就可以知道),因爲民主國家會考慮污染之類的外在成本。大連的中共領導人或許歡迎抗議者,並通過抗議者來推進各種利益。但在這一個案中,財産權如此容易地遭到踐踏,顯示了現代中國的權力依然相距人民之手多麽遙遠。”

──轉自《美國之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