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數千民眾反污染警民混戰 特警持槍(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7日訊】(新唐人記者周玉林、王子琦採訪報導)大陸知名網站論壇-天涯論壇今天有網友發帖稱,8月16日,江西蓮花南嶺鄉幾千居民自發堵住該鄉隆森實業公司的廠門口,要求嚴重污染環境的化工廠停工,當地政府出動公安、武警人員全副武裝打壓,與抗議居民發生激烈衝突,造成多名婦孺受傷。不少大陸網友積極轉發這則消息,說帖子被不斷「和諧」。當地村民和派出所人員向《新唐人》記者證實了此事。

江西數千民眾抗議污染-警民激烈衝突.html#video target=_blank>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帖子稱,江西省蓮花縣南嶺鄉隆森實業公司是一家以各類合金為主要產品的外來企業,合金生產過程中產生鉻,鉛及一系列化學化工品各種有毒物質,給當地居民生態環境帶來極大影響,已造成大量魚死,寸草不生。

當地百姓已於今年初要求該公司停產,但作用不大,向市省級舉報但都被駁回。據該貼稱,其中涉及到大量腐敗問題。

以下為網友上傳的現場圖片(網絡圖片):

2011年8月16日,江西蓮花南嶺鄉幾千居民自發堵住該廠門口,要求嚴重污染環境的化工廠停工。

當地村民向《新唐人》記者證實,當地政府出動公安、武警人員全副武裝,打壓居民,用電棒打傷數名居民,居民非常憤怒,用石頭予以還擊,現場一片混亂。

該村民說:以前掛個牌子說是建電廠,建了幾年,後來就污染很厲害,大量的禾田爛掉,當地村民很多得肺癌等重病,所以群眾就起來反對,但是市、鄉、縣政府都護著這個廠。這次萍鄉市派了很多武警,抓了很多人,只要敢出來說話的就抓。

此外,還有現場目擊者向《新唐人》記者表示:這件事情已經閙了3個多月了,因爲發電廠造成的污染很大,而且很嚴重,村裏塘裏的魚都死了。村民不同意繼續開下去,但是那個厰的老闆用錢去收買政府部門,讓政府來壓制村民,讓村民不準閙。所以村民就都自發抗議了。

該名目擊者說:「這個事情大家都非常不滿,因爲污染太大了。昨天,全村的村民都去了,把廠子門口堵住。當時武警、防暴警察都來了,把人都打了,連小孩都打。我看著他(武警)打小孩了。我朋友她姨媽早上6點多就被抓去了。」

隨後,《新唐人》記者打去隆森實業公司求證,一位自稱是採購部的負責人劉女士說,昨天是有衝突的,但聲稱政府認爲公司是合法合規的。當記者請對方談談事件經過時,對方說,在電話裏和你們也說不清楚,去問當地政府吧。

南嶺派出所工作人員也向《新唐人》記者證實了事件正在處理中,但說不方便議論,請記者與政府宣傳部門聯繫。

至截稿前,記者撥打了蓮花縣南嶺鄉政府的電話,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聼。

衝突造成多名婦孺受傷,319國道南嶺段被迫中斷,往來蓮花萍鄉的車輛需繞行。

當天下午,政府又加派特警加強打壓,用槍支對居民進行威脅。但抗議仍在繼續。

網友留言籲關注

據悉,目前大陸論壇上不少網友積極轉發這則消息,說帖子被不斷「和諧」,並呼籲大家給與事件強烈「關注」,將其「頂起來」。

「我一朋友剛從蓮花回來,國道全封了,幸好朋友跋山涉水才趕回家…
大概是:大量村民與村上政府投資的污染企業發生矛盾,來了好多**、**、防暴**、算了城管好像也有,各個手執警棍、盾牌,看樣子與村民幹起來了.許多村民挂彩…
救護車、消防車、警車也來一大批….
坐等新聞報道,看會和諧嗎?」

「那邊污染工廠,全是非法的。」

「現在還有人被抓 求解救」

「//@时代召唤apple:据消息:该污染超标厂贿赂政府,款额达8000万,该厂老板见势,坦言:只要政府归还4000万,就撤离,可政府已将脏款瓜分,于是调足力量打压反抗,用武力保护该厂重开。具体内情以及所属与否,有待大家关注并考证,深切希望社会权威媒体及人士来相助」

「不要像以前一樣只是向上彙報或是新聞記者,我們只要把事實真相,如實的發到網路上,希望有心人士要不懼強權,多多揭露。大連的px項目就是這樣被取消的。 」

大陸近期發生多宗化學污染事件

近來,大陸化工污染事件頻發,官民對抗事件也屢屢爆發。

上周颱風「梅花」衝垮大連福佳化工公司防洪堤,險釀儲有劇毒化工原料的巨罐出事洩漏,引起當地居民大恐慌。8月14日,大連市3萬市民上街集會「散步」抗議,宣稱要將對環境和生命安全有危害的PX化工廠趕出大連。

與此同時,位於雲南曲靖市的珠江源頭南盤江受到重金屬廢料鉻渣的污染,引發許多廣東人對珠江水質的懷疑。強烈要求當局作進一步交待的網帖直到8月14日繼續不斷在新浪微博等平臺湧現,群眾憤怒謾駡和,申討聲不斷。

此外,江西瑞昌裕豐村、慶豐村村民及工業園區西區一工地施工人員今年8月9日因飲用一家銅冶煉企業內的自來水管網被滲透污染。中毒人數110人。中毒人員普遍出現了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等症狀,送當地醫院搶救。引起民眾強烈不滿。

今年7月24日,相鄰西藏的川西北阿壩州松潘境內的四川岷江電解錳廠的尾礦渣被暴雨造成的洪水沖入涪江,污染了下游綿陽市的飲用水,造成社會恐慌,市民爭相購買瓶裝水。

另外,中國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所建設的中國最大海上油田蓬萊19-3油田,6月4日和17日先後發生了兩起漏油事故。中國國家海洋局對公眾隱瞞漏油事件長達一個月之久造成當地的多家扇貝養殖戶受到3億元人民幣損失的嚴重後果。

2010年因江西撫州樂安縣公溪鎮境內的一家大型鉛場在汙水處理系統尚未建成的情況下,生產線便投入試產,引起當地居民恐慌。8月16日,公溪鎮多個村莊的村民到中金鉛業聚集抗議,要求其搬遷,被樂安縣員警及武警驅打,造成多人受傷,其中多為女性及老人。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表示,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化學污染的陰影揮之不去,成為中國民眾的最怕和最痛,由於中國各級官方與企業間的“利益輸送”,化學污染就不僅涉及民眾和污染企業之間矛盾,也成為中國官民對弈的新領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