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步】中國早期的留學生證明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唐貞元二十一年(804年),日本派遣「入唐請益天台法華宗學生」入唐,其中有一位日本佛教史上的著名人物,名叫最澄。最澄幼年出家,受戒之後,留在臨山城高雄寺,講授天台宗教義。那時,日本佛教尚需依靠中國,無論是教義思想,還是經典文書,皆需從中國傳入。在此之前,中國佛教天台宗的教義已傳入日本,然而卻經典不全,致使思想不太系統,無法展開。

最澄在國內講援天台教義時,認識到了這個問題,他便不畏艱辛,遠渡重洋來到了中國。

那時,中國天台宗,以道邃的修為最高。道邃到底是何許人,現在已無法考證,只知他是天台九祖荊溪湛然的弟子,被天台宗奉為第十祖。尊稱「興道尊者」。最澄來到中國后,立即投到道邃門下,聽講受教,晝夜不息。道邃為使佛教興盛于異國,也是毫無保留,傾囊相授。

最澄在中國的學習極其刻苦,在一年之內,不僅學全了天台的止觀,還從天台山惰然禪師學了牛頭禪法,從曉順等人學了密教。更難得的是,他還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筆錄抄盡了天台宗的所有論疏。到了第二年,最澄認為在中國的學業已畢,便想啟程回國,傳教於日本。

臨行之前,他來到郡府,對太守說話,希望太守為他寫個隻言片語,作為自己學業有成的證明。太守姓陸名淳,為最澄的求道之心所感動,便答應了他的請求,提筆寫道:

「最澄闍梨,身雖異域,性實同源。明敏之姿,道俗所敬。觀光于上國,復受教於名賢。邃公法師,總萬法於一心,了殊途於三觀。而最澄親承秘密,不外筌蹄;猶慮他方學者,未能信受其說。所請印記,安可不從。」

最澄得此文字證明,大喜過望,便乘舟返回日本去了。他一到日本,便將陸太守的文字證明,顯示于日本國人,以證明自己在中國的學業。隨後,便在日本高雄寺傳教,正式創立了日本的天台宗。

唐朝一代,正值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的頂峰時期,呈繁榮盛勢。日本為振興國力,便不斷派遣唐使留學、出訪中國,以期接受和吸收中國的先進文化。在日本派出的遣唐使中,佛教僧侶佔了很大的比例,最澄便是其中之一。

從上面的故事中我們看到,最澄學業完畢返回日本之前.要求唐朝的當地政府官員,寫文字證明材料,證明他在中國遇上了明師(道邃),學到了正法,得到了真傳(不外筌蹄),因而以之取信於本國,足見當時日本佛教依賴中國的程度。

日月遷移,時光流逝,今日的中國,反倒以留學于日本及美國西歐為榮幸。如果把當年陸太守的文字證明,拿到今天來看,那便是一張出國留學人員的畢業學位證書,但卻是由中國人簽發給外國來華的留學生的。

──轉自《正見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