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燕趙大地灑滿拆遷戶的血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我要花上一年的時間,選擇中國十個省份,去實地探訪中國的民生,把種種真相告訴網友,中國社會問題出在什麼地方,究竟要通過何種途徑才能解決。我的想法,得到許多著名財經博客和我的司法界朋友的支持,大家一致表示隨我前往中國的鄉村,實地察看民情。本篇是為第一篇。

燕趙大地,自古慷慨。「邯鄲學步」中燕國少年到邯鄲學的應該是舞步,也就是歌舞,這雖是一家之言,卻反映了古代邯鄲歌女如雲,舞樂盛行的文化特色。古詩十九首曰「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乾隆皇帝南巡至邯鄲,寫詩讚歎:「邯鄲古來佳麗地,征歌選舞掐銀箏。」漢樂府《陌上桑》中說:「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這位大美女可以算做有記載的第一位忠貞之女。傳說羅敷擅古箏,能歌善舞,豔絕邯鄲,名聞趙國。

我對燕趙大地瞭解不多,只是限於在書上讀了一些關於燕趙的文化,也知道狄仁傑陵園坐落在大名府。但是,我的郵箱裡不斷有燕趙大地來的告狀信,多是訴說被強行拆遷之苦。於是,我在鄉村之行所想去的第一個的地方,就是河北邯鄲大名縣。

我一點也沒有找到電影《趙氏孤兒》的歷史背影,看見的是現在破落的縣城,看見的是民生困境,看見的是被拆遷戶的血淚。

她,不肯見我。

她的告狀信比較簡單,在我以為是很容易處理的事。你政府拆了人家的房,搶佔料人家的地,連一點補償也不肯給,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

尊敬的大名縣政府及領導:

我是董可磊的家人馬振紅。我們於1998年1月5日結婚,由於董可磊在2007年8月因車禍去世,我作為大名縣大名鎮引河東工業小區的4350.33平方米的土地(權證號:大政國用(2004)第2000-051號),1019.99平方米的房屋(權證號:大名縣房權證字第00866號)的權利人就拆遷補償問題,向政府作如下請求:

關於補償標準的法律及規範性文件:

1、《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

第二十三條拆遷補償的方式可以實行貨幣補償,也可以實行房屋產權調換。
除本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第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外,被拆遷人可以選擇拆遷補償方式。

第二十四條貨幣補償的金額,根據被拆遷房屋的區位、用途、建築面積等因素,以房地產市場評估價格確定。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制定。

2、《城市房屋拆遷估價指導意見》

第三條本意見所稱城市房屋拆遷估價(以下簡稱拆遷估價),是指為確定被拆遷房屋貨幣補償金額,根據被拆遷房屋的區位、用途、建築面積等因素,對其房地產市場價格進行的評估。

房屋拆遷評估價格為被拆遷房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不包含搬遷補助費、臨時安置補助費和拆遷非住宅房屋造成停產、停業的補償費,以及被拆遷房屋室內自行裝修裝飾的補償金額。搬遷補助費、臨時安置補助費和拆遷非住宅房屋造成停產、停業的補償費,按照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規定的標準執行。被拆遷房屋室內自行裝修裝飾的補償金額,由拆遷人和被拆遷人協商確定;協商不成的,可以通過委託評估確定。

3、《邯鄲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實施辦法》

第十一條拆遷補償的方式可以實行貨幣補償,也可以實行房屋產權調換,除本辦法第十四條規定外,具體方式由被拆遷人選擇。

貨幣補償。拆遷人按照被拆遷房屋的房地產市場評估價或者拆遷人與被拆遷人雙方商定的貨幣補償費向被拆遷人支付貨幣給予補償。

4、《邯鄲市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暫行規定》

第二條城市房屋拆遷補償估價,是根據被拆遷房屋的區位、用途、建築面積、樓層、朝向、成新等因素,對其房地產市場價格進行的評估。

5、《邯鄲市城市房屋拆遷補償標準暫行規定》

一、平房及民用樓房

貨幣補償基準價格×應安置建築面積+院落補償+被拆遷房屋建築物及附屬物補償。

綜合以上規定,無論是國務院的《條例》,還是邯鄲市政府的《規定》均以市場價為補償原則,而縣政府的補償遠遠低於市場價格。

由以上依據,我方提出如下補償請求:

補償的原則和範圍:

原則:依據以上理由,以市場價格補償。

範圍:土地(區位)+房屋重置+停產停業損失補償+臨時過渡補償

具體計算:

土地(區位):按照土地證的數據4350.33平方米,每平方米1200元補償,即4350.33*1500=522.0396萬元;

另外,由於2005年4月28日董可磊和滿州街居委員會簽訂了《協議書》,約定董可磊有償使用上述土地旁相連的居委會的4.3畝地(2863平方米)歸董可磊使用,按照每平方米1000元補償,則為1000*2863=286.3萬元。

房屋重置:按照380元每平方米的標準*房屋面積1019.99=38.7596萬元

停業、停產損失補償估算100萬元。

臨時過渡補償根據具體情況待定

以上三項合計:522.0396萬元+286.3萬元+38.7596萬元+100萬元=947萬元。

以上請求是我方依據市場價格按照低等級計算,如果政府認為數據不真實,按照上述的法律依據,可以委託中立第三方進行市場價格評估,以評估價格確定。

由於我們一家僅靠此為生活來源,三個孩子從小失去了父親,此情形也請政府酌情考慮。

此致

申請人:馬振紅

2010-6-4

她之所以不肯見我,是因為已經無法見任何人。一年多來,無數次的恐嚇、威脅,已經讓她不敢見人。請大家設想一下,一個孤兒寡母,什麼生活來源也沒有,三個小孩在上學,她,還能怎麼辦?房子被拆,一身債務,開發商搶佔了她賴以生存家園,每月只給一點生活費,勉強度日。做為人母,不為自己也要為三個小孩生活操勞啊。臨走,我留下身上所帶現金,算是盡一點心意吧。

我,向強權發問

大名縣領導,面對這麼簡單的訴求,一年多來無動於衷。他們,包括房地產商,已經把房子全部拆除。

房子拆得乾乾淨淨,整塊地皮為一個房地產商買斷,已經蓋起了商品住宅,大片的住宅有的出地面已經有四五層。但是,他們連這塊地的產權是誰的都沒有搞清,就敢把人趕走,把房子拆掉,建起房子來。這是一個什麼世道?國法何在?公理何在?現在,她的土地證還抵押在銀行,而她的土地上居然蓋起了別人的房子,這是一個多麼荒唐的邏輯?

燕趙,那麼多慷慨之士呢?

人間,那麼多公理法律呢?

石家莊、邢台、邯鄲、大名,無數的拆遷戶有的以死抗衡,有的忍氣吞聲,有的無可奈何。在公權和商人結盟的時候,個體永遠處在弱勢。而法律是為了保護弱小群體,但是,法律突然不見了。

國務院去年才出台的新拆遷條例,成了一紙空文。國務院,還是國務院嗎?

中國的事情,發生在社會的層面,一定要設置底線,否則,天下大亂。別以為老百姓好欺負,當大家的怨氣都憋在心裡時,一旦爆發,就是衝天怒響。

(由於她本人不肯見我,許多詳細資料無法一一查實,希望以後再補充。)

文章來源:《搜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