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中國共產黨已然亡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訊】中國共產黨已然亡黨。雖然這個國家黨禁高懸,但有些崇尚正義的新黨派和新團體,已如石礫中頑強生長的樹苗,正在萌芽和成長,眼前固然相對弱小並受到嚴酷打壓,但只要固守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以共產黨的已然亡黨為鑒,貼近人民貼近心靈,就必能成為根結盤據的正義力量。而朽木不因體積龐大,便意味著仍舊干雲蔽日,不能灑下濃蔭,不能保持挺立,便也印證了它的已然倒下。

中國共產黨所制定的黨章,可謂精雕細琢、美崙美奐,然而更多的時候只作壁上觀,這個黨領導之下的眾多黨政官員,慣於說一套做一套,不但不遵循黨章辦事,而且時常「裸奔」,行事不講半點法理和道德,魚爛土崩,腐敗至極。當一個政黨的黨章對本黨的成員基本上失去了約束力時,你能說這個黨還存在嗎?當執政黨連人民最基本的福祉和權利也無法給予或保障時,這個黨和已然亡黨有何區別?

「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口號喊得久矣,可多年來,人民在經濟上普遍受到黨天下的殘酷壓榨,同時也見識了太多的黨政官員披著共產黨人的外衣,乾著欺壓人民、損公肥私的勾當。 「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機關」,已經不只是某個控訴的個案。各種歪風邪氣在黨內長期擴散蔓延,已呈失控狀態。一個政黨搞到怨聲載道、灰頭土臉之田地,你能說這個政黨在人民的心目中還確真存在嗎?

中國共產黨出於一黨之私,對本國實行極權統治,以各種方式抵擋民主潮流,抗拒公眾監督,「上管天,下管地,中管生殖器」,可又始終力不從心,沒幾樣事情真能管好,就連人民多年來所面臨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就業難,也沒能妥善處置。「黨媽媽」當到這份上,不僅丟人,而且失職。當媽的只管向子女伸手要錢,卻不盡呵護子女之義務,你能說真正意義上的「黨媽媽」還真實存在嗎?

當某些關乎國家前程和人心聚散的問題暴露了時,這個畸形的黨天下不是坦然面對問題並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而是倚重人為製造信息孤島,對各種輿論管道實行高度管制,屏蔽「有害信息」,搞「你們都說不得,只能我來說」的那一套,或「槍打出頭鳥」,或倚重謊言與強詞奪理,將人們的認識模糊化、扭曲化,從而把問題束之高閣。見多了這樣的作派,你能說這樣的執政黨確實是在執政嗎?

「中國共產黨號稱有幾千萬黨員,可面對一起人神共憤的虐殺學生事件,久而久之卻沒有一個黨政官員拍案而起,真正站出來主持公道!21歲即加入我黨並榮立軍功的廖祖笙書空咄咄,不知今夕是何年!」(見《廖祖笙夫婦追問胡錦濤和溫家寶》)這並非我一家之悲愴,京城訪民屯街塞巷,慘不忍睹,我黨可曾主持正義、匡時濟世?可曾給冒雪露宿的訪民送去過基本的人道關懷,或是送去過一件寒衣?

說什麼「中國共產黨黨員必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現在包括那些位高權重的黨政要員,「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又有幾人?當人民的合法權益遭受嚴重侵害時,千呼萬喚,寄望執政黨主持公道,卻尋尋覓覓找不到真正意義上的黨在何處。當一個國家的執政黨對國人來說自我縮小成了一個信訪局或信訪辦,以不變應萬變,百般敷衍、愚弄、欺壓乞哀告憐的人民時,你能說這個執政黨還鮮活存在嗎?

……

虛假的宣傳和殘酷的現實之間,存在著多大的反差,這在國人有目共睹。這個黨越是諱疾忌醫,一廂情願刻意強調它的「偉大、光榮和正確」,就越是自曝其丑,自我印證了它的已然亡黨。真正「偉大、光榮和正確」的黨,首先應當會幹人事,說人話,尊重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尊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司法尊嚴和基本人權。而回眸現實,這個黨天下卻是背道而馳,一地雞毛,天怒人怨!

這個黨現在已是破罐子破摔,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架勢,在背離人民的路上一意孤行,越走越遠。一個政黨一旦失去了民意的支持,沒有了黨的精氣和靈魂,徒剩一副空洞的軀幹,那麼它和已然亡黨有何區別?一個政黨在方方面面呈現出無能、失控的狀態,為了掩蓋無能和失控,進而進入惡性循環,採取某些不光彩、非理性的手段強行維持殘破的局面,那麼它和已然亡黨有何區別?

文章來源:《廖祖笙谷歌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