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平:一川煙草 滿城風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1日訊】根據多年久積的經驗,以為新聞被嚴格控制,失去了真意。報上登出來的東西可用三字概括:假、騙、空。經嚴格「審查」後登出的「新聞」,也會擇詞、曲意。所以讀報對一、二版面,只瀏覽標題取其「聞」,知道消息後,並無興趣細讀。

這幾年,大抵因「開放」的氣候,報紙也有了競爭,效仿發達國家的媒體,出了「翻新」的花樣以攬讀者,再不是老四版,而有了國內新聞、經濟新聞、國外新聞,等等名稱。除外,還增設了諸如市井、焦點、房產、股市等,特別與老百姓生活切近的版面。

不過這種形式上的改變,終沒有跳出禁區。由於日益頻發的社會動盪,當局不得不同意刊出許多帶「地震」性的新聞。例如近段時間圍繞成克傑處死而發的貪污受賄等政府醜聞;圍繞著越來越烈的刑事案件民事糾紛;圍繞著教育的日益畸形而報導的市民呼聲等等,給與有選擇的登載。

然而,讀到觸目驚心的消息,引發了我好思維的頭腦,細品出那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危機。

今天,打開9月21日的重慶晚報,第一版躍入眼簾的便是一道彩字標題,赫然登戴著十一個大字:「魔頭張君落網的前前後後」,這是繼昨日,同一版面登出的標題為「渝湘鄂系列持槍搶劫殺人案主犯張君在渝落網」的消息跟蹤的新聞報導。

9月20日的消息上附有照片四張,分別顯示了從張君為首的持槍殺人團夥住處搜出的,用來殺人越貨用的槍支彈藥,和沒有揮霍完的金銀首飾、存摺。

其實早在9月6日,這家報紙便在「湘、鄂、渝系列劫案特別報導」中,報導了9月1日常德市農業銀行被人持槍搶劫案,該行五名員工當場全被打死;同一時期安鄉縣農業銀行行長夫婦被殺案;1999年1月4日,武漢廣場持槍劫案,同時還登載了自1995年至今發生在重慶的,一直未破的持槍搶劫殺人案(即1995年12月22日,重慶友誼商店被劫案;1996年12月25日渝中區上海一百商店被搶案;今年6月19日商業銀行朝天門儲蓄所遭到持槍搶劫案。)

其中友誼商店和朝天門儲蓄所劫案,因負有命案,而被警方以五萬元和二十萬元懸賞通緝緝凶。

現在,在「魔頭張君落網的前前後後」一文報導中,終於為這僅十餘人組成的黑社會團夥自1995年至今,歷時六年,縱橫渝、湘、鄂三省數十萬平主公里土地上,「突破十萬警力」的層層封鎖和追捕,犯下的血案作了一個統計:「張君匪幫12樁血案」中知道,他們幹了大案12起,殺人22個,傷人20個,搶劫金銀首飾和現金總計金額五百萬的血腥罪惡。

記者對這個殘害百姓的慘案,按慣例都以政府如何關注,警方如何布控,警員如何神勇無敵,敢拼敢搏;被搶的守衛工作人員如何面對歹徒不退縮等進行報導。對如此沉河百般,危機四伏的社會,遮遮掩掩。反而對這個「軟弱無力」的政府備加頌揚。完全回避了百姓遭受的災難,法制之虛有,警方之無能,社會道德之衰廢,人性之泯滅,這些觸及根本的內容。

就是在這篇文章中發出感歎時,提出一連串的問題中,便可明顯看出記者骨梗於喉的尷尬。這些問題是:今年才34歲的張君是如何殺人成性的?這夥人連續六年內作血案十二起,靠什麼隱身術,得以躲過警方的「嚴密」布控?張君耍的是什麼手腕,吸引了眾多女性關係人與其長期保持「過往甚密」的親密關係?張君及其團夥如何勾結在一起犯罪的?張君一案中,那麼多槍支彈藥是國家對槍支嚴格控管條例所絕對取締的。他們又是怎麼弄到的?

記者這樣迴避上面這些問題也許是為今後的系列報導著想,但我可以肯定,他決不可能給以準確回答,當然更不可能為社會提出加以防範的「藥方」了。

事實上,近年來像張君這類殺人如麻的黑社會團夥,在當今的中國幾乎遍佈全國各地。只要留意收集,僅僅報導出來的有嚴重社會影響的盜劫行兇,殺人越貨案件,每天均可見報端。

刑事案件中的暴力案件日趨猖厥,在世界的暴力城市的排名中中國城市榜上有名。當然這些案件的受害者絕大多數都是手無寸鐵,防衛能力極差的平頭百姓,卻難以傷及政府要員和有勢有財的大亨!何況發生在老百姓中,沒見諸報端的暴力,偷盜案件是百姓司空見慣的事。

盜賊的滋生和橫行使百姓苦不堪言,普通百姓上個公汽車都要捏著錢包提心吊膽,小孩上學都要大人護送。整治社會的呼聲不可謂不高,公安機關的偵察拘捕,法院的宣判,徒刑中死刑一直沒有間斷過,政府對刑事打擊的力度和密度不可謂不大。

中共的隱定壓倒一切方針不可謂不堅決,可惜對治安的防範措施卻顯得那麼無力!為什麼今日中國會出現法行無效,令行不止,社會治安越來越糟的局面呢?

如果我們循著記者所提出的思路再深入問道:「今天如此動盪的社會秩序的社會根源在哪裡?出現張君這種人性泯滅的悪性案件社會原因何在?警方的十萬警力對這十幾名悍匪奈何不得的原因何在?」

有人說,在毛澤東時代由於嚴刑竣法和接連不斷的整人運動,弄得人人自危,反倒使人變得規矩,規矩到能忍受生活必需用品嚴重不足達三十年之久!規矩到連餓死人都不敢吭聲的程度,說那個年代,盜匪娼妓煙毒禁絕,民風「淳樸」,而今改革開放政策放寬了,西方的亂七八糟的男盜女娼便趁虛而入,所以認為極端的專制乃是制服中國社會的一劑猛藥,好像中國的百姓天生刁民,只配暴力才能使之「貼服」一樣。

我暫且不談毛澤東那個年代的令中華民族蒙羞的歷史,如果我們把眼光稍稍的再往前看,就會看到中國的封建時代,絕對不是一個悍匪猖狂,娼賭無忌的國家。

除了因為統治者腐敗無能而致朝綱敗壞,王朝更迭,內戰烽起的年代,中國社會長期處在禮儀拘謹,百姓謙和,豐衣足食的狀態下。

這是因為統治者推崇的封建禮教的制約,儒家的教化,使中國社會處在以仁義孝悌為最高道德標準的嚴格規範之下。正因為如此,二十世紀以前的東方,中國素有文明古國的美稱,而踞於世界各民族之首。

我們在中國的史料中,是絕對查不到像張君那種殺人如麻,在和平年代肆虐中華大地六年之久的事。

由於封建專制下統治者對百姓欺壓過甚,出現民變和劫富濟貧的綠林好漢,卻與張君不同,他們打著替天行道旗號,足以說明傳統文化使盜賊們也不可能脫離人性制約。凡綠林豪傑們以傷及無辜為恥。

當然,任何社會中的敗類,男盜女娼雞鳴狗盜之徒總是有的,其勢不可能如張君輩之如此囂張和殘忍。

如果我們考查一下,中國從封建王朝的崩潰至今一百年因外強入侵,民族危機而引發的民主革命歷史,我們也會發現:在揚棄封建制度及其文化糟粕的民主主義革命進程中,並沒有將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優秀東西加以毀滅,恰恰相反它們都以忠、孝、仁、愛、禮、義、廉恥為精髓給以繼承和發揚。

唯獨中共取得政權長達五十年間,尤其是毛澤東二十八年的統治,才出現了以社會主義革命為旗幟的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徹底毀滅。

從1955年開始至1978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國文化出現了一個畸形的「斷層」。在那個斷層年代,不光是近億的中國無辜百姓喪失了生命,(其中因大躍進的政策而餓死的人大約五千萬),而且中國傳統文化中禮義、廉恥、忠孝、仁義等傳統美德全部毀棄。在「權力至上」熏淘下,六十年代以後長成的「新中國」新一代,是不講忠孝、仁義毫無廉恥丶只知追逐權力的一代。
他們追隨毛澤東,因為他是權力的化身,而在這個混世魔王的引導下,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肆無忌憚的大破壞。我可以說,當年的打砸搶傷子正是張君這一代殺人犯的前身,不妨讓我們翻翻張君這一夥匪幫的出身:他們的骨幹成員是海軍陸戰隊的復員軍人,這是一批熟悉中國軍隊具有豐富軍事常識的人!甚至於「其中一名在逃犯的情婦竟是女警官!」

有傳聞在偵破此案時,公安軍警竟有人與之通風報信,使他們在十萬軍警的圍追堵截中如入無人之境,這是一群地道中共教育成長起來的匪幫。

不錯,毛澤東在建立其集權政權的初期,曾依靠暴力和接連不斷的運動,也利用當時對腐敗現象不滿的老百姓的情緒,建立了一個萬民歸順,萬籟俱寂的社會秩序。

但那是一種對人性扭曲而建立的秩序,而在建立這種秩序的同時由於對道德和人性的瘋狂破壞,卻蘊藏了今後深遠而災難性的社會危機和道德信仰危機!

1978年,因為中國經濟的毀滅性原因,毛澤東的後繼者斷然拋棄了毛的經濟方針,可就是沒有觸動與這種經濟方針相聯的專制政體,尤其是沒有癒合道德信仰領域中的人性基本原則。也不可能揚棄那種「權力至上」,的邪惡信念。

獨裁政體碰上市場經濟;權力至上碰上了對外開放而流入的腐敗西方糟粕,便是中國今日政權腐敗,道德敗壞,社會秩序動盪不安的根源。

人們既不講禮儀廉恥,社會便失去了公理正義。在高壓和封閉下掙扎的媒體,又失去了監督的作用,這個社會不亂才真怪!

寫到這裡,我又翻開了9月20日這份重慶晚報所載的第三版和第四版,第四版頭條新聞,「香港內地警方聯手查獲冰毒17噸,超過去年全球查獲的總量。」

該報導以「投資內地開化工廠」;「香港警方苦無證據」;「大毒梟李秋蘋在逃」;「我國嚴打冰毒犯罪」;「冰毒猛於虎」;「近兩年破獲的毒案」等六個分標題,介紹了報導始末,也介紹了冰毒在我國境內漫延的程度。

17噸毒品這個天文數字,竟在中國大陸上光天化日下,源源不斷的從一家經國家批准正式註冊登記的化工廠,研究所「合法」的生產出來,是中國歷史上從未聽說的事。

僅據報載中對各地戒毒所報導,中國吸毒人數與日俱增,毒品蔓延之速又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當年林則徐為抗拒鴉片流入中華害我子孫而不惜獻身的精神,怎麼就沒留給我們這代華夏子孫?

此一事列證明毛澤東禁煙以高壓為手段,高壓下治國於一時,卻沒有治國的本。大家想想,為什麼今天龐大的生產毒品工廠,在國外不能紮根,偏偏要到中國來紮根?這是因為在中國辦工廠是必需經官方批准的,而一經「批准」成立的工廠是要受到國家保護的。

毒品製販者既可通過賄賂日益腐敗的官僚們,在中國尋找官方保護傘。這些「化工廠」 便像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令人驚奇的還有販毒取走私之路:走私同海關因而又是同政府相聯繫,還不知道震驚中外的遠華走私集團的內幕如何?但據媒體透露,涉及到了中共政權的頂尖層了。

所以,這種毒品獲取高額利潤,高額利潤加上腐敗的政府為毒品範濫營造土壤和條件,毒品的迅速制販便不足「驚訝」了!而這個使毒品氾濫成災的保護傘,正是毛澤東一手建立起來的不要制約不要監督的黨。

同一份報紙的前一天,登載了記者暗訪解放碑歸元寺報導,這位記者在歸元寺的兩個小時便目睹「注射毒品和交易不回避過路行人。」「八起毒品交易中接觸吸販毒人員30人次,其中最小的僅9歲,最大的81歲」。

聯想到市區的許多校園內,廁所摔的注射毒品針管;吸食打針因毒傷命家破人亡等悲慘的照片,令人真是心驚肉跳!心驚肉跳啊!!

毒品對中華兒女的塗毒甚矣,林則徐若在天有靈,目睹其子孫們遭受如此塗毒,當涕灑天堂了!

再將同一篇報紙翻過來,第三版頭條,標題為:「破落莊園裡的希望。」僅看它的題記就令人心酸不已,那上面的原文是:「這是所學校嗎?沒有電燈,地上佈滿水坑,屋頂常漏小雨,數十個孩子直挺挺的站著上課。」

這是一位記者對雲陽縣團壩村柳平村小學的採訪記實。左下角附兩張令人心驚的照片,一張上的說明是:「檁子斷裂,瓦片破碎,牆體長期被雨水沖刷,煞是嚇人」另一張照片的說明是:四年級的38名同學擠在11張破爛的課桌上,讀魯迅先生的『三味書屋』,這乃是一所70年前的地主莊園。

「走進莊園,與看恐怖片幾乎無異!」記者對一個教室粗粗一數,有18灘積水!該校老師告訴記者,該校已是多年的危房,想維修一下,但是村裡沒有錢只能提心吊膽地熬著。「老師自己積資安的電燈線,通電三天後就被人剪斷了。」

而:「記者發現,村校四周全是新蓋的樓房,十分氣派。」

我相信,偏僻農村學校其面貎大致也同這所小學相差無幾,然而在「商品化」的刺激之下,「大學收費陡漲,窮困學子入學無錢。」「因無錢而被拒之校門走上了自殺的路。」「在某些重慶學校,高額的收費撐死那兒的員工,教室裡空調、電腦一應俱有,比五星賓館的佈置還要豪華。」

同一教育行業,因教育缺乏「禮、義、智、信「這些傳統理念,在教師節來臨之際,富校那來育人的底氣啊!

結果怎樣呢?結果是我們這個社會的道德一天天在禿落,社會危機一天天的嚴重,於是有人在「畢業就是失業」面前普遍的喊道:「讀書有什麼用?」

在「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的詞釋裡,學校仍是將人培育成具有高水平道德,高水平知識,人類靈魂的搖籃。讀書是培養人的高尚靈魂的!

而當今,以培養基本道德,培養人性善,規範人的社會行為為主要任務當中、小學普遍成了只看分數,只求升學率的金錢奴隸。沒有錢的學校破敗不堪,有錢的學校成了「知識——分數」的填鴨所。社會道德的敗壞,是中共現行的政策左右下的學校難咎其責的。

在專制政體下,專制者只盯著個人的權力,毛澤東二十八年執政的實踐,其後果帶給中國人民的災難,馨竹難書!當專制者只盯著個人腰包時,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政策必然是掌權者富起來,別看高樓林立,大廈成群。專制與商品聯體兒——腐敗已使整個社會的基礎爛掉了。

大廈將傾勢難阻,暴雨欲來風滿樓。一川煙草,滿城風絮,專制政體不倒,就不能救治今日之中國。果如此,中華民族危矣!

文章來源:《子乙文選》選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