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超級警察布瑞頓毀譽參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1日訊】(中央社紐約19日法新電)當布瑞頓(Bill Bratton)對犯罪頻仍的紐約街頭採取「零容忍」政策,批評的人將他妖魔化為有著刻板印象、揮舞槍枝的美國警察。但這位將擔任英國警政顧問的資深警察局長可能不如傳說的嚴厲,或許也不如傳說中的聰明。

布瑞頓歷任波士頓、紐約及洛杉磯警察局長,英國倫敦爆發暴動之後,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就注意到他並邀請他擔任顧問,預防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由於他不是英國人,他不能接任倫敦都會區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局長的空缺。

不管他最後扮演什麼角色,他都已經引爆爭議。

布瑞頓1994至1996年間擔任紐約警察局長,配合當時態度強硬的市長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對付毒梟橫行及宵小破壞的紐約。

犯罪率的確大幅降低,但批評者說,付出的代價無法計算。

紐約民權聯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法務副主任鄧恩(Christopher Dunn)告訴法新社,現在的警察處理輕罪的時候都非常非常的有侵略性。

粉絲對於布瑞頓有同樣的強烈感覺,只是方向不同。他們認為,布瑞頓將重點放在情節輕微的犯罪,結合很科學的電腦統計警政系統,追蹤犯罪紀錄,真是天才的做法。

布瑞頓的想法立基於破窗理論,即只要有一片窗戶被打破,其他窗戶也會被打破,小罪不理,則成大罪之基。

時代(Time)雜誌本月刊登布瑞頓專訪,他說要讓罪犯怕警察,尊敬警察,擔心一旦犯罪,就一定會被抓。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犯罪學教授拉佛利(Gary LaFree)說,有關布瑞頓的傳說,有點言過其實。

專家特別指出,畢竟,美國全國各地自1990年代以來,犯罪率就逐漸下降,不支持布瑞頓方法的地方也一樣。

然而拉佛利認為布瑞頓讓警察對自己的期待產生「革命性」改變。他說,過去警察認為犯罪就像地震等天災,自然發生,警方能做的不多,但布瑞頓的構想是「可以用符合邏輯的方法處理犯罪,蒐集證據並紀錄怎麼做有效無效,這一點非常重要。」

拉佛利說,態度很重要,現在警察的態度是「我們能做的很多」。

身兼社會學家的幫派專家亞伯朗基斯(Lewis Yablonsky)特別指出,洛杉磯式的幫派文化已經蔓延全美國及英國。

然而,英美兩國幫派文化相異之處大過相同的地方。

他說:「我不認為布瑞頓對於英國幫派文化了解多少。」(譯者:中央社何世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