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退黨義工「一天多少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1日訊】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有華人,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退黨義工。這些不畏中共謊言加大棒的退黨義工們到底私底下每天能掙多少?也許這是有些華人心裏的一個問號,也是很多退黨義工會面對的質疑。墨爾本三位退黨義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做退黨義工完全是自願義務的,不僅這樣,還要自己掏腰包付車馬費、資料印刷費等,之所以這樣做,衹是因為從修煉法輪功中身心都受益良多。

退黨義工朱女士說:「這完全是中共的造謠。有的人也給我講過,是不是有人給你們,讓你們每天出來講真相像上班似的?我就對他說,我們要是來拿錢的,我們就不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到這裏來完全都是義務的,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身心都很健康了,收穫這麼多,你說我們來這裏還能要錢嗎?不可能的。」

退黨義工孫女士說自己碰到過很多這樣的人,「說這話的人很多,有人就給你吐口水啊,摔真相資料啊,他們說,你們拿多少錢啊?我說,你不要用這種心態來衡量修煉的人,修煉的人是用心做事情,而不是用錢做事情。沒有人給我們錢,我們自己還要從生活費裏擠出一點來做這個真相資料,你是完全受到中共的造謠宣傳。你們有時誤會我們搞政治,其實我們這些修煉的人把這些名利都看得很淡。你把那個政權給我,我都不會要的。」

退黨義工彭女士表示:「別聽信中共的謠言。我們都是義務的,是自願的,都是利用自己的空餘時間,還要擠出自己的生活費,印資料給大家看。這是為中國人好,做個明白的人,不要被謊言欺騙。」

「天滅中共,替天行道」

孫女士表示,自己在中共駐墨爾本總領事館前及旅遊景點講真相的過程中,碰到過許許多多明白人,「有的人說,你們都不用講,中國人凡是有一點良知的人沒有一個說中共是好的。這樣的話,我經常聽到。前兩個禮拜,我在唐人街講真相,有兩個從山東勝利油田來的年輕人對我說,溫州動車出事,老百姓都在罵它。就是我們這些年輕人,也沒有多少現在還擁戴中共的,我們年輕人都明白,衹是無奈而已。」

她說:「我記得有一次有在旅遊景點,我跟一位安徽人講了很久,他是私營企業搞環保的。他就講,『凡是到我這個企業打工的人,我們沒有黨支部,沒有黨團活動,你如果想搞這些,那麼就請你辭職。』這樣的人對中共看得非常清楚,敢於向中共叫板。」

「還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大陸來旅遊的年輕人。我問他,你是不是入過黨啊?他說,阿姨,您不會看人,那可是我守住節操的一道牆。」

「我在中領館跟一位在上海做生意的人講真相,他是黨員、無神論者,我們互相交流了不止半個小時。講到最後,他同意退黨。我給他起了一個化名,問他這個名字行不行。他說,太俗了,我自己想一個。他想了一會兒說,我叫王去非吧。」

「有一次在唐人街講真相,有一位年輕學生,我給他講完真相後,他很痛快的同意三退。我說,你想起個什麼化名呢?他就說,反共。因為他說他的外祖母曾經受到過中共的殘酷迫害。」

「還有一對年輕夫婦,聽了真相後非常支持法輪功。她們同意三退,上到車上還朝我們豎大拇指頭。」

「有一次在中領館前,一位年輕人,我們給他講了挺長時間。他也問了很多問題。後來從領館裏出來一位高個子的人,我們大家都認識他,他對大法態度很不好。他走過來指著我們對這位年輕人講,她們都是壞人,你不要聽她們的。那位年輕人沒有管他,又跟我們繼續聊了一會兒。」

「還有一次在景點講真相時,有一位北京來的游客,他表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很清楚,因為他在國內有一個朋友就是公安的。他說,我這個朋友都給我講了,我什麼都明白,我這個朋友還說過一句話,他說,法輪一轉,公安就亂。」

孫女士表示:「我對這些人說,你從大陸來,你看大陸現在中共從上到下,無官不貪。聽到的人都點頭同意。我說,中國五千年文明,換了這麼多的朝代,沒有哪一個朝代,也沒有哪一個政府,腐敗到像中共這樣的程度。天還不滅它嗎?我們實際上真的是替天行道。」

她說:「中共的作為,很多人都明白。但不明白的人也有很多,瞪人、吐口水的人也有。有時在唐人街上孩子領著父母逛街,父母要拿真相資料,孩子不讓拿的,也有。所以說講真相的事還是任重道遠。」

79歲退黨義工6年勸退逾萬人

自2005年以來墨爾本退黨義工朱女士至今已經勸退1萬4千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她表示:「我幾乎每天都出去,有時候到中領館對面煉功、給路人講法輪功真相,大概兩、三個小時,接下來再去唐人街講真相兩、三個小時,有時回到家再給中國大陸打真相電話。現在退黨的人數激增,人們對共產黨的本質越來越清醒地認識了,也不懼怕它了。」

「有一次在中領館前講真相的時候,有一位30、40歲的華人婦女,我以前曾經幫她做了三退,這次她又來了,特地幫她妹妹來辦理三退。她跟我說,『上次你幫我退了,我回去給我妹妹講,她也要退,衹是沒有時間來,所以特地叫我來,你幫她退了吧。』我就幫她妹妹退了團。她非常高興。」

「還有一次,一位居住在Box Hill的華人婦女,我曾在領館前幫她做過三退,後來她又來領館前找我,她說,『上次你告訴我三退,我退了以後,一切事都特別順利,我現在做事情順利的不得了。我特地來告訴你,我真開心。』」

「謝謝阿姨!」

彭女士一週五天出門講真相,星期四和星期五上班,有時下了班再去唐人街講真相。這樣下來,每天差不多都能勸退十幾人到二十幾人。

她表示:「有一次在唐人街講真相,有一位中國留學生,在旁邊坐著,剛開始不願意三退,也不接受真相資料。我就坐下來跟他說,我們都是為你好,我們也不求什麼,只希望我們中國人能平安幸福,然後就跟他講了真相,他最後明白了,拿了真相資料,又三退了。他非常感謝,連連說,謝謝阿姨!謝謝阿姨!」

「還有一次,我坐火車,身邊是一位年輕華人女子,我就跟她聊了起來。她也很高興地跟我打招呼,聊天。她說她在按摩店工作,還說自己身體不是很好。我向她介紹法輪功,並告訴她自己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神奇效果。她很感興趣,表示也想學,要了真相光盤,還很高興地退了團和隊。我下車後,發現《九評共產黨》沒有給她,我就趕緊從門口把《九評》送給她。她接過《九評》,感動得眼睛都濕潤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