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士輝律師講述被關押期間遭受的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2日訊】(維權網資訊員齊跡報導)今年2月25日被廣州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抄家、監視居住的人權律師劉士輝,於6月12日以“取保候審”(無限期)的方式被從廣州遣送回內蒙老家。兩個多月以後,劉士輝律師首度打破沉默,公開講述了自己在被羈押期間的遭遇。

被羈押期間情況

劉士輝律師陳述:2月25日淩晨兩點許,警方砸門進去,一扇鐵門被砸成了麻花狀。同時被抄家,一間房被翻了個底朝天,當場抄走了電腦、書籍、光碟、案卷、六四詩抄、U盤、MP5、手機、股票機等物。

2月25日當晚,廣州警方就宣佈以“煽顛”的名義對我進行“監視居住”。

被抓後晝夜突審,連續五天不讓睡覺。直到我一頭栽倒在床上,醫生量過血壓後,才獲准睡覺。此時,我的褲子幾乎已脫不下。被抓後第一次脫褲子,我發現受傷的左腿腫得有原來的兩條腿粗。

除了審訊,日常所能做的就是繞圈踱步了。108天,步行了從廣州到北京的距離,坐牢步行五千里。

當時我一再申明老婆是外國人,不懂中文,請不要難為她,如果一定要帶走,請出示有關法律手續。但在沒有相關手續的情況下,一個甚至不知道我究竟出了什麼事的外國女孩子居然被以“刑事傳喚”的名義抓走。此後被非法拘禁17天后遣送回越南。越南老婆在他們手上被控制了17天,期間發生了什麼,我一無所知。

獲釋後身體及生存現狀

劉士輝律師被羈押108天后獲釋。他說:這次坐牢最讓我痛心的是——老婆被剝奪,房子被剝奪!

據劉士輝律師陳述:出獄後,體重減了七八斤。瘦身對於老艾來說,也許可以安慰是免費減肥;但是對於瘦比黃花的我來說,無異於一場災難。現在滿身是病,每天只能睡四五個小時,淩晨兩三點鐘以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除了老婆、房子,同時被剝奪的還有三十幾萬律師費的財產權利。被從廣州掃地出門,就意味著這些財產權利已經化為泡影。

劉士輝律師同時強調:我知道公佈真相會面臨什麼危險,我知道我頭上有緊箍咒,但是,如果連剝奪新婚老婆這樣的奪妻之恨都可以忍辱的話,那只能催生更多的楊佳!我不想做楊佳,所以我說出來。如果國保因此怒髮衝冠,請你換位思考一下。換是你,你作何感想?

事件回顧

2月20日,劉士輝律師在推特上發佈了:我跟茉莉花小姐有個約會,地點在廣州人民公園,時間是2月20日下午兩點。無關隱私,歡迎圍觀!

當晚,劉士輝律師遭到暴打至左腿骨折住院,同時手機被非法停機。2月25日,還在接受治療的劉士輝律師被廣州警方抄家,隨即以“監視居住”的名義被關押,新婚的妻子被“刑事傳喚”後遣返越南。

6月12日劉士輝律師被遣送回內蒙老家後,曾賦囚詩一首,以志劫難。《七步踱》:茉莉含苞花未香,殘冬餘威肆虐狂。群魔門破黑夜半,厲鬼棒散鴛鴦雙。囹圄心悲書生恨,情緣淚祭異國殤。擄妻拆婚孽可作,豈斷後繼再赴湯?!

當時他即表示:罪惡罄竹難書,義憤迸胸而出。如果我因囚詩二度坐牢,請良善網友關注我老父和幼子。

自今年2月份以來,陸續有百余名人權律師、作家、藝術家、維權人士、異議人士遭到拘捕,雖然大多數人士都已獲釋,但警方卻附加了諸多的條件,出獄後亦沒有完全的行動自由,並受到嚴厲的警告和恐嚇。雖如此,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打破沉默,良心人士在被羈押期間所遭受的精神和肉體的酷刑慢慢浮出了水面,中國糟糕的人權狀況令人髮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