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議員公款召妓醜聞可能導致工黨下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08月22日訊】澳洲工黨聯邦議員湯姆森(Craig Thomson)涉嫌用公款招妓一事,自Fairfax報業公開再次披露後即成為數日來朝野關注的焦點。湯姆森本人現在面臨破產、停職和失去議員席位的危險,而工黨則面臨失去組成政府所要求的多數席位而下臺的威脅。

聯邦工黨議員湯姆森利用公款信用卡召妓的醜聞給澳洲執政黨工黨的執政信用再次蒙上陰影。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FWA)已經對此開始著手調查,反對黨要求政府解除湯姆森眾議院經濟委員會主席的職務。儘管吉拉德力圖淡化此事,但普遍的看法是,其醜聞將給吉拉德的聯邦政府帶來沈重打擊,甚至可能導致工黨下臺 。

2009年Fairfax新聞集團首次披露紐省杜貝爾(Dobell)選區的工黨議員湯姆森作為健康服務業公會全國秘書長,利用公司信用卡支付色情消費,2010年底湯姆森訴Fairfax報業誹謗;本月19日,《悉尼晨鋒報》進一步披露了湯姆森涉嫌招妓的電話記錄。湯姆森目前正在接受澳洲公平委員的調查,以查證他是否在擔任醫療服務工會主管期間,利用工會發放的信用卡支付嫖妓的費用。

2006年湯姆森曾入住墨爾本一家酒店,酒店賬單顯示,以其名義租用的房間曾和兩家妓院通過電話。醜聞曝光後,反對黨立即要求開展調查。

反對黨領袖艾伯特(Tony Abbott)敦促吉拉德將湯姆森驅除出國會經濟委員會,紐省自由黨省長奧法雷爾(Barry O’Farrell)也要求其從聯邦議會中下臺。艾伯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認為一個人如果不能回答有關自己信用卡的問題,很難可信地向聯邦儲備銀行行長提出有關全國信用卡的問題。因此,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簡而言之就是不,他真的不能再擔任委員會的主席了。」

艾伯特還據此對吉拉德提出了挑戰。他說最終要求總理在議會復會時采取行動,而且這對吉拉德也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他稱如果吉拉德拒絕回答有關其瞭解和已經做過的事情的合理問題,這樣的總理也是無法接受的。

工黨拒絕對湯姆森醜聞作出正面回應,併用南澳省自由黨女參議員菲謝爾(Mary Jo Fisher)因超市行竊和攻擊女保安而被起訴一事進行反擊。

貿易部長埃默森(Craig Emerson)抨擊自由黨實施雙重標準,埃默森稱:「我們從來沒有要求這名議員辭職,為什麼?這是出於對她的尊重,也是因為無罪假定是我們司法體系的基石。」他和紐省工黨領袖羅伯遜(John Robertson)還表示,並不知道在湯姆森反告Fairfax誹謗一案中,工黨紐省分部是否代其支付了9萬澳元的律師費。

19日晚,湯姆森拒絕就媒體披露的電話及消費記錄做評論,衹是強調自己用信用卡的消費項目都是正當的,另外他說自己所帶的那張公司信用卡,其他人也有使用權限;據瞭解,Fair Work Australia將就以上的情事作詳細調查。

澳洲聯邦工黨議員湯姆森(Craig Thomson)利用公款信用卡召妓的醜聞,給工黨執政信用再次蒙上陰影。儘管吉拉德力圖淡化此事,但普遍的看法是,其醜聞將給吉拉德的聯邦政府帶來沈重打擊。

工黨當年以微弱優勢和獨立議員的票數而贏得大選,如果湯姆森破產、停職就意味著必須補選他空出來的席位,而工黨在目前的情況下極有可能失去席位,從而事實上失去多數席位組成政府的資格。
就在獨立勞資權益仲裁機構Fair Work Australia決定將對湯姆森再次質詢,已確定他在初次的質詢中是否有誤導行為,本週媒體中還披露,為免於湯姆森因巨額訴訟費用而破產、停職,工黨紐省分部已替湯姆森向代理律師支付了約9萬澳元的費用;據瞭解,Fairfax報業為應付湯姆森對自己的名譽誹謗指控,已產生了約20萬的律師費用,因雙方事先的保密協議,Fairfax報業沒有透露湯姆森撤訴所需支付的具體數目,不過,外界相信如果湯姆森不負擔所產生的全部費用,Fairfax報業是不會答應對方的撤訴要求的。

湯姆森自己在本週議會的議員個人利益申明登記時,也語焉不詳,只稱紐省工黨為此事支付了一筆費用;19日,吉拉德在議會中面對反對黨議員「紐省工黨為搞定湯姆森的撤訴不惜重金,你做何解釋」的質問,衹是避重就輕地說:「湯姆森會知道自己作為一名議員該怎麼處理這些事。」同時,他還說自己對湯姆森仍很有信心,也不會硬逼著湯姆森向議會解釋事情原委。

對此,反對黨領導人艾伯特不無譏諷地稱:「湯姆森現在是工黨的特別保護物種。」

總理吉拉德則明確表示自己不會要求當事人向議會澄清問題;反對黨方面指出,工黨為避免湯姆森醜聞可能帶來的多米諾骨牌效應而下臺,極力想把大事化小,這是與國與民不公,湯姆森、吉拉德和工黨必須給公眾一個滿意說法。◇

A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