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卡扎菲利比亞 西方如何因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3日訊】(中央社台北22日電)利比亞反抗軍攻入的黎波里,強人卡扎菲(Moammar Gadhafi)時日所剩無幾,格達費之後的利比亞將何去何從?

位於華盛頓的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Relations, CFR)預防行動中心(Center for Preventive Action)特別訪問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學者瑟渥爾(Daniel Serwer),探究後卡扎菲的利比亞會對美國及盟邦構成何種挑戰。

卡扎菲之後,首個挑戰是維安。無法維持公共秩序是美國在伊拉克碰上的大麻煩。反抗軍總司令7月底遭謀殺一事,顯示由超過45個民團組成的反抗軍,確實可能槍口向內兵戎相見。

家族或部落成員因卡扎菲政權而犧牲的,可能會想算總帳。效忠卡扎菲政權的人可能會自衛,或「私有化」公有資產。罪犯會視此為走私軍火、毒品、甚至販賣人口的大好機會。

過渡期也呈現巨大人道挑戰。戰爭已經使至少50萬利比亞人流離失所。或許其中一半仍在利國境內,當卡扎菲垮台,很多逃到國外的也會急著返鄉。老弱病殘的食物、飲水、避難所和醫療服務必須確保。保持的黎波里和其他都市居民的自來水和電力供應,也對維持公共秩序非常重要。

從卡扎菲政權相對平順地過渡到一個統一、穩定、更開放民主的利比亞,將會被中東與更廣大世界視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介入的功勞。

平順過渡也能使利比亞恢復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展現國際社會能管理這樣的過渡,激勵阿拉伯之春其它抗爭(也門和敘利亞)產生正面結果。

穩定利比亞的努力失敗,則可能導致混亂、分裂、獨裁復辟,而為其他地區立下糟糕前例。

歐洲國家和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應該在後格達費利比亞的穩定上負起領導地位,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明確授權下,承認後卡扎菲利比亞的合法當局,並設定過渡時期戰略目標。

過渡時期戰略目標應該包括,在國界內建立統一而獨立的利比亞,能夠經由包容性民主機構來維持、統治與捍衛自身,公開且負責地利用利比亞的資源來造福全體國民。

迅速部署一支數千人的維持和平警察部隊,負責維持的黎波里和其它都市的秩序,將能幫助達成上述目標。

歐洲聯盟及其會員國能派出數百名維安部隊,土耳其和阿拉伯國家能補足其餘部隊。國際維持和平行動能支援過渡期利比亞當局維持穩定、提供人道協助、並展開重建程序。

如果這樣無法奏效,北約得準備接手。國際社會應該將未經利比亞合法當局請求,即採取的武裝介入視為最後手段。這可能意味著美國派出地面部隊,但是應該僅僅作為多國行動的短暫部分。

後卡扎菲利比亞的領導權應該儘快交到利比亞人手上。他們已經建立地方委員會和國家過渡委員會(Transitional National Council),在利國解放區幫助組織與提供服務。這些本土的機構值得協助與支持,包括將卡扎菲時代的資產解禁以供其運用,讓解放區的委員會能開始滿足民眾的需求。在解放區,後卡扎菲時代已展開。

資源豐富的利比亞,人民教育水準相對較佳,已經在戰火下展現勇氣。利國缺乏機構和政治經驗,但卻不缺人才和決心。一旦卡扎菲下台,國際社會應該準備支持利比亞人掌握自己國家命運的努力。(譯者:中央社郭中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