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一梟:中國現狀探因及結局預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3日訊】一‧現代有一種誤會很流行,認為中國歷史一團漆黑。其實不然,幾千年來中國史,有落後有進步,有野蠻有文明,有黑暗有光明,有邪惡有善良,後者往往佔上風。

同時有一個規律:儒化程度越高的政權及勢力,文明程度就越高。(秦漢以後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儒家政權,堯舜禹夏商周可以稱為儒家政權,為孔子「追封」。)

我說過,中國有史以來幾次政治大倒退,特別是秦始皇時代和文革時代政治惡化和反動,都是在儒家受到嚴重摧殘乃至毀滅的情況下發生的。

翻遍二十四史,從來沒有哪一段歷史像中共治下的六十年這麼黑暗的,桀紂時代沒有,秦始皇時代沒有,隋煬帝時代沒有,五胡亂華時代沒有,元朝清朝沒有,日寇入侵時期也沒有。它們或為異族政權,或為異端政權,或為中華政權的禮崩樂壞莽夷化,但都比中共這個政權好。

例如,法家是惡性異端,玩玩弄權術權勢,但尊重法律,不像馬家,連自己制訂的惡法也不尊重;元朝清朝及匈奴鮮卑羯羌氐五胡是異族,但是,或對中華文化相當了解和尊重,有不同程度的漢化、儒化;或雖然非常蠻夷,但畢竟也沒有異端的配合,造成的惡果都各有其限度和止境。

唯獨馬家和後馬政權,禍害無限度,流弊無止境。雖然漢族,由於異端,比任何異族都壞。有網友如是介紹《建黨偉業》:「一群窮得只剩下錢的中式外國人,演繹一個窮得只剩下權力的政黨發家史;一群外國人來到中國拍的一股外國勢力在中國成功史。」妙語解頤而一針見血。

撇開古代政權的歷史局限性不論,中共政權也是最為落後野蠻黑暗邪惡的,落在歷史上所有黑惡政權和勢力之後。大多數人認識不到這一點,是由於歷史無知加現實麻木,身在黑中不知黑,總以為現代無論怎麼壞,總比古代好。

正常人都知道,黨主專制反動於現代民主制度,但絕大多數人不知道,黨主專制對於古代君主專制也是一種反動。我在《調整兩千年,一飛九萬里》一文中深刻指出:

「拉長眼光看,自堯舜以來,我們的政治整體上是在不斷倒退、越來越嚴重地背離儒家道統,儘管漢唐宋等有所回歸,終究有限。幾千年來,一切都在發展,都在與時俱進,唯獨政治領域例外。在這個領域,歷史繞了一個幾千年的大彎子啊。從原始時代的天下為公到禹以後的天下為家,從貴族共治的家天下到秦始皇開始的一人獨大的家天下,從以儒家學說為主要指導思想的家天下到以馬列主義為意識形態的黨天下,逆時而退的轍跡頗為明顯。」

我在《螺旋式的文明歷史性的彎》又一次指出:「人類文明在各個領域都是與時俱進的,但是,在一定的歷史階段,人類道德有可能反向’發展’——人類知識積累越豐富,思維心智越提高,道德尤其是政治道德反而有可能越落後和倒退,政治文明的腳步有可能停滯不前或逆時而退。」

二.別的不說,僅僅貪污腐敗這一項,現在就前無古人。歷史上各個王朝的末期,官場都比較腐敗,但從來沒有哪一個王朝會腐敗到現在這樣「無官不腐、有吏皆敗」之程度,從來沒有哪一個王朝會像現在這樣政治道德、社會道德全方位敗壞。

在當今中國這樣的政治環境中,要當官的不貪污不腐敗是不可能的,除非是聖賢,一般正人君子都不可能堅持,何況官員隊伍多由小人、惡人組成?貪一點是正常的,只要不過分。但是,根據已經落網和曝光的情況看,他們一定過分,一定是貪污無限度、腐敗無止境。中央一品二品大員姑不論,現在是中央三品以下官員、一般地方官員貪起來也紛紛以「億」計,動輒幾個幾十個億甚至上百個億。

據《明報》消息,劉志軍的鐵桿兄弟、號稱「中國高鐵第一人」的鐵道部運輸局局長、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張曙光已被中紀委雙規審查。據透露,張曙光髮妻在美國洛杉磯有三處豪宅,在美國和瑞士有存款28億美元。

比較而言,貪個幾十、幾百、幾千萬,都不過毛毛雨而已,簡直可以稱得上清官廉吏了。這樣的官場就太可惡、太可恥、太可怕了。名為官場實為賊窩、名為「公僕」實為公害啊,利令智昏欲壑難填啊。

中國腐敗規模有多大?人民網有一篇《中國的貪腐有多嚴重》指出:中國的腐敗現象主要集中在多公消費和黨政官員貪贓枉法。多公消費幾乎消耗了行政管理開支的三分之一,佔去了國家財政收入的七分之一,如果加上許許多多小金庫的錢,那就天曉得是多少了。中國堪稱名副其實的貪污大國、腐敗大國。

古人云:「古之置吏也將以逐盜,今之置吏也將以為盜。」這話用在任何時代,都難免誇張。任何時代的官場都不會像今天這樣大規模、全方位變成賊窩,任何時代的腐敗都不會是這樣結構性、制度性、整體性、根本性的,準官場的紅十字會的表現更是把這一現象推向了高潮,古之慈善也將以救災救貧,今之慈善也將以吸貧民血、發災難財和死人財。

文章來源:《新世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