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李向陽怒罵沂水縣法院院長林濤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沂水縣法院院長林濤是一個枉法、流氓、魔鬼的結合體。為什麼我會憤怒罵人了呢? 8月23日,我連續接到四個我原來為其代理維權案的當事人的電話,叫我趕快遠走躲一躲。他們說法院給他們打了電話調查我,看來來者不善。

為什麼這樣製造輿論讓朋友們為我擔心以至敗壞我的社會聲譽?原因是該法院一個工作了16年的合同製法警被辭退後既不給勞保待遇也不給一次性補償,這個被辭退法警在找遍了沂水縣所有律師事務所,為其代理這一維權案都沒有律師敢接這個案子的情況下,找到了我。我為其提起勞動仲裁,仲裁結果當然枉法裁判,我便為其到沂水法院提起訴訟(仲裁裁定書上明確說明不服裁定到沂水縣人民法院起訴)。
下面是罵人短訊——
一流氓法院院長林濤:電話無憑短訊為證,便於你蒐集把我逮捕以至整死的證據。在你辦死我之前,我會盡可能公開徵集你枉法辦案的證據及案例。如你為具體個案強令法官枉法裁判等眾所周知的事實盡快向人民自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李向陽不死且把你送不進監獄的情況下,我會為人民定點清除你這個反黨反人民的敗類。

二經人肉搜索,以沂水法院稽查室的名義四處打電話敗壞我的電話15725950255是執行局孔某某組的,從而可見這是你個人行為不是單位行為,可見你的卑鄙無恥。你千萬不要說四處打電話敗壞我是案件回訪,這都是過去幾年的案子且是回訪過的。你這執法枉法的敗類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經最終核實,這個電話是惡貫滿盈的袁家軍所用。袁家軍當前是沂水法院稽查室的一條狗,我被法官當庭毆打事件他是法院推出來站在最前面繼續迫害我的人)

三依法辦事是社會公正和諧的根本,你身為法院院長違反《勞動法》侵害職工權益。面對依法維權你施以流氓手段,所以說你是反黨反人民的敗類。

四社會上流傳著這樣的認識與說法:誰從個人角度仇視李向陽,誰一定是大腐敗分子。不說以前被法辦的,當前的張傳才還是你的走狗苗德國等事例充分驗證了這一事實。所以說,你一定是一個被關進監獄的反黨反人民的敗類。
(張傳才在做鎮委書記期間,為了讓我無精力為農民代理維權把我的房子都拆了,對我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最終動用黑社會。我與眾多百姓組織了其貪腐材料對其告訴,無果。在我們的告訴中,其官至沂水縣副縣長。前不久,因為勒索鐵路施工款,最終被鐵道部盯上,現在雙規中,已查明的貪污達上千萬元,僅從二奶處起出地板下的一宗現款就幾百萬元,二奶睡的都是紅木床。苗得國,沂水法院民庭副庭長,因收受當事人賄賂數額巨大被人拿住鐵證,今法辦。其人夥同林濤騙取我的當事人近三千萬訴訟費分臟;我代理的一起農民工人身傷害賠償案,苗得國收了建築商賄賂為了達到枉法裁判的目的,向當事人說只要不讓我代理這案子就好判,我退出代理後,該案作出了枉法判決;苗德國還到處宣傳:李向陽雖然不收代理費,但是他代理的案子法院不會判出好結果的,當事人賺小便宜吃大虧)

五當前情況判不了你,國際法庭當會作出你反人類罪的判決。 (該條是接續上一條的)

六惡貫滿盈的林濤:讓法官施小流氓手段打我、騙我的訴訟費、立案刁難我,你這個狗雜種天良喪盡!你逃脫不了正義的審判。

稍有法律常識的人都會認為上面短訊帶有恐嚇、侮辱等言辭。在此我說:你錯了,我的如上言辭在沂水縣都是合法的、甚至是被倡導的。

這正如前幾天我去沂水縣法院為法警維權案立案時法院的法官所說;你在北京還是臨沂能立案,在這裡不能立,因為沂水縣法院有特別規定。

比如說,十幾天前,因為沂水縣世紀廣場業主維權案,我作為代理人參加了由縣房管局的武局長及王科長主持的協調會,就在這個會上,就面對著這兩位大領導,面對著眾多業主代表,物業公司的宋理理對我大加謾罵,以至惡母地罵到老人,並揚言把我扔到樓下,房管局的領導們露出對宋經理的讚許之容之言。我為此到派出所報案,得到了“不算犯法公安局不管的結論”。

比如說,幾年前我為屬地在沂源縣的聯合化工公司(上市公司)的職工代理維權案,剛才立案前的材料證據調查收集階段,聯合化工公司派了四名中層幹部把我父母的門上釘上了一把斧頭,並貼上:李向陽你再管閒事就等死。當時小區的監控錄像記錄下了這幫歹徒。我報案後,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我最終得到的結果是:不予處理。

再比如,我被沂水縣法院的法官當庭毆打事件,也是沒有處理的,並且,法院把我的醫療單據原件收去不退還也不給賠償,讓我醫療保險報銷都報不成。這事也最終是:不處理。

再比如,十年前,我正為十幾個村(只一個胡家莊就分五個大隊近五千口人)近萬人提起“違法行政徵收訴訟”,被“人民政府”綁架關押進黑監,綁架送押中我被打傷,至今臉上還留不傷痕。這案子也是:無人處理。

從以上事例可見,在沂水縣,如我的短訊罵人鞏嚇人是沒罪的。就是打人也無罪,就是綁架也無罪。

我的所做應是有罪的,真心期盼著我把推上審判台,這也許是我盼不來的。這正如我當年被關進黑監獄時我抗廣議說,請逮捕我審判我,不能把我這樣關押。當時沂水縣派去與我談話的崔廣泉(原縣委辦公室主任兼信訪局局長,幾年前因索賭被人抓著鐵證被雙規,但沒法辦)所說:李向陽,不要異想天開,不會給你那樣的說話機會的,要想自由就保證不再乾涉農民問題、不再與黨作對。今天的領導也許會說:李向陽,不要想得美,不會給你說話的機會的,你只能等著被關進黑監獄、只能等著被暗殺。

比魔鬼還無道的歹徒們,來吧!我李向陽早就這樣喊過。我不會如狗一樣苟活著,為了民主法制普照眾生獻出生命是我生命的永恆的。法制、民主、人權是需要用鮮血來澆灌,但願我的鮮血匯進楊佳、胡文海等仁人誌士的鮮血中,匯進為了人權而獻出生命的千千萬萬人中鮮血中,催開中國的法制、民主、人權之花!

此刻不想再多說,心存正義與良知的人都與我一起唱起《草泥馬之歌》吧,唱給那些如林濤、袁家軍等雙手沾滿了血腥的官員們!其實這首歌時刻響徹在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是什麼力量讓全民憤罵啊? !

林濤(沂水法院流氓院長):13608900959
劉恩昌(沂水縣法院副院長)13854940140
孟祥暉(沂水縣法院政治處主任)13969960539
鄭祥英(沂水縣立案庭潑婦法官,立案庭監控錄像為證)13884876119
袁家軍(沂水縣法院原監查室主任現監查室待退狗官)15725950255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