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唐柏橋:中共轉舵意欲何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常春採訪報導)曾激烈反對北约帮助利比亚反对派的中共,近日突然转变态度站到了反对派一方。那麼中共轉舵意欲何為?本臺記者常春采訪了中國和平民主聯盟主席唐柏橋

中共突然轉向的意圖

就像孫中山先生以前講的話,世界的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現在世界潮流對比利亞人民的支持達到了一種空前的程度,從北約、歐美、歐盟。聯合國也一致通過了譴責卡扎菲的決議。

一直以來中共利用中央電視台等各種媒體支持卡扎菲獨裁政權,給大陸民眾以卡扎菲的政權不可戰勝,人民支持卡扎菲的印象。以此為它的專制鎮壓找到依據。它認為只要卡扎菲它們不倒,中國人民就會認為中共不可能倒,而放棄抗爭。因此,中共非常擔心,非常害怕卡扎菲有一天會被人們推翻。

那麼今天,當卡扎菲面臨被推翻的時候,中共就要做艱難的選擇,到底要不要繼續支持卡扎菲,站在利比亞人民的對立面?站在全世界人民的對立面?繼續譴責反對派,繼續支持卡扎菲?如果那樣,它的利益會遭到很大的損失,它在比利亞的投資也有可能會打水飄。

另外,中共在利比亞有許多黑幕,卡扎菲被推翻,它跟利比亞獨裁者的交易可能被未來的的利比亞新政權揭密。所以當它感到卡扎菲岌岌可危時,它趕緊轉向,極盡所能去巴結反對派。那麼未來的利比亞新政府可能會高抬貴手,它跟利比亞獨裁政府的交易就有可能作為一種秘密不被公開,這裡邊牽扯到很多因素。總而言之一句話,中共現在除了支持反對黨以外,別無選擇。

大家可能還沒有注意到,中共在過去六個月以來,對反對派稱:「反對政府武裝力量」。而這兩天突然改稱「反對派武裝力量」。前幾天,它還給反對派以物資幫助,因為它知道卡扎菲的這個獨裁政權大勢已去。所以它要背叛卡扎菲這個“老朋友”,要投靠巴結“新朋友”了。

然而,中共的轉向使它不得不面對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你支持利比亞民眾的選擇-推翻暴政,那麼你又要如何面對中國民眾的民主要求和抗爭呢?

中國民眾的要求也和利比亞人民一樣是要推翻暴政,要結束一黨專制;一樣是要求民主,爭取自由,改善人權。那麼中共既然公開表態支持利比亞人民的選擇,那麼也就必須順應歷史潮流,支持中國民眾要求民主。

然而,中共現在仍然沒有放棄專制,放棄暴政,它所採取的仍然是和卡扎菲一樣的政策。今天卡扎菲失敗了,被送進歷史的垃圾堆,送上了審判台,那麼中共也將同樣會面臨和卡拉菲的一樣的結局。所以說卡扎菲政府的政權被推翻,對中共的政權致命的打擊。

卡扎菲敲響中共的喪鐘

利比亞的反對派過去沒有軍隊。他們手無寸鐵,都是一些教授、學生、工程師、市民等。但是面對卡扎菲這個殘暴的統治者,他們無所畏懼,用半年的時間推翻暴政。卡扎菲政權的倒臺表明民眾的正義和勇氣一但被激發出來,他們的力量是不可戰勝的。

我認為中國民眾應該從中得到啟示。中國現在十三億人,只要團結起來向中共說「不」,也會有這個能力推翻它。因為中共暴政的能力,它的執政能力,包括所謂的「軍威」,都遠遠比不上卡扎菲。卡扎菲在利比亞統治四十多年,他的爪牙遍布全國,他親信、他的兒子、他的女婿控制全國所有的軍隊,所有的經濟資源和政治資源。中共領導人它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利比亞民眾能把卡扎菲政權推翻,那麼中國民眾沒有任何理由不能把中共推翻。

那麼對中共來說讓它是有機會選擇的,比如解決「六四」的問題;比如解決法輪功問題。然後要同時開放黨禁、報禁;然後要走向民主仁政,像葉利欽那樣,像戈爾巴喬夫那樣,那麼還可能還條活路。現在中共選擇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它選擇的越晚,餘地越小。

那麼如果它不選擇,堅持專制,那麼就很簡單了,要么像突尼斯本.阿里最後鎮壓不下去逃跑;要么像穆巴拉克鎮壓不下去遭到審判;或者像卡扎菲鎮壓不去,被人民打死,被人民處決。那麼那就是做惡多端的中共可悲的下場。

我們不能不講實話,再過一年它就沒有任何選擇了。就像卡扎菲,在兩天以前他發出呼籲要求和反對派談判,但是現在就已經太晚了。當人民說「我要你頭」的時候,要砍你頭的時候,你說你要談判,你要開放黨禁、報禁,沒有用了。法國當年的路易十六,最後人民要把他送上了斷頭台。因此我希望中共那些黨魁們不要走到這一天。

(新唐人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