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窮人的國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這是一個沒有窮人,近乎完美的國家,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大同世界」竟在這雪地的國度里實現。

  
丹麥人富裕,人均國民所得三萬四千六百美元,全球排名第七。英國萊斯特大學教授懷特2006年7月發布的《世界快樂地圖》報告(World Map of Happiness),丹麥在全球一百七十八個國家中,名列快樂國家榜首。
  
這是不可思議的。丹麥地處北歐,氣候寒冷,即使國土最南端,也在中國黑龍江之北。每年一月,日照僅僅五六個小時,人們每天必須在零度以下出門,摸黑回家。
  
縱使天氣惡劣,丹麥父母卻無懼暴露孩子于戶外。有一個很特殊的街景隨處可見,明明很冷,父母卻把內載嬰兒的娃娃車,丟在路旁,自己跑進店裡購物或喝咖啡。他們不怕小孩凍著,刻意鍛煉他們的體魄。這畫面傳遞出這個國家的社會狀態;他們不怕小孩被偷、被綁票,因為社會的互信度很高,福利佳,人們不必爭奪資源。
  
在這個國度,弱勢群體與富人同樣受尊重。根據2006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丹麥貧富差距為世界第二低,僅次於亞塞拜然,在發達國家是全球最低。丹麥基本上沒有窮人,因為每個丹麥人,都在同樣的起跑點上,這體現在丹麥的社會福利與教育兩方面。
  
丹麥學校不選模範生,十二歲以下沒有成績單,老師與家長鼓勵孩子發展天賦,不鼓勵比較。公立學校從小學到大學學費全免,不但如此,讀書還可以領錢。十八歲以上學生可以領生活津貼,金額多少視學生是否居住家裡而定。
  
「終生學習」在這個國家不是口號。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丹麥人平均每人借書率為世界第二高,而丹麥每百人寬頻使用率是OECO(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中的第一。可以終身學習,是因為沒有學費的障礙。在丹麥即使讀私立學校,政府也補助75%的經費。因此,在丹麥進私立學校不是象徵貴族,而是去學習特殊才能如藝術、體育。
  
這裏,職業不分貴賤,沒人後悔入錯行。當黑夜將近二十小時的冬季來臨,那也意味著丹麥人的學習季節到來了。丹麥是有名的「club」國家,尤其入冬后,人們充分利用黑暗時刻參加各類學習俱樂部。在彷彿童話世界般的新港,一整排寶藍、鵝黃、橘紅、淺綠色的老木屋前,我們遇到了丹麥最大報《日爾蘭郵報》的編輯歐亞尼。
  
丹麥副總理為農校出身,部長中不乏高中畢業生,但通過終身學習,他們同樣也可以治國。當農夫也好,當工匠也罷,這就是丹麥的價值體系。走遍皇家哥本哈根瓷器(Royal Copenhagen)工廠,一百一十位工匠及二十四位與職業學校合作的學徒,拿著彩筆,聚精會神地塗上油彩,這裏每件器皿釉彩,都由一位工匠獨立完成,完成後在器皿底座上簽字,該公司畫師平均工齡二十四年。
  
皇家哥本哈根瓷器藝術指導索倫·尼爾森說:「很多年來這裏的人厭倦讀書,但他們有很棒的藝術天分,這是最重要的。」因為職業平等,孩子也有機會了解各行各業,使得這裏因為「入錯行」而不快樂的人大大減少。
  
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丹麥是典型的「三高國家」——高收入、高稅收、高福利,所得稅率高達50-70%。這些稅收被大舉應用在社會福利與教育上。
  
根據OECD統計,丹麥的社會福利占政府支出的29%,是OECD國家中的第二高;各部門教育支出近GDP的7%,為CECD國家中的第一高。
  
為何丹麥人民願意繳高額稅款?為何高收入者,不想辦法逃稅避稅呢?哥本哈根機場執行長尼爾斯聽到我們的問題后哈哈大笑,他說:「繳稅是一種責任。我也算是一個很有錢的人了,但我願意繳稅,因為我不想在路上看到窮人。」
  
這裏,有錢人樂意繳稅,幫助能力差的人。議員彥斯說自己每賺一百元,有六十元要繳稅,但他說:「這不是財富的問題,而是立場問題。有能力的人,就應該幫助能力較差的人。」這是我們在丹麥採訪時,普遍聽到的聲音,幾乎沒聽到有人抱怨高稅率。
  
這是一個吃大鍋飯而又有競爭力的富裕國。丹麥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風力發電葉片公司、船運公司;它的生物製藥、工藝與設計,聞名全球;其豬肉、培根與火腿、草地與草種等農牧產品,市場佔有率居世界第一。
  
丹麥人非常無法容忍政府官員貪腐或享有特權。舉例而言,2005年5月,丹麥爆發了低階移民官員收受中國留學生賄賂醜聞,其中一件賄賂金額約七萬五千人民幣,竟被稱為「丹麥三十年最大宗的賄賂案」
  
就連丹麥皇宮,也必須遵守法律並維持簡樸生活。皇宮為灰褐色哥特式建築。外觀樸素,四棟建築分別為現任女王瑪格麗特二世與王夫、王儲、二王子以及賓客的住所。民眾與車輛可自由穿梭在四棟小樓之間,相當平等與親民。小王子寢宮樓下就是文物館與紀念品展示區。人來人往。
  
周末,女王經常只帶兩位隨從,靜悄悄走進教堂內祈禱。一位見過他走入教堂的丹麥民眾說:「看見她只帶兩個人出現在面前,我嚇了一跳,那真是神奇極了」女王甚至自己上超市買東西。
  
丹麥人民喜歡說:「養我們的皇室好便宜哦」根據丹、英兩國政府2005年統計,丹麥皇室支出是英國皇室的四分之一。愛上網的丹麥人,隨時可以上網查閱丹麥皇室主要成員的預算,包括女王、王夫、王子、王妃,明細一清二楚。
  
「對丹麥人而言,最有權利的人和最沒有權利的人距離很小,這是一個非常平等的國家。」著名音響製造公司B&O首席執行官蘇騰邦說。
  
離開哥本哈根前兩天,我們遇到哥本哈根今年第一場瑞雪,韋恩特(Vestas)首席執行官迪特烈英格(Ditlev Engel)在風雪中快步走回自己辦公室,自己拎著皮包與大衣,自己開門,自己倒水,一位部屬在一旁,任由老闆服務我們。要不是換名片,根本分不出誰是領導。我們一路採訪,從未見員工幫領導倒水,所有領導都是自己動手。

文章來源:《天涯社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