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面對利比亞 中南海是變色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利比亞局勢繼續演變,起義軍攻入首都的黎波里,與卡扎菲軍隊近距離激戰。局勢尚未完全明朗,但卡扎菲政權的末日崩潰,已難以逆轉。

此時,遠在北京的中共政權,態度再次發生轉變。中共發言人聲稱「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意即認可利比亞政權更迭;幾乎就在利比亞起義軍攻入首都的同一天,中共,以「中國紅十字會」名義,趕緊向利比亞反對派送去首批「救援物質」。

在此之前,中共仍然力挺卡扎菲。從今年2月利比亞民眾起義之日起,在中共媒體上,獨裁者卡扎菲就一直被塑造為「合法領導人」,反對派或起義軍則被污名為製造「動亂」、「騷亂」、「混亂」。

3月間,針對卡扎菲屠殺平民,聯合國討論在該國設立禁飛區,中共為卡扎菲抗辯;但眼看決議將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中南海唯恐陷於孤立,「腦筋急轉彎」,投下棄權票,默認國際社會對利比亞的軍事干預。

當北約開始執行禁飛區任務、出動戰機轟炸卡扎菲目標時,北京不甘心,再次跳腳,反對空襲,大聲叫罵西方「干涉利比亞內政」。卡扎菲政權與起義軍之間戰事持續,每當卡扎菲一方佔上風,中共媒體就大加渲染;每當起義軍獲勝,中共媒體就淡化處理。

眼見得越來越多國家承認利比亞反對派(全國過渡委員會),6月間,中共也突然宣布,與該國反對派接觸並會談,顯示中共也開始背叛它的「老朋友」卡扎菲。

但中共媒體依然饒舌,喋喋不休地指責北約對卡扎菲政權的軍事打擊。卡扎菲一方,有為數不少的死忠者(慘被洗腦)頑固抵抗,又因起義軍一方,組織鬆散和訓練無素,戰事一時陷入膠著。

然而,邪不壓正,戰事逐漸朝著不利於卡扎菲政權的方向推進。中南海心思複雜,一方面被迫表示「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另一方面,又心有不甘地抱怨:「在六個月的戰爭中,有多次政治解決危機的機會,但主要是由於西方堅持要推翻利比亞的強人政權,那些機會都沒有實現。這種態度導致這場衝突更為血腥。」言下之意,責任在西方。

當然,中共所有這類表述,主要地,不是說給國際社會聽,而是說過中國老百姓聽。中南海心中有數,任何時候,中共媒體的宣傳和洗腦對象,主要地,都是中國民眾。

中共的前後不一和自相矛盾,給國際社會呈現一個極端猥瑣形象:勢利,狡猾,骯髒;心術不正,首鼠兩端,見利忘義。這樣一個毫無原則、理念與信義的政權,即便能在中國老百姓面前矇混一時,又如何能取信於國際社會?

中南海的變色龍嘴臉,乃是著眼于利益:中共已在卡扎菲統治下的利比亞砸下高達180億美元,主要瞄準于石油資源;今年二月利比亞人民起義后,中共被迫從該國撤出3萬5千名中國官員、商人和工人,損失巨大。利比亞反對派近日暗示,中共力挺卡扎菲的行為,可能危及它在該國的石油合同,中南海愈加著慌。

中南海著眼的利益,不一定是中國國家利益,因為,其中任何一宗合同,都伴隨著中共高官的巨大好處,比如,巨額回扣。個人利益的得失,才值得中共高層絞盡腦汁的算計。

中共政權的安穩,也是中南海費盡心機之處。隨著茉莉花革命從突尼西亞發源,突尼西亞與埃及相繼變天,實現民主。利比亞的變天模式,尤其令中南海心驚:利比亞民眾和平請願,遭當局血腥鎮壓,卡扎菲發誓要效法中共「六四」屠城模式,壓倒人民;利比亞民眾轉為武裝起義,與政府軍公開對壘;國際社會同情利比亞民眾,提供道義支援,乃至軍事介入,支持到底。

中南海將中國茉莉花革命火苗瘋狂撲滅于萌芽狀態,其神經之過敏、動作之過猛,以至於,連「茉莉花」這個花名,都成為互聯網查禁詞;連胡錦濤的一曲《茉莉花》獨唱視頻,都被屏蔽;連廣西耗費巨大人力財力籌辦的「中國國際茉莉花文化節」,都被嚴令取消。

中共公安部門甚至禁止市場上出售茉莉花,導致茉莉花價格慘跌,花農苦不堪言、怨聲載道。這一情節,使人聯想到毛澤東與「四人幫」時代的名言:「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換成今日中南海政策,那就是:「寧要獨裁專制的草,不要民主自由的花。」這充分顯示,中共「文革還在搞」。

2011年8月23日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視頻新聞:專家解析利比亞最新局勢走向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