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從「大運」說到「吃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繼2008年北京奧運,2010年上海世博和廣州亞運之後,歷時12天的2011年深圳第26屆世界大學運動會於昨晚曲終人散。

毋庸諱言,中國舉辦類似無以倫比奢侈艷俗的「盛會」,實在過多,過密,國民非但因此患了審美疲勞症,並且早已是怨聲載道了。

這種勞民傷財「賠本賺吆喝」的傻事,固然凸顯了「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博得了世界幾句廉價的好評,給中國掙足了一時的面子;但全中國只有一個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而且,這幾座「櫥窗」城市自身,也是繁華難掩背後的破敗;遑論盛會期間,給當地市民的生活,工作,交通帶來諸多不便,以及場館維護的巨大開支了。

中國用錢的地方很多,尤其是民生和國防,眼下的貴州,就旱得連人畜飲水都困難——可見中國還沒富得流油,錢多得沒處花了。

儘管如此,既然舉辦了,我當然是樂見其成。

據閉幕式總導演說,閉幕式方案修改了45稿,地點變換了6次。對從「大運體育中心」移師到「世界之窗」的決定,起初他「不捨得、不情願」,還是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的一句「『世界之窗』有那麼多世界的著名景觀,在這做閉幕式,國外的運動員們在異國他鄉看到自己國家景觀,會是什麼心情」?「點醒」得他「靈感乍現」。

領導就是「聖明」,導演也算「知趣」——其未把「世界之窗」作為首選,耐人尋味。

總之,在「世界之窗」舉辦閉幕式,無疑是明智的決定——能省下不少國帑。

因公因私,我曾經沒少去深圳,見證了華僑城這塊5平方公里土地的變化:從深圳灣大酒店的冷清,到海景酒店的改造升級,豪華威尼斯大酒店的落成; 「錦繡中華」,「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歡樂谷」相繼建成,並且個個遊人如織——「民俗村」和「世界之窗」,都有很好的舞台和專業演藝隊伍,每周都有例行演出,隨便拿出幾個節目,都是「不一樣的精彩」,免了在運動場搭台,布景,請演員,置道具等麻煩和費用。

閉幕式的另一個亮點是,聖火自然熄滅,返樸歸真,不再別出心裁,沒有任何懸念,又節省了不少人財物力。

現在回頭審視奧運亞運世博,其場面之宏大,演員之眾多,道具之奢靡,成本之不計,絕對是只有中國才想得出幹得出——就拿奧運開幕式上的那些「缶」說吧,用過十幾分鐘之後,便都成了既不能吃,也不中用,還沒地方放的一堆廢物,僅此一項,不知花了多少銀子?

還有聖火的點燃和熄滅,本來是挺聖潔的事情,若說點火搞點花活兒,還說得過去,但熄火非得把年過半百的李寧,吊到半空,轉圈,走太空步,固然驚險,刺激,卻喚不出美感,表現出的「中國智慧」,不過是低檔次的「小聰明」。

過去曾有「國民黨稅多,共產黨會多」之說——針對後者,中辦與國辦不知發過多少「精簡會議」的紅頭文件,但「會海」鮮見「精簡」。

在中國,會議市場巨大,花的都是公款,所以非但酒店,景點,旅行社,汽車行,都設立了相應的業務部門「吃會」;而且,開會的國家部委,央企,也都有一幫子「吃會」的「專業」人員,專司安排與會人員的食住行游,購置名為「會議紀念」的禮品——個中油水不少,使得「三公經費」中的「招待費」居高不下。

但最大的「吃會」者,乃是召開大型國際會議的城市,尤以大興土木的會議項目最有的「可吃」——試想,世博,奧運,亞運,大運,那個投資不得幾千乃至上萬個億?項目給誰不給誰,其中的「潛規則」,乃是公開的秘密。

政績與錢財名利雙收,這才是「吃會」的最高境界,最大贏家,也只有權貴這樣的「大魚」,才能「吃得」這塊唐僧肉做成的蛋糕。

不知大大小小的許宗衡們,從深圳「大運」中撈了多少?

類似「大運」的這會那會,早該歇菜了。

文章來源:《中國選舉與治理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