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從革命者到獨裁者-卡扎菲最象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訊】經過2011年中東北非「茉莉花革命」,世界獨裁者構成的「暴政者俱樂部」又減少了幾位成員。

所謂「獨裁者」通常指在獨裁或專制的政權下,取得國家最高權力的領導人。盤點這些獨裁者如何登上權力寶座,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結果,雖然有部分人是通過民主制度成為領導人,成立內閣后實行獨裁統治,但更多的是通過革命之路走向獨裁統治,由革命者成為獨裁者,其間幾乎不需要思想與行為的轉換,區別只在於掌權還是未掌權。

亞非拉國家的獨裁者,有不少還是當年忠實的毛粉。這一巨大「成就」,由何明星驕傲地寫成文章展示,這篇文章標題是「毛澤東著作在世界的傳播——『紅色世紀』留給當代中國的巨大文化遺產」,作者將受到毛思想影響的革命領袖逐個數。其中衣索比亞、貝南、馬達加斯加、迦納等幾個國家更是由已成為政府領導人的「革命領袖」發出號召,要求人民學習毛著,以獲得中國取得革命勝利的經驗。因此,毛著單行本《實踐論》、《矛盾論》在這些國家幾乎人手一冊。其中衣索比亞與迦納的恩克魯瑪堪稱學毛著標兵。

只是何明星先生不太願意寫到這些「革命領袖」大都成為獨裁者,給他們的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而且作者可能也不知道,與非毛粉獨裁者相比,毛粉獨裁者的鐵腕統治更殘酷無人道。本文就以目前這段時期成為熱點的卡扎菲為例,這位行將走向政治終點的鐵腕人物,許多地方酷肖毛澤東。

首先,卡扎菲是毛澤東「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理念的崇拜者與踐履者。他當年不僅學習毛「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勇氣搞政變,還終生銘記毛澤東「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的教導,對本國人民實行暴力統治。毛澤東癱瘓在床上幾年還霸著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一職、緊緊抓住軍權不放,卡扎菲也以「上校」之身份緊緊抓住軍權不放,根本不以其他任何職務為念。

其次,卡扎菲很欣賞毛澤東鼓動人民對自己的個人崇拜,亦步亦趨效仿之。毛澤東喜歡別人稱自己是「太陽」,喊萬歲,一度還雄心萬丈地要與蘇共爭當「世界革命領袖」,這一願望受挫之後則將目標收縮為「第三世界的革命領袖」,熱衷於「輸出革命」。卡扎菲也有強烈的個人英雄主義,善於發動本國民眾忠於自己。他從不以做利比亞一國的領袖為滿足,時常做出各種驚險動作,向「阿拉伯世界領袖」的寶座衝刺,2008年,卡扎菲曾召集一群非洲部落領袖,要他們尊稱他為「萬王之王」。

第三,兩人都是思想家。「毛澤東思想」至今還被說成是「中國人民的寶貴文化財富」,是中國共產黨「貢獻給世界的革命瑰寶」。卡扎菲不象毛澤東那樣博學,手下人才也不似毛澤東那樣多——這點很好理解,中國人口基數大,人才相應就多。利比亞總人口還沒有中國一個大省多,卡扎菲麾下自然不會聚集那麼多人才。因此,卡扎菲儘管也想當思想家,但卻只出了一本《綠皮書》,以效仿毛澤東的「紅寶書」——《毛主席語錄》。

卡扎菲於1975、1976和1978年接連出版了三卷本的《綠皮書》。從那時起,每個利比亞學齡兒童都必須在學校里學習這本書。在《綠皮書》里,卡扎菲提出既非資本主義也非共產主義的「世界第三理論」,以說明他關於民主和民生的理想設計。卡氏心儀盧梭人 民主權學說,主張「直接民主」,認為個人無須保留自己的權利,應將其全部委託給國家,由國家代為行使。《綠皮書》規定國家最高權力機構是「全國人民大會」(比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少了「代表」二字)。關於這本書的價值,有深厚中資背景的香港鳳凰台曾由阮次山專門採訪卡扎菲,做了個專題節目「《綠皮書》和毛澤東思想的相同之處」(http://news.ifeng.com/history/phtv/detail_2010_07/21/1808787_0.shtml) ,開宗明義就告訴讀者:「在利比亞,卡扎菲的3本《綠皮書》就像當年中國的《毛澤東語錄》一樣,是利比亞人手一本的『綠寶書』。綠色在利比亞人心中象徵著希望和生命,他們的國旗完全由綠色充填,國徽也以綠色為核心;在的黎波里的街道兩旁,建築物的門窗也大多被漆成深淺不一的綠色;卡扎菲更在《綠皮書》中提出『把沙漠變為綠洲』的奮鬥理想,鼓勵他 的人民『只有自力更生,利比亞的前途才能一片光明』。」

如果說阮次山名聲不好,他將卡氏的《綠皮書》比之為毛的紅寶書不夠權威,武漢大學應該算是有聲望的了,2007年4月27日至28日,該校召開「卡扎菲思想學術研討會」,校黨委副書記駱郁廷代表學校致歡迎辭,說「卡扎菲是阿拉伯國家的重要領導人,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為中利關係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他也是著名的思想家。」

正是這種亦步亦趨的學習,成就了卡扎菲的終生「偉業」。不過,毛澤東與卡扎菲兩人都好勇鬥狠,這就註定了統治數億中國人、睥睨世界、敢放言「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毛澤東不會太喜歡桀驁不馴的卡扎菲。在今年卡扎菲敗局已顯時,國內有人根據這一點,認為二人「針尖對麥芒,一山難容二虎。所以,在毛主席生前中、利兩國關係停止不前,連外交關係都建立不起來」,否認卡扎菲是毛的好學生。這種論調多少有點「以成敗論英雄」的勢力眼,人家失敗了,就不肯承認人家卡扎菲是從行為到思想酷肖毛澤東的傳人,不夠意思。

我的結論是:波爾布特學了毛澤東「以萬物為芻狗」的殘忍併發揚光大,卡扎菲則是從行動到思想最全面的學習者。只因二人並非中華民族成員,未讀我中華《二十四史》,無論如何學不了毛澤東善用「以天下蒼生為念」這類冠冕堂皇之辭掩飾其暴君真面目的工夫。

发表于 2011-8-24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視頻新聞:【禁聞】毛澤東與列寧斯大林對號入座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