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誰才是真“土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5日訊】【禁言博客】誰才是真“土匪”?

假面時代,你過的還是正常人的生活嗎?

《中國週刊》,有篇文章,題目叫“假面時代 ,我們為甚麼都要裝”。文章說:有人編了個段子:領導照例說了一個並不可笑的笑話,大家照例哈哈大笑,唯有老王一人不笑。領導奇怪,問:你幹嘛不笑? 老王冷冷的說:我明天就退休了,用不著笑了。文章說,我們身邊似乎永遠有一批“裝腔作勢”的人。沒錢的人裝有錢,有錢的人裝貴族。商人在官員面前,裝孫子;貪官在人民面前,裝清廉。還有人,就像段子裡說的,老王和他的同事,他們假裝樂不可支,假裝充滿敬意,他們沒傷害任何人,只想保護自己,被裹挾著參與這場“假面舞會”。像老王這樣的幸運者,還有摘下假面具的一天; 不幸者,或許要戴一輩子假面具。1818年,清代作家李汝珍的小說《鏡花緣》問世。在這部小說中,有一個“兩面國”,國中的人,長著兩張臉,前面一張臉倒是尋常,後面一張臉,卻是十分醜陋兇狠、猙獰齷齪,但輕易不露。尤為奇怪的是,前面那臉越是正氣凜然、相貌堂堂、慈眉目善或者天真爛漫,背後那張臉越是猥瑣姦邪、惡形惡狀。所以,兩面國的人,一概都戴一頂特製帽子遮蓋,名為浩然巾。200年前的小說,諷刺現實的力度依舊。正常的社交禮儀當然不是假面,假面是一種虛幻的自我想像,一種被迫的自我扮演,一種威權下的自我保護。比假貨更假的是假面。假字當頭,是對中國社會的最大傷害。當假成為表象,當真成為暗流,和諧二字也就漸行漸遠。

誰才是真“土匪”?

據《中國網》報導,2003年,福建晉江市政府,以發展經濟為由,向靈源街道大山後村的村民,徵用4300多畝土地,承諾村民可以獲得徵地面積的7%,作為回撥地,用於社區安置。可是,五年過去了,當地政府至今沒兌現這個“空頭支票”。村民追討徵地補償,反被官員誣衊說:大山後村歷史上屬於土匪村,大部分村民都心胸狹窄,所以才會引起這麼大的矛盾。新京報,有篇署名二木的文章評論說:一些人,似乎特別喜歡妖魔化民眾正當的維權行為,民眾稍有不同觀點,就說他們是“刁民”、“土匪”。這些不僅不兌現承諾,還把維權者污衊為土匪的官員,身上倒有著不少的“匪氣”。從報導看,村民沒有任何土匪行為,他們只是依據當初的承諾和法律規定維護正當權利,要回本屬於自己的東西,質疑的也都合情合理,沒拿甚麼當要挾,沒綁架誰,沒破壞社會秩序,沒一點兒土匪的蠻橫、霸道和刁鑽,心胸狹窄更是無稽之談。土地被徵的村民無權無錢無力,又無法與地方政府博弈,被地方官員像皮球一樣踢來踢去,根本就當不了“土匪”。而即使祗是一個村官,由於掌握資源,並受到上級政府的支持,在利益上與上級政府綁成一塊,凌駕於法律之上,藐視民眾,打壓上訪的村民,這才是真正的“土匪”。而且,他們還能利用話語權,把正當維權的村民,描述為土匪,這真是霸道得不能再霸道了。文章說,有些地區,民眾對官員稍有不敬之詞,當地政府動輒就課以誹謗罪,甚至跨省追捕,而像官員這麼污衊村民,污衊一個村,村民們敢告他“誹謗罪”嗎?

許宗衡一語驚人

深圳前市長許宗衡被雙規後,家裏有一大保險櫃,怎麼也打不開。有個識貨的紀委官員說:這是聲控鎖,密碼一般八個字。於是大夥兒輪流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芝麻開門,芝麻開門;上天保佑,陞官發財;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可是都不靈!最後祗好把許宗衡押過來,他清清嗓子,用濃重的湖南湘潭話說:“清正廉潔,執政為民!”櫃門應聲而開,滿是金銀珠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