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映虹:卡扎菲與毛澤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5日訊】今天卡扎菲用如此殘暴的手段鎮壓自己的人民,很容易給人們一種錯覺,似乎他屬於那種前現代的傳統的統治者。但他不是。他和毛澤東一樣,曾經是個反「傳統」的「個人魅力」型領袖。

被稱為「利比亞狂人」的卡扎菲動用飛機轟炸自己的人民時用中國1989年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來為自己辯護,使得很多人把他和鄧小平視為同道。但實際上,卡扎菲更像毛澤東。他從「運動群眾」到動用飛機和僱傭軍鎮壓群眾的政治生涯給我們評價毛澤東提供了一个啟示: 1976年天安門廣場「四五」運動的被鎮壓已經昭告世人:如果那場運動發展到更大的規模,毛澤東一定會比鄧小平更不手軟地動用大規模殺傷武器來鎮壓「反革命」 。

卡扎菲1969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君主制,建立「革命指揮委員會」代替政府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後,懷抱和毛澤東類似的野心,要砸爛舊的國家和政治制度,為本國乃至全人類創造出一個新制度,開闢一條新道路。他用利比亞社會作的政治試驗就是他的「 九一」 革命(指1969年9月1日他的軍事政變),用毛主義左派的話完全可以說這是他的偉大的歷史創舉。

他反對在西方發展起來的現代民主,認為議會政黨競選投票等等都是欺騙人民的,因為這些制度都沒有給人民參與的權利。「在這種制度下,人民是犧牲品,受到政治機器的愚弄和剝奪。人民默默地排著長隊,往票箱裡投票,就像往垃圾箱里扔廢紙一樣。」他反對新聞自由,認為報刊都不過反映了它們的擁有者的利益。

掌權四年後他發動「人民革命」,在各地建立「人民委員會」,很大程度上取代政府職能。 1977年發表「人民權力宣言」,宣布利比亞進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權的民眾時代」,改國名為「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民眾國的含義就是群體,集體,全體人民當家作主,把利比亞變成人間天堂。他的「小綠書」成為僅次於古蘭經的指導思想。根據他的思想,利比亞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各地群眾起來造反,罷免政府官員,逮捕了數以萬計的官員。卡扎菲甚至解散政府,用人民大會來取代。凡公民均可加入基層人民大會,它有權頒佈各種法律,制定經濟計劃和其他政策。 1993年又宣佈為了進一步克服國家機器運作中的弊端,在民眾國內建立公社,全國劃分為1500個公社,取消省市區各級政權,一切權力下放到公社。

卡扎菲相信他的「九一」革命是一場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革命,「九一」是世界歷史的轉折點。利比亞是人民作主的國家,民眾國比共和國優越。全世界都要仿效利比亞,全世界都要走民眾國的道路,都要建立人民大會制。他向臨近的中東和非洲國家輸出「九一」革命的觀念,1986年,為了輸出他所創立的這個國家製度,利比亞國名又改為「大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為了貫徹這個民眾國製度,利用石油收入,卡扎菲實行了全民免費教育和醫療制度,對糧食,糖,茶葉等實行價格補貼,並改善住房條件。

卡扎菲發動的這場「革命」,創立的實行的這一套制度,包括物質福利,聽上去都很「和 平」,很「民主」,不愧是和資本主義甚至整個人類文明對著幹,我們可以肯定它們曾經有聲有色過,甚至一度得到過「 人民」 的支持。但短短二三十年,這樣一個全新的製度就不但蛻變成一個比傳統的君主制更獨裁的國家,而且卡扎菲家族的腐敗和以往的國王皇帝們相比也毫不遜色。這就告訴人們,傳統的國家製度也好,新的國家製度也罷,最高權力是受到製約,還是隨心所欲,是檢驗它們是否公正的第一個指標。卡扎菲和毛澤東以及卡斯特羅一樣,藐視歷史和文明,要打碎一切舊制度,砸爛一切舊事物,整個人類歷史要從他們重新寫起(古巴革命後以1959年為「元年」重新計算年代,至今為止還是「 古巴革命第某年」 ),而且都相信他們拯救了世界,給世界找到了出路,向世界輸出他們的革命。

從把「民眾」捧到天上到用飛機轟炸他們,用外國僱傭軍鎮壓他們,把他們誣為一群吸毒者和醉漢,蛆蟲,卡扎菲向世人顯示了他內心深處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國民的。毛澤東也是如此,不然我們無法解釋為何他發動了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後拒不下「罪己詔」,更難以解釋為什麼他告訴外國人他準備在核大戰中死掉一半中國人,換取「世界革命」的勝利。對於他們,「人民」是原材料,要么按照自己的設計變成產品,要么就是下腳料。

今天卡扎菲用如此殘暴的手段鎮壓自己的人民,很容易給人們一種錯覺,似乎他屬於那種前現代的傳統的統治者。但他不是。他和毛澤東一樣,曾經是個反「傳統」的「個人魅力」型領袖。但他用來鎮壓自己人民的手段,又讓人相信他比前現代的君主更野蠻。他「發動群眾」,搞過文化大革命,打碎過舊的國家機器,憎恨官僚精英,口口聲聲「人民」,「民眾」,這不能不讓人想到毛澤東。而他鎮壓人民革命的手段,對中國人來說應該也不陌生:1976年天安門廣場上的群眾不過是悼念周恩來,影射四人幫,發洩對文革的不滿,不但和「茉莉花革命」沒法比,甚至離1989年也還很遠,群眾並沒有佔據廣場。但他們卻遭到了「工人民兵」的大棒伺候。可以想見,如果那次運動也達到1989年的規模的話,垂死的毛澤東是決不會手軟的,這只會讓他再一次「堅信」「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必要性。  

文章來源:《縱覽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