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談中國大陸一些重大民眾抗議事件的看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訊】《紐約時報》有3條新聞,第一個新聞是大連的群眾有1萬2千人要集體抗議化工廠。這個化工廠已經建設2年了,花了美金15億。這抗議是非常和平的,但是也非常堅定,因此有1萬2千人、甚至還更多,上街抗議,因為他們發現這個化工廠的產品對他們的生活非常影響大,所以他們要「還我大連」、「還我好好的生活的地方」。好像黨委書記在逼不得已之下,也在上街、在車上說,他要把15億美金的這個工程關掉。這個承諾到底怎麼樣,當地的人也還不放心,所以這件事情還沒有完。

但是,這件事情引起國外的評論很多,都認為這個抗議是非常和平的、也非常有計劃,這表示中國民眾的抗議水準越來越高。這個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所謂中產階級、受共產黨開放得到一些好處的,現在也起來要抗議它的許多做法了,就等於溫州的火車事件一樣,抗議的人多半不是要錢的,他們自己很有錢,但是問題是安全的問題。

第二個是川藏邊境甘孜州的道孚縣,這一縣相當多的藏人,最近要慶祝達賴喇嘛76歲的生日,遭到地方上鎮壓,引起抗議。有個29歲西藏的僧人就自焚了,而且呼的口號是「西藏沒有自由!」、「我們西藏要自由!」、「達賴喇嘛萬歲!」等等。

事實上這次等於已經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也是在這個地區、是3月16日,西藏的和尚因為要紀念從前西藏的鎮壓,所以他們也自焚抗議。

所以,這裡你可以看出來西藏的老百姓在這一帶還是受到很大的壓迫,否則不會引起這樣強烈的行動出來。因為7月6號他們就開始慶祝達賴76歲生日,共產黨非常不滿意,所以就引起兩方的衝突。

在武漢有一個特別的消息,就是一個朋友剛好在附近旅遊,後來打電話給我,他說他到了成都才能打電話,一路上電話不通;親眼看見有30多輛坦克車向那個地區進發;更諷刺的是坦克車上還寫的是「漢藏一家」,事實上是去鎮壓藏民的。所以這件事情還沒有完,將來怎麼樣,我們且看它的發展。

第三個也是相當吃驚的,就是8月17日《紐約時報》登載了中國政府的一個宣告,這個政府宣告是在新疆喀什噶爾地區,前兩個月鬧過事情,所以這個地區要變成「嚴打」的區,英文叫做「strike hard」。嚴打的時候是24小時在街上隨時巡邏、隨時搜查、隨時抓人;抓了人以後,隨時審判;審判以後,隨時進監牢、或者死刑。

這個事情從7月19號已經開始,事實上,一直是說喀什噶爾一些維吾爾族,在中共方面報導他們是恐怖分子,而且說他們的領袖是從巴基斯坦受訓回來的,因此中共還向巴基斯坦抗議。無論如何,真相是怎麼樣的,維吾爾人是衝到警察局,也俘虜了人質、也炸死人;另外一方面,警察也出動了武器,殺死他們。

所以這兩個月來,我們本來沒有報導,最近又因為這個宣布,我們可以想像這兩個月來一直在衝突中,而且衝突可能還是越來越厲害,所以才有兩個月嚴打的期限。這個期限是不是兩個月就收回,也不知道。

所以從這三個報導,我感覺到非常危險。這個危險的原因就是共產黨的群眾抗議、集體抗議並不稀奇,常常發生,但是速度太快了。比如說在沿邊的少數民族來講,3月16、就是剛才講的四川阿壩自治州的和尚,因為紀念2008年的鎮壓,他就自焚了。因為這裡有許多藏人也支持他、也積極抗議,雙方引起很大的衝突。

然後5月內蒙古的呼和浩特,漢人奪取蒙古人的牧地、牧羊牧牛的地區,又用車子壓死了一個蒙古抗議的人,引起幾千內蒙古的人,蒙古從來不鬧亂的、從來不抗議的,這是第一次,包括上千的內蒙古大學的蒙古學生。

然後就到7月19,我們看到新疆喀什噶爾、我們剛剛講過,維吾爾族的人跑到警察局,大概被壓迫太久,加以抗議,而且警方也放槍殺死人。所以雙方的衝突越來越大,因為沒有什麼報導,我們不知其詳情。但是,8月17日的中共宣布兩個月的嚴打期,使我們了解這個地區的問題是非常嚴重。

所以前後5個多月,我們看到西藏、蒙古、維吾爾的新疆,都發生抗議,而且引起暴力的鎮壓,所以這是很值得注意的,這是少數民族的方面。

現在講內部,就是中國內地。內地的事情當然多得不得了,我們知道最近清華大學的社會學家調查結果告訴我們,大概大規模的群眾抗議的數量怎麼樣在激增。1993年大概的時間,差不多是1萬左右;到了2004年、就是差不多11年以後,已經增加到7萬4千一年了;2010年、也就是去年,去年甚至增加到18萬事件。這個事情是不是完全可靠,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大體的數字是絕對驚人的;沒有暴露出來、我們不知道的,還多的很了。

我看到的這些或者在電視上、或者在日本電視上、或者在《紐約時報》、或者其它的報紙看到的。比如今年3月,雲南因為政府把一部分老百姓逼他們遷居,多半是給資本家造工廠,這樣就有2千人抗議;在5月四川的樂山縣,那裡就有6百個國際工人抗議,抗議政府扣他們的福利。這就幾個月之內、5、6個月之內,大規模相當引人注目的群體抗議事件,是越來越多,不是越來越少。

以這裡可以看出來共產黨對付群眾抗議,它絕不妥協。它就像我從前說過的,它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逆它」,它就把你消滅,它沒有別的其它的招數,也不跟你談判。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共產黨所說的和諧社會是完全不通的。

我們中國講「和諧」兩個字,都會想到孔子所說的「和而不同」;如果都是相同的,不叫「和」了,那就「同一」了。所以共產黨來講,只有跟它完全同一,才讓你存在;如果你跟它稍有違反、稍有不同,它馬上要或者糾正你、或者消滅你。所以這是對它「和諧社會」之說,一個極大的諷刺。

文章来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