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卡扎菲不懂——最好的安全是均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訊】卡扎菲永遠不會懂得一個邏輯:最好的安全是均衡,財富分配的均衡和權力配置的均衡。愈是出於貪婪和恐懼而集中權力和聚斂財富,就愈是違反均衡原則,就愈是成為眾矢之的,總有一天要天怒人怨。那時,怎樣大的權力和怎樣多的財富,怎樣堅實的盔甲,就都保護不了他和他可憐的家族,可憐的後人。

卡扎菲,這個從前的革命者,如今終於被新一輪的革命所推翻。當他27歲發動政變推翻他所稱的腐朽的伊德里斯王朝時,他不會料到他會遭遇跟伊德里斯王朝同樣的結局。

遭遇同樣的結局,無非是因為,他同樣成了暴君。所不同的只是,他多了滿口的革命辭藻。然而,在這個去魅的時代,革命辭藻的華麗包裝並不能遮蔽暴君的罪惡。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跟當年齊奧塞斯庫,當年薩達姆等等曾經的革命者一樣,卡扎菲這個從前的革命者,絕無可能逃脫革命的審判。命運的絞索已經套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的所有掙扎都將被證明是徒勞。

其實,卡扎菲本來是命運的寵兒,歷史給了他太多的機會。利比亞人口不多,卻石油資源豐富;如果他不那麼瘋狂,也不那麼貪婪,而是有著起碼的公平而務實的治國理念,整整42年,他幹什麼幹不成?但是,整整42年在他手上都浪費了。他把他的子民當做試驗他個人狂想的小白鼠,翻燒餅似的折騰過去折騰過來,讓他的子民難得起碼的安寧。

即便在最後階段,他還有機會躲過如今這場劫難。曾經有一個妥協的機會擺在他面前,但是,他沒有珍惜。當反對派警告西方勿插手利比亞內政,慷慨激昂地宣稱要依靠自己獲得解放時,處於強勢地位的卡扎菲本來掌握了和解的主動權。命運的天平本來倒向他那一邊。但,強勢不僅沒有幫到他,反而害了他。強勢讓他利令智昏,他被反對本身徹底激怒,急火攻心,只想著復讎,只想著血洗反對派的大本營班加西,以此殺一儆百,以至最終激怒了整個的人類。

和解的天賜良機就這樣擦肩而過。如今,整個的卡扎菲家族都成了籠中的困獸。即他不僅把他自己,而且把他的整個家族,尤其是他的孩子們,一齊送進了地獄。他是死不足惜,然而他的孩子們本來應該有著青春年華,本來有機會,像譬如蔣經國的後人那樣,一個個轉型為真正的社會精英,意氣風發地享受文明社會的陽光雨露。

統治利比亞42年,卡扎菲為他的家族積累了天量財富,據稱高達數百億美金之多,可說富可敵國。但是,這一切在如今又有什麼意義?或許只是到如今,卡扎菲和他的戰友們才刻骨銘心地體驗到,財富如糞土,唯有安全,尤其後人的安全,才是最大的利益。

但話說回來,卡扎菲何嘗不知安全之重要。如果不是為了安全,他不會抓住那麼多權力不放;如果不是為了安全,他不會聚斂那麼多財富;如果不是為了安全,他不會嘯聚那麼多雇傭軍;只是他大錯特錯,他的整個安保體制,無非憑藉更多的權力和更多的財富,來製造更多的恐懼,讓質疑者和反對者更加不安全,以此來威懾所有子民,讓他們人人自危,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卡扎菲永遠不會懂得一個邏輯:最好的安全是均衡,財富分配的均衡和權力配置的均衡。愈是出於貪婪和恐懼而集中權力和聚斂財富,就愈是違反均衡原則,就愈是成為眾矢之的,總有一天要天怒人怨。那時,怎樣大的權力和怎樣多的財富,怎樣堅實的盔甲,就都保護不了他和他可憐的家族,可憐的後人。

卡扎菲是已經沒救了。無論利比亞的未來怎樣,卡扎菲和他的家族、他的後人都沒有未來了。只是,這殷鑒,是該讓人警醒的。

(原標題: 笑蜀:卡扎菲不懂的邏輯: 最好的安全是均衡)

文章來源:《新世紀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