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香港關注溫州鐵路災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8日訊】由於香港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每發生什麼大事件,香港市民都有「患難與共」的心情,覺得不知道什麼時候,類似的事件也可能在香港發生。於是這個「井水」就會知覺或不知覺的去犯「河水」,利用香港尚存的自由,表達自己的心聲,實際上也幫助還缺乏自由的中國同胞發表心聲。

港媒聲討中宣部 聲援中國抗命同行

723溫州鐵路災難,真相為何惹人關注,大批香港記者趕去採訪,當局救災過程中種種荒唐、脫序的行為,又怎能逃出香港記者的法眼?那些報導當然導致香港市民的撻伐。中宣部所出的禁令,當然也被香港媒體(除了黨報)所聲討。期間更是大事報導中國媒體的抗命行為,圖文並茂,除了是聲援同行,為中國的新聞自由打開血路,也是在捍衛香港日益萎縮的新聞自由。在中國同行中,廣東南方報系「子報」的表現,更是香港媒體所最關注的,因為地理、文化因素使彼此更加接近。不過這次抗命的京滬報章,香港也一樣大幅報導。

悼念中國受難同胞 引發港民反對高鐵

除了媒體的表現,「體制外」的香港市民,自會開展適當的活動來聲援受難的同胞。在著名的香港中國事務評論員、商業電台節目主持潘小濤的號召下,七月三十日晚,有上百市民分別在旺角和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集會,為死難者默哀。是晚,也有逾千遊客在維港兩岸欣賞幻彩詠香江。因此悼念活動可說是給醉生夢死的遊客澆上一盆冷水,也教育香港人,不要「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七月三十一日晚,民主派中的社民連與人民力量兩個團體再組織包圍旺角火車站的紀念活動。

尖沙咀海旁是民主派活動的傳統地點,但是這次中心放在旺角火車站,就在突出這次鐵路災難的性質。香港人除了表達普遍的人道關懷之外,還有「感同身受」之處,乃是因為香港也有來自北京的興建高鐵的指令。這個開始於2009年底的社會運動,除了因為香港特區政府需要耗費667億元納稅人的巨款來建造對香港並無必要(對中國卻很有必要,可以讓武警與共軍迅速開進香港),而且因為建高鐵而需要一系列的拆建,其中拆掉菜園村引發更大爭議。

這次反高鐵運動引發上萬香港市民在2010年1月上街,力圖阻止立法會通過撥款,然而因為「功能組別」的關係,保皇派得以保持多數通過撥款,雖然場外激烈的衝突導致流血。通過這次事件,也讓香港市民提高民主意識,那就是沒有立法會的普選,就不能真正代表香港市民的利益。這場社會運動,也激發80後的年輕人,關心自己安身立命的香港未來的命運,尤其是網路串聯更成為開展社會運動的重要形式。很快,除了80後,90後也在香港「崛起」。因此這次溫州鐵路災難,再次挑起香港市民的神經,相信未來的社會運動,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尤其是年輕人。

香港民主運動影響中國 三千人燭光晚會顯溫州

在這次悼念溫州鐵路災難的活動中,也有深圳市民參與。在近來香港舉辦的各種對抗專制政權活動中,中國內地人士的參與已經形成一個慣例,顯示香港民主運動與社會運動對中國的影響,參與的中國民眾向車難的死難者獻上茉莉花,也顯示中國民眾對茉莉花革命的熱切期望,雖然外界已經冷卻。

香港民主運動對中國的影響,在這次事件中也明顯展示出來。那就是7月25日晚上由網上微博發起,「紀念723特大追尾事故」追悼遇難者的燭光晚會在溫州出現。現場人山人海,估計有近3000人參與。由於是網路號召,所以當中許多是年輕人。人們擺起心型蠟燭,有的人點燃孔明燈,各自用不同方式來追念這場事故當中遇難者的亡靈。

這種紀念方式顯然是香港六四燭光晚會對中國內地的滲透,有這個先例,未來中國出現各種事故導致出現死難者後,都可以用燭光晚會的形式舉行悼念,雖然也是統治者眼中的「非法集會」,但是如果連哀悼死難者都要進行流血鎮壓,只能讓中國民眾進一步認識共產黨的沒有人性,從而激發更大規模的反抗。由於「群體性」的反抗運動越來越多,各類天災人禍也有增無減,死難者更多,一旦各種形式的燭光晚會在中國遍地開花,也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時候了。

「愛國人士」愛黨?還是愛民?

除了「體制外」外的活動,就像趙連海事件、艾未未事件等等,溫州鐵路災難對香港的「愛國人士」也產生新的衝擊。對中國當局這些毫無人性的做法,考驗這些「愛國人士」是愛黨,還是愛人,有沒有人性。一向比較有「異議」的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在8月2日就表示會在當天去信中央, 要求徹查溫州火車相撞的原因,並要求在鐵道部實施廉潔的措施,因為他認為這次事故隱藏了驚天動地的腐敗,亦質疑鐵道部的解釋是避重就輕,因而有必要徹查事件。

但是根據劉夢熊以往的表現,這次反應是慢了一點,因為已經有人在逼愛國人士表態,壓力最大的是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不但香港人向她施加壓力,連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也點名要求范太動議成立調查委員會,因為目前的調查委員會不但是國務院自己查自己,而且級別太低,因為組長是國家安監總局局長駱琳,以準部級來調查正部級的「鐵老大」,見笑了,所以才有人大常委會出來的呼聲。

這對范太是非常尷尬的事情,因為她有心問鼎明年的香港特首,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得罪北京當局呢?所以出來一大套官腔,以什麼「架床疊屋」的理由來回絕,惹毛社民連要發起一人一信運動,要求范徐麗泰在人大常委會提出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此人本來身段較低,在香港有較高的民望,但是這次這麼一鬧,露出了本質,但也可能因此獲得北京歡心。至於總理溫家寶,以前還被某些媒體吹捧為「平民總理」,也有一些評論員一直為他辯解為「身不由己」,但是這次的當眾說謊,就讓他的「中國影帝」形象深入人心了。

總之,這次事件進一步教育了香港人,更加認識共產黨的本質與幾乎無可救藥,這有利於香港民主運動的進一步開展。

還值得一提的是,10名在香港升學的中國內地學生在網上發起聯署,就溫州災難提出13項訴求,聯署信呼籲更多的港人支持他們,指出:「與那片土地血脈相連的香港,真的就可以倖免於集權的惡果嗎?」他們甚至同情與聲援香港市民抗議在中國(共)強迫下興建高鐵的社會運動,因為「花費600億的工程,最後卻帶來驚恐和死亡,你,不氣憤嗎?」這種民間相互支持的互動,把中港關係推進到新的階段,並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文章來源:《看》雜誌 第94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