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在中國大陸為什麼官總落後於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9日訊】利比亞的天翻地覆,成為連日來中國微博論壇上的最熱門議題。對此網民在嘲笑卡扎菲不識時務的同時,也衷心祝賀利比亞人民的解放,並藉機對同樣「執迷不悟」的中國大陸有關當局指桑罵槐,嘲笑外交部即便「見風使舵」,但總是「落後形勢」等等;新華社和央視也成為了人們批評挖苦的對象:前者因為曾將的黎波里民眾歡欣慶祝的場面描述為「發生全面騷亂」,而被指控為是在「睜眼說瞎話」;後者則是因為此前幾天曾作出預測稱,「反對派還不具備圍城的能力」,還因其8月23日曾據路透社消息播出「卡扎菲被捕」的錯誤消息,而被反問是否倫理底線還不及微博,也同樣成為了人們拍磚的對象。

卡扎菲在中國也成了一些人表達情緒的『影射靶子』,但這沒什麼,中國社會早就習慣了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這是新浪網在推介8月24日《環球時報》社評時配發的提要。對此,網民評說:胡錫進總編應該是通過自己的微博關注名單看到了這些情緒,例如李承鵬所說的:「卡扎菲這事最娛樂的:總統衛隊竟然是整編製地繳械投降,且表情舒緩,全無幾個月前的寧為玉碎絕不瓦全……。因此,各國、各公司、各單位的老大們,一定要知道:當初馬仔多堅決地愛你,後來就多堅決地賣你,這是獨裁定律。」

此外,一張表現卡扎菲「中彈身亡」的新聞圖片更是廣為流傳,當有人指出其實乃偽作並呼籲人們在轉發時理應承擔社會責任時,得到的回復卻是,我「明知是假,故意轉發,也不為過。比如,你當政治事件對待,我只當娛樂事件來對待,我明知是假,我偏要轉發,因為我快樂」。這便是當下的輿情現實。雖然《環球時報》堅持認為,卡扎菲喪失民心和西方大國的意志同樣是發生此次「根本性」變局的原因,但更多民間意見領袖則寧願將此視作「自由的勝利」。當今的世界,是一個民意主宰的世界,儘管官媒習慣了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但在民眾了解真相後不斷覺醒的事實面前,也不得不追隨民意。於是,中國幾乎所有市場化媒體8月24日都將重點版面貢獻給了反對派們的鳴槍慶祝。其中,直接將「卡扎菲時代終結」宣言搬上頭版的有《東方早報》、《新京報》、《濟南時報》、《每日商報》,和《山西晚報》;而《南方都市報》、《深圳晚報》,和《半島晨報》則關注著「搜捕卡扎菲」的進程;深圳《晶報》在反對派狂歡勝利手勢下宣布「完了!卡扎菲」;《河南商報》頭版畫面則是將卡扎菲關在鐵籠之中,宣布「強人末路」……。

與此同時,《人民日報》以「利比亞突然面臨後卡扎菲時代」來描述當前的事態,並引述外電對卡扎菲的命運作出了三種預測:或者「負隅頑抗,殊死拼殺」;或者「交權流放,聊度餘生」;或者「舉手投降,接受審判」。《東方早報》則對中方在利比亞的利益深表擔憂,專題透露利比亞反對派已經開始「論功行賞」,「要求重新修訂卡扎菲時期與中國、俄羅斯、巴西等國的企業簽署的石油合同」。更多評論則聚焦利比亞的戰後命運。騰訊專題今日話題以《卡扎菲倒台,利比亞會亂嗎》為題,細數了兩派的觀點:悲觀者認定「利比亞會再次發生內戰或陷入分裂」;樂觀派則認為「利比亞能夠成為該地區民主的典範」。

幾個月來,利比亞的局勢確實瞬息萬變。有人說,利比亞現在的局勢很像2003年的伊拉克。2003年薩達姆•海珊在聯軍佔領伊拉克半年後被美軍從洞穴裡拖出來,後來被處以絞刑。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將以什麼方式收場?他可以自動放棄權力,或者被抓獲,被打死,被送上國際法庭。世界領導人敦促卡扎菲主動放棄權力,避免更多流血衝突。

1969年靠政變上台的卡扎菲執政42年,推行泛阿拉伯革命,把手伸向阿拉伯和非洲各地,持極端反以色列立場,以輸出革命為名義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組織。1979年底,美國在駐利比亞使館受到暴民衝擊後撤走了外交人員並把利比亞列為恐怖主義贊助國,隨後對利比亞實施了一系列經濟制裁。1981年,美國戰機在地中海擊落兩架向美國飛機開火的利比亞戰機。1980年代,卡扎菲宣布利比亞將除死在歐洲甚至到麥加朝聖的利比亞流亡反對派,並宣稱,只要歐洲支持利比亞反對派,他就繼續資助義大利紅色旅,愛爾蘭共和軍等恐怖組織,並親自策劃了很多駭人聽聞的恐怖事件。因此,聯合國在1990年代對利比亞實施了制裁。

制裁沉重打擊了利比亞經濟,卡扎菲從1990年代中開始漸漸緩和西方的關係,承認對泛美103航班被炸負責並表示願意賠償死難者,還交出兩名嫌疑人。同時,由於伊斯蘭激進組織開始和他的政權為敵,幾乎刺殺了他,卡扎菲在反恐問題上開始和西方情報機構合作。此後,聯合國在2003年取消了有關制裁;同年12月,卡扎菲宣布放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分析家說,利比亞經濟破敗凋零,他受不了那種國際孤立了。還有說,美國推翻薩達姆把他嚇壞了。從這以後,卡扎菲從一個最不受歡迎的人似乎又搖身變成了歐美國家的座上賓;不過,西方國家其實是捏著鼻子和他握手的,因為民間和媒體一直還是對他很反感。

卡扎菲讓西方人憎恨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沒有善待自己的人民。利比亞石油資源豐富,年石油收入達400多億美元,人口只有6百萬的利比亞,應該說輕輕鬆鬆地就可以靠著石油讓人民過上富足幸福的生活。但是在美國人眼裡卡扎菲沒有利用這些財富造福人民。而政治上,卡扎菲實行獨裁統治,一切由卡扎菲和他的家人說了算。雖然利比亞的人均收入大約1萬2千美元,在非洲最高,但人民缺乏基本人權和自由。

且卡扎菲個性古怪,很多人甚至可能覺得他根本就神經不正常;他的公開講話邏輯混亂,語無倫次,讓人敢以相信這是一個國家領導人。記得2009年卡扎菲到聯大開會,要求在紐約大都市裡給他找個地方搭帳篷,媒體當奇聞天天報;後來紐約市當局以「違章建築」為名禁止他搭帳篷,卡扎菲才作罷。卡扎菲這次參加聯大還有一事讓人難以忘卻。他把15分鐘的發言拖到90分鐘,台下的各國政要聽得個個昏昏欲睡,打哈欠的,爬倒在桌子上的,玩手機的,形成一幅世界奇景。

埃及的長期統治者穆巴拉克等人,美國媒體和民間人權組織雖常批他是專制者,可他畢竟長期親美,也不反對以色列,美國覺得他雖然政治上不民主,但戰略上還是起到維持地區穩定作用,所以阿拉伯之春革命爆發後,美國政府一開始不忍心拋棄穆巴拉克,但對卡扎菲可就一絲留戀也沒有了,一旦利比亞民眾揭竿而起,美國以及英法等國就毫不猶豫地站到了他的對立面。世界上支持卡扎菲的,大概只有卡斯特羅、查維斯等幾個獨裁者了。

在利比亞反對派攻佔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42年獨裁統治即將結束之際,一直反對美國、北約空襲利比亞,向中國人宣傳卡扎菲是如何受到人民歡迎的中國官方,態度突然發生了大翻轉。8月22日,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闡述了政府的立場,即中國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希望利比亞局勢儘快恢復穩定;同時,中國願意與國際社會一道,在利比亞未來重建中發揮積極的作用。有專家評析認為,中國官方此舉是其一貫「務實」政策的體現,畢竟其在利比亞有著巨大的經濟利益,據悉中國在利比亞的投資高達180億美元。

當利比亞人民受突尼西亞和埃及革命的影響,而反抗獨裁政權時,中國官媒一方面反對西方介入,稱是「干涉內政」;一方面則利用對國內媒體的壟斷,暗中充當卡扎菲的支持者,散布謠言,以期誤導國人。對於中國官媒的陰陽臉,利比亞人似乎心知肚明,一度打出了「卡扎菲是說謊者」的中文標語。利比亞人的中文標語明白無誤地告訴中國人和世界:中國官媒所說的關於利比亞和卡扎菲的一切,都是謊言!

在攻入的黎波里之前,利比亞反對派就曾警告說,在利比亞新政府成立後,中國石油公司可能失去投資合同。據路透社報導,利比亞反對派的石油公司AGOCO發言人稱,反對派與那些不太支持反對派事業的國家可能會有一些政治問題。這名官員暗示,由於俄羅斯和中國官方未支持反對派武裝推翻卡扎菲政權,這些國家可能失去在利比亞的石油合同。

不支持推翻卡扎菲獨裁政權,就是不支持利比亞人民的民主運動。中國官方和官媒,即便再說得天花亂墜,再180度大轉彎,有過慘痛經歷的利比亞人也只會心懷警惕之心待之。雖可能有妥協,但絕對不會存在對西方民主國家的天然信任。

而中國的網民也紛紛表示:官方和官媒,是一條「變色龍」。資料顯示,變色龍本是一種蜥蜴類的四腳爬蟲,能夠根據四周物體的顏色改變自己的膚色,以防止其它動物的侵害。契科夫在其小說《變色龍》中,取其「變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會上的某一類人。

官方和官媒被民眾譽為「變色龍」,當不為過。任何有著基本良知的個人和政府,誰會毫無原則地站在獨裁者一邊,反對美國、北約空襲利比亞,向國人宣傳卡扎菲是如何受到人民歡迎?!從某個層面上講,務實並沒有錯,但問題是,這種沒有道德基礎,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並以利益為優先考量的所謂「務實」政策,能取信於誰?!連中國人自己都不相信,更遑論其它國家的民眾。難怪至今中國官方雖然撒銀多多,卻連一個真心朋友也沒有。

其實,在中國外交部表態之前十幾個小時,班加西人已對鳳凰台前去採訪的記者明確表示:「現在我們對四個國家,俄羅斯、土耳其、中國和敘利亞有個很大的疑問,他們為什麼沒有支持我們,這是個在革命後必須要回答的問題」;「為什麼他們沒有支持利比亞的革命?我們要把卡扎菲裝在瓶子裡展示給大家看。」但班加西人民可能不知道,在中國大陸,官和民一直是有區別的,官總落後於民,因此官方,不能完全代表民間。從這次卡扎菲倒台的例子看,中國大陸民間有著強大的正義力量,且最終影響了官方和官媒的取向。

問題是,在中國大陸,為什麼官總落後於民?!

首先,僅就卡扎菲的個例來看,在中國官方和官媒眼中,卡扎菲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且在鼓勵民眾對自己的個人崇拜方面與毛澤東的師承關係不言而喻。利比亞政權的性質,其來源也和毛澤東一樣。利比亞全稱為「大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意為人民來決定政治。卡扎菲也不缺乏政治理想。革命勝利後,卡扎菲推出自己的政治理念;比如1973年5月,卡扎菲提出了既非資本主義、也非共產主義的「世界第三理論」,並於1976年至1979年陸續出版了闡述這一理論的《綠皮書》,上面也有關於民主和民生的理想設計。卡扎菲心儀盧梭的人民主權學說,心儀個人無須保留自己的權利,而應將其全部委託給國家,由國家代為行使。卡扎菲的政治主張正是這種「直接民主」,他在書中用環中套環的圖來表示國家政權的結構,圓圈最中心(國家最高權力機構)是「全國人民大會」——這些把戲,中國官方和官媒不僅眼熟,而且心有儀也。中國大陸毛澤東的「人民民主」,與其類似。

但事實上,卡扎菲領導的政府多年來是一個剝奪人權和言論自由的獨裁政權。從1969年卡扎菲發動政變推翻伊德里斯王朝開始,在長達41年的執政生涯中,卡扎菲拒絕實行西方議會民主制,理由是這會扭曲人民的真實意志。1977年3月,卡扎菲發表《人民權力宣言》,宣布利比亞進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權的民眾時代」,取消各級政府,代之以各級人民大會和人民委員會,同時在全國範圍內普遍建立各級革命委員會組織。每年,基層人民大會都會派出代表參加總人民代表大會,總人民代表大會會選出一個政府內閣,但內閣作出的決定可以隨時被最高領導人卡扎菲接受或者更改。而這些,和毛澤東文革中的「大民主」同出一轍。長期受毛澤東思想教化的中國官方和官媒,怎能與之認同?!

其次,在民生方面,在中國官方和官媒眼中,卡扎菲也有惺惺相惜的交匯點。實際上,人們發現,利比亞的財富分配狀態與社會福利均比中國要好。有著近640萬人口的利比亞,人均GDP高達11,852美元(2009年),也是非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普通人月收入折合人民幣2000多元,但醫療與教育免費,基本食品補貼,政府為購房者提供無息貸款。與一般資源輸出國相比,利比亞的貧富差距相對要小得多,當然比現階段的中國更小。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中國大陸,卡扎菲不僅是「成績斐然」,還達到了自己不能企及的高度,要反對他簡直就是沒有天良、無藥可救。

但是,儘管利比亞憑藉得天獨厚的石油資源,在經濟發展上也交出傲人的成績單,然而卡扎菲家族聚斂財富,在利比亞卻是臭名昭著,目前該家族僅被英美等國凍結的財產就在500-600億美元之間。利比亞迅速發展帶來的不只是成績,還有更為嚴重的腐敗問題。卡扎菲家族積累的富可敵國的巨額財富,他那美麗女兒的奢華婚禮,無一不刺激著利比亞人民的神經。各種社會問題,如貧富分化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交織在一起,這個石油輸出富國就成了一個一點就著的「油桶」,一個火花就引發勢如燎原的反對運動。

利比亞人民這次參加反卡扎菲行列的主體是利比亞的年輕人。與其鄰國突尼西亞、埃及一樣,利比亞年輕人占的比例非常大,約75%的人口小於30歲。儘管石油和天然氣給利比亞帶來很高的收益,但近年來這個北非國家也面臨著與突尼西亞、埃及相同的問題,不能為增長過快的年輕人口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據非官方統計,年輕人在利比亞的失業率為20%-25%。今年反對運動初起時,卡扎菲很不理解,認為「人民生活過得這麼好,為什麼還要反對我?」一英國記者曾用同樣的問題採訪利比亞青年:你們生活有保障,為什麼還要反對卡扎菲?那青年乾脆回答:「我們是有飯吃,但我們沒工作,大學畢業照樣沒有。卡扎菲已經統治了40多年,我們受夠了,我們要選自己喜歡的人。」——忽視人民日益蘇醒的權利意識,以為人權就是生存權,只要讓人民有麵包吃就行了,是卡扎菲與中國官方和官媒的思維共同點。

第三,中國大陸的官總落後於民,主要還在於,有卡扎菲之類的獨裁者存在,中國官方和官媒在國際社會,前面就有一道遮風擋雨的牆。這位現在被自己的人民徹底拋棄的前領導人,自稱是西方不能忽視的「關鍵國際參與者」,近幾十年來發生的一連串恐怖攻擊背後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卡扎菲曾派兵入侵中非國家查德,力撐涉及多宗恐怖襲擊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1988年泛美客機在英國洛克比上空爆炸,導致270人死亡的大悲劇。簡言之,卡扎菲從「輸出革命」、不斷與阿拉伯世界發生矛盾衝突,再到與西方「對著幹」,他差的不是勇氣與敵人,缺的就是「朋友」。因此,他的政權被視為「流氓政權」。在卡扎菲的攪局業績輝映下,中國官方和官媒如今在國際上表現還算不錯,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折騰。「不折騰」的比較參照座標,就是卡扎菲與身死名裂的薩達姆,他們都曾把世界折騰得不得安寧。相比之下,中國大陸就「優秀得多」。

第四,中國大陸的官總落後於民,還在於對於權力的世襲罔替,有著類似的思維。卡扎菲為保住權力,嚴厲打壓異己;利用軍警、學生組成的「肅清委員會」嚴密監視人民,利用死忠支持者和被重金利誘的外籍傭兵來鞏固自己的政權。這些「業績」,中國官方和官媒也不落後,維穩辦、國安、國保、五毛;中國還創下了超過軍費有如天文數字般的「維穩開支」:2010年中國的公共安全經費即維穩開支為5490億人民幣,同年國防開支為5334億人民幣;2011年預算中公共安全預算開支為6240億,超過預算為6020億的國防開支,比醫療保健外交和財務監督的預算加總還高。只要「外部勢力」袖手旁觀,中國官方就高枕無憂了。

但這種想法其實是完全錯誤的,套用中國官方經常說的一句話:「內因是事物變化的決定因素」,如果不是卡扎菲在其統治的42年裡面的大半時期倒行逆施,熱衷於為本家族聚斂財富,而多少疼惜一下子民的話,那真是「帝國主義想反也反不了」的!

為了表示自己也算識時務者,官媒新華社發了一篇評論《強人只剩虛弱背影,卡扎菲時代終結》。但是,卻忘不了再次老調重彈「對西方而言,無論是笑臉還是刀劍,都是實現自身戰略利益的工具」,「政權倒台造成的權力真空,往往會引發派別衝突,使社會持續動蕩」,一副從利比亞國家利益出發代利比亞人民擔憂的模樣。其實,官方和官媒應該考慮的應該是:今後如何順應時代潮流,如何適應人民的超乎其前的覺悟,加快政治改革,走好中國今後的路。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