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豔羡一縷秋風 豔羡一條蚯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9日訊】枯黃的秋季褪去了春夏的矯飾,取而代之的是腐朽王朝的千補百衲。泣麟悲鳳哪怕在象徵意義上的荒野和真實的荒野裡一掠而過,聞聽的也會是太陽吃草和風捲殘雲的聲音。我們在至陰至寒的地帶東踅西倒,於秋季面對了兔葵燕麥,不由睹物傷情,悲涼的音律正響徹心弦。

雲朵在藍天中自由飄動,雁群在高空裡自由翱翔,秋風在曠野裡自由吹拂,露珠在枯葉上自由滑落,小草在大地上自由生長,溪流在山野間自由流淌,蚯蚓在泥土裡自由爬行……而自由對我們而言,迄今還是陌生的缺項。我們竟至豔羡了一縷秋風,豔羡了一條地裡的蚯蚓。

荒野固然有層出不窮的弱肉強食,但真實的荒野,從來不曾嚴禁反抗、哀鳴或怒號。當一隻瘦小的山羊在猛獸的獠牙和利爪下疲於奔命,面臨危急存亡時,以羊角抵禦殘暴,併發出驚懼的絕唱,就是山羊不可予奪的本能、自由和權利。而我們,竟至豔羡了一隻垂死的山羊。

荒野的象群因一時疏忽,沒能守護好小象,以至有小象消亡於猛獸的侵襲,會哀傷地圍著小象的遺體垂淚、哀歌,並以象群特有的儀式,為慘烈而去的小象進行依依的送別,同時向荒野宣示出生命的莊嚴,不得有任何的輕慢。而我們,在遭受滅頂之災後,竟至豔羡了象群。

秋季是候鳥忙於搬家的日子。當候鳥察覺這地帶的環境和氣候已經不適於它們生息時,候鳥可以決然地撲動翅膀,振翅飛向遠方,尋找新的開始。荒野裡活得十分卑微的麻雀,鄙棄著荒野的破敗與蠻荒,也能傲然飛往山的那邊。而我們,竟至豔羡了候鳥,甚至是一隻麻雀。

秋風一起,荒野的鳥群就知道冬日的寒流,不久將會洶洶而來,於是不忘加固它們築在樹梢的鳥巢。築造一個鳥巢,當然也需要花費小鳥們的許多勞力和心血,但沒有哪只小鳥,得為著擁有鳥巢就傾其所有,更多的時候它們在歡快地飛翔和歌唱。而我們,竟至豔羡了小鳥。

秋季的荒野,在為過冬做著準備的不只是飛鳥。即便是兇猛的走獸,也同樣需要找個合適的巢穴過冬。猛獸有猛獸的法則,它們雖也殘暴,但不會仗著擁有獠牙和利爪,就掠奪鳥類的巢穴,更不會將地裡的鼴鼠趕出洞穴,使其不得過冬。而我們,竟至豔羡了洞穴裡的鼴鼠。

食物對各種飛禽走獸而言,在秋季將會相對減少,但這並不會波及飛禽走獸生生不息不息的繁衍。荒野從來不曾對動植物們的繁衍,強加任何戒律,對生命的傳承一向聽其自然並保有敬意。即便是野豬、野貓、野狗,也能成窩下仔。而我們,竟至豔羡了野豬、野貓、野狗。

荒野的動植物天然成為自我的主宰,並對荒野景象和季節變換有同等重要的發言權。獨木不成林,一葉難為春,荒野裡火每次季節的交替和景象的變更,其實都有動植物們的共同參與。荒野從不統一思想和信仰,更不會自視為蒼生王者。而我們,竟至豔羡了荒野的動植物們。

秋季的荒野看似一片蕭瑟,但依然不失溫情。秋風寬慰著喬木,輕柔地拭去枯葉的淚滴;大地擁抱了倒伏的枯草,為其餘生的傷痛,提供著無言的溫暖和堅實的依靠;山澗彙集了荒野的點點淚珠,將其匯入湖海,予以永久珍藏……而我們,竟至豔羡了一片枯葉和一點水滴。

……

象徵意義上的荒野和真實的荒野,呈現的竟是這般的冰火兩重天,這使我們不由肝腸寸斷,悲從中來。美麗的童話故事,在現實的碰撞下已支離破碎。當我們滿心疲憊在荒野裡走過人生的秋季和冬季時,竟可悲可嘆地發現,自己竟然會豔羡了一縷秋風,豔羡了一條蚯蚓……

莫非這就是我們的人生?莫非這就是他們宣揚的幸福?天無言,地無語。秋雨淅瀝,宛若蒼天有淚,串串淚珠在荒野裡不絕如縷滑落。假使有來生,你或許寧願是那荒野的一縷秋風或一條蚯蚓。象徵意義上的荒野雖一年四季有喇叭花的盛開,但有幾縷真實的花香沁人心脾?

寫於2011年8月29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1870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171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

廖祖笙目前電話:(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國福建省泰寧縣金乾水鄉101室
廖祖笙郵箱:liaozusheng@gmail.com

文章來源:《廖祖笙谷歌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