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胡耀邦之子倡民主 體制內精英抒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0日訊】一百多位體制內改革派人士8月27號在北京召開座談會指出,30年前,中共黨內進行了一場思想解放運動,對「文化大革命」和毛澤東提出了批評。但是30年後的今天,黨內思想受到禁錮,黨內民主嚴重倒退。外界評論,這次會議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並沒有突破「一黨專制」的框框。

這次座談會由《胡耀邦研究網》、《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雜誌、《南方週末》聯合主辦,圍繞中共《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30週年展開討論,40多位各界專家學者作了主題發言。

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會上指出,30年前的決議,自我批評還是不夠的。決議批判否定的「文革」底線不能突破。

他說,近來有人想利用「文革」、再搞「文革」,違背胡錦濤講話精神。黨內的極左,個人凌駕於中央之上。為甚麼「民主集中制」,民主總是弱勢,集中總是強勢?

胡錦濤在「七一」講話中強調了兩個《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表示應對曾經犯過的「文革」和「左傾」錯誤「牢牢記取」教訓。

仲維光(政治評論家):「但是,30年前的那個中國共產黨所作的這些決議,它的基礎是甚麼呢?那個基礎還是堅持一黨專制,那個基礎還是對共產黨的最根本沒有任何觸動。沒有觸動它的根本的反人類、反自由、反人權這個原則的話,那麼30年前的那個決議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胡德平說,只有封閉的社會才感覺自己甚麼都好,開放社會才知道這兒那兒不如人。孤立於世界有甚麼好?林彪曾說,甚麼是政權,就是鎮壓之權,當時大家還叫好!黨性必須統一於人民性。

胡德平質問,現在有些人謀權求官,到了僱兇殺人的地步,「難道不是執政黨的問題?」

張愛萍將軍之子張勝發言說,權力失去制衡,必然導致腐敗。陳有西律師指出,權力黑社會化危害國家,公權力撒謊惡化國民道德。

中國政法大學原校長江平說,兩個謬論要狠批,一是穩定壓倒一切論,有違法治﹔二是中國國情論,過分強調了特殊性,把人類共同的理念給忽略了。

前《人民日報》評論員馬立誠強調,如果縱容毛左,國家將有大難。唱紅是違背科學發展觀,民主和自由不可阻擋,經濟發展不能解決執政合法性,不要自欺欺人。

金鐘(香港《開放》雜誌總編):「他們這次會議強調這個東西,強調維護黨、改善黨,而不是說要改變這個一黨制,說明瞭這個會議的保守性。它還是反映了不敢講話,還是有框框。」

黃炎培之子黃方毅發言說,當年共產黨向國民黨提議案,要求結束黨治,實行憲政。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王佔陽指出,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理論,談民主憲政比延安時期差遠了。

中共第五代智囊張木生在會上說,改革開放最大錯誤,明明搞資本主義,卻不敢告訴人民。「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高尚全指出,不解決政府主導還是市場主導,改革是空話。

中國駐瑞典哥德堡原總領事提到,現在在火山上,有錢人往外跑。著名法學家郭道暉說,黨的執政地位到了最危險時刻,要再次解放思想,進行大討論。

仲維光:「實際上,所有的問題面臨的還是一個基本的人權問題、言論自由問題,也就是說,一黨專制的這個框架,無論在處理甚麼問題的時候,都必須首先要觸動。你在討論其他問題的時候,不是首先指向這個問題,那麼都是一種自欺欺人。」

「中國社科院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發言說,國家是誰的國家?是人民的。國家基本制度該不該改革,黨連自己的法治都不遵守,人民怎麼辦?

「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李楯教授則說,改革早已停滯。黨把人民當小孩子,國家沒有前途。中共中央黨校教授王長江指出,悲哀在於聲稱要長期執政,實際上沒人有這想法。

新唐人記者梁欣、李元翰、周平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