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是中國人民作出選擇的時候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1日訊】夏季正是人們旅遊的季節,加上又是學校的暑假,所以經常可以見到一家人一家人的各國旅遊者,也時常遇到他們問路,只要我有時間,我總是盡可能的送他們要去的地方,或者帶著他們去汽車站、地鐵站。

大約是在兩個星期前,一對台灣的夫婦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十歲左右的孩子來問路,由於他們要去的地方不過是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我又正好沒事,所以就帶著這一家人去了。一路上指指點點的介紹著兩邊的景點。當我問他們這次旅遊的計劃的時候,他們告訴我說,來加拿大是第一站,然後去美國看幾處景點,最後從夏威夷飛回台灣。

我問他們辦簽證是不是很困難,他們很愉快的告訴我說,只有中華民國護照在全世界一百一十七個國家是免簽證的,這是我以前從不知道的,心裡真為他們高興。全世界一百三十多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台灣走上了自由民主不過才二十年,台灣人民就可以自由的出入一百一十七個國家旅遊觀光或做生意,這些國家都對他們敞開了大門,像對待朋友一樣歡迎他們的到訪。

政治體制實在是太重要了,極權和民主的差別,前者是公權力私有化,而後者則是主權在民。孟子的民為貴的思想現在成為了普世的價值,這確實是應該令中國人驕傲和自豪的,同時也是中國人必須反思的一個問題。

台灣人民享受到了一百一十七個國家免簽證出入的待遇,就證明了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了,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之所以提高了,就是因為他們加入了世界民主這個大陣營。普世價值就是民主、法制、人權、自由和平等,這是近二三十年來世界形成的價值理念,但是中華民國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五族共和的提出,那是在一百多年前,與當代的普世價值完全吻合。

綱領正確就一直堅持著走下去,既不必學習什麼樣的模式,更不必去借鑒什麼樣的主義。到頭來中華民國實現了憲政,國際地位自然就提高了,國民們自然就享受到了實惠和有尊嚴。

相比於海峽對岸的所謂中華人麼共和國的護照,可以使國民們免簽證自由出入的國家那就是極其的有限,而且通常是簽證困難、等候的時間長,被拒簽的百分比又相當高。為什麼兩岸之間同文同種的中國人,被國際社會對待的差別是如此的之大呢?還是政治制度的問題。

今年的8月21日,美國的副總統拜登先生在四川大學講演當中,就直截了當的說中美最大的分歧是人權,人權是一個國家前進的動力,沒有自由,一個國家的動盪就會蔓延。他還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多人想移民的國家,人民是不會想移民到一個衰落中的國家的,如此簡單樸實的幾句話,直接說到了共黨的根子上。

虐待中國人的人權,鉗制中國人的自由,隨意地屠殺、鎮壓、搶劫中國人,飽受屈辱的中國人又怎麼能在國際社會上有尊嚴呢?所能得到的也只有是同情、支持和鼓勵而已。奧巴馬請胡錦濤吃了一頓飯,於是就有同胞大喊,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提高了。

其實這些同胞的所謂自豪和驕傲是被人可憐的,就像一條小可憐蟲,得不到尊敬、又沒有尊嚴,又不思進取,依附在一個過街老鼠般的政權上。因為過路的人群中有一個人沒有喊打,幫閒們就認為這只麝鼠有了面子了,於是連帶著自己地位都提高了。幫閒篾片們的可憐之處就在於,他們似乎從來都沒有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獨立的,享有天賦與權力的、尊嚴的、個體的頂天立地的人。

8月21日為了爭取自己的權利、自由和尊嚴的利比亞人民,在經過了六個月零六天浴血奮戰之後,在沒有受到任何抵抗和阻力的情況下,進入了首都的黎波里,自此可以宣佈卡扎菲的政權垮台了。

就是在今年的前八個月當中,先是突尼斯,接下來的是埃及,現在又是利比亞,這三個國家的人民是通過自己的抗爭、血戰,一個一個地推翻了獨裁專制的政權,自己解放了自己,重新奪回了被剝奪了的一切,他們贏得了世界的讚美,他們是民主的英雄,他們是所有仍生活在極權、專制、獨裁下的人民的榜樣和楷模。

他們的奮鬥和抗爭再一次的告訴了全世界一條真理,那就是任何極權、獨裁的團伙和個人是永遠戰勝不了人民的,因為人民是歷史的主人。口口聲聲代表了人民的共黨,面對著利比亞人民的勝利,也只好說出了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這句話。

同樣的話在二十二年前共黨就說過,那是六四大屠殺的幾個月以後,羅馬尼亞人民走上了街頭,反對一黨的專制,要求民主,該國的共黨頭子齊奧塞斯庫下令軍隊屠殺抗議的民眾。結果軍隊倒戈,近四十八小時左右,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捕,審訊後定罪,立即雙雙被處決。

消息傳到了北京的當天,就有許多的學校、機關、企業掛出了橫幅,上面寫著:向羅馬尼亞人民學習、向羅馬尼亞人民致敬,各單位的黨政幹部凌晨就被緊急召到北京市政府開會,為的是要統一口徑。

被統一口徑的話就是:尊重羅馬尼亞人民的選擇,早間新聞中播出的就是這句話。當天市民們仍就去上班,但是幾乎沒有人去工作,都在議論著羅馬尼亞共黨的垮台,而且還不是小聲或者是偷偷的議論,而是公開的高聲地在議論,甚至大聲地質問:為什麼尊重羅馬尼亞人民的選擇,中國人的選擇該不該尊重,為什麼用坦克和衝鋒鎗對待中國人的選擇,去羅馬尼亞人民的選擇呢?難道中國人民不是人嗎?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很多職工都在食堂裡買了加菜,有人還買了酒,舉杯向羅馬尼亞人民祝賀新生,有人是失聲痛哭,很多人的眼睛都是紅紅的。當天包括北京大學在內的不少大學,從宿舍和教學樓的窗口扔出了不少的小瓶子,被叫做是「摔小平」,以此來發洩對屠夫鄧小平的仇恨。

後來的蘇聯和東歐的國家的人民起義,徹底摧垮了共產主義陣營的時候我已經流亡國外了,所以不知道共產黨是否又統一了口徑,尊重蘇聯人民和東歐人民的選擇。現在共黨有統一了口徑,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那麼已經獲得了新生的突尼斯和埃及人民的選擇想必共黨也是尊重的。於是在抗爭中的敘利亞、也門人民的選擇,那也應當尊重。

再聯繫到中國大陸,平均每兩分半鍾就爆發的得一起反共抗暴維權的鬥爭事件,這也是中國人民的選擇,共黨也必須學會尊重中國人民的選擇。二十二年不變的尊重人民的選擇就足以證明,共黨體制的僵化、落伍,以及前言不搭後語的驚慌和恐懼。

羅馬尼亞人民選擇了推翻共黨的政權,又選擇了處決共黨頭子,還選擇了把齊奧塞斯庫貪污的四億美元歸還給國家和人民,這些選擇都被共黨尊重了。那麼中國人民選擇了要推翻共黨的政權,要建立民主的政制,也選擇了要處理共黨頭子們,並且選擇了要把共黨們貪污存入外國銀行的錢歸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共黨也應該尊重。

這次共黨又尊重利比亞人民的選擇,那麼利比亞人民選擇的是什麼呢?在利比亞人民和平請願和抗爭,而遭到了屠殺和戰鬥機發射導彈轟炸以後,利比亞人民立即選擇了拿起武器,與現政權進行武裝鬥爭。

由於一開始雙方的實力差別懸殊,利比亞人民的選擇了接受外國軍火的援助,選擇了請外國軍官訓練作戰指揮員,選擇了請北約組織派飛機轟襲卡扎菲的軍隊,其間還選擇了請各國政府和銀行,凡是存有卡扎菲團伙的私有財產,立即凍結。另一個選擇,那就是要求利比亞周邊的國家派出軍隊,封鎖利比亞的國境,不允許任何一個卡扎菲的幫兇外逃。

利比亞人民的這些選擇都受到了共黨的尊重,那麼中國人作出了同樣的選擇的話,共黨也必須尊重。埃及人民在逮捕了穆巴拉克以後,不但選擇了要審判他,還選擇了要審判所有的射殺人民的穆巴拉克的軍警們;利比亞人民也會做同樣的選擇,共黨當然也要尊重。

獨裁者和極權者們都一樣,都是不懂的慈愛,卡扎菲在兩個月前,還在首都導演了一出醜劇,收買了幾百個幫閒篾片、憤青憤老們上街,作為是卡扎菲的支持者亂哄哄的游了一場行,全球的各大電視台,倒是都報導了,但卻是作為鬧劇報導的。

所謂人生百態,竟然有人支持用戰鬥機向人群發射導彈,這也是人類中不恥於人的一態。其實卡扎菲當初的這一個命令,共黨是由衷的尊重的,敢於下令讓坦克從人群中碾過的共黨,在卡扎菲的眼裡,不但尊重,而且是佩服。

卡扎菲下令飛機轟炸,又使共黨是不但尊重,且又佩服,沒想到卡扎菲還是完了。對利比亞人民的尊重,其實是共黨硬著頭皮說出來的酸苦的話。共黨又少了一個勾肩搭背、一塊兒耍流氓的小兄弟,同時也是又多了一個批評指責和反對它的對手。

極權和獨裁永遠形成不了一個陣營,與世界民主大家庭對抗,因為這些政權在自己的本國內都不得民心,當這些政權頭子們握手言歡、妄圖結盟的時候,他們似乎都不懂的先要求徵求民意,問問民意是否同意。和齊奧塞斯庫、薩達姆、穆巴拉克、卡扎菲、金正日,還有被國際刑事法庭通緝的蘇丹總統結成所謂的戰略夥伴關係。

8月25日共黨團伙又派出了一個英勇的漁政船,進入了釣魚島海域與日本軍艦對峙,其結果又和以前一樣,國人民眾並不知道,究竟是英勇的漁政船打跑了日本軍艦,還是日本軍艦打跑了漁政船。可事後日本政府立即召來了共黨駐日大使,提出了嚴重的抗議。如果這件事情早發生幾天的話,卡扎菲一定會站在共黨這一邊幫腔的,可惜僅僅是四天之差,共黨的這個戰略夥伴就已經自顧不暇了。

同樣是8月25日,在逃亡和躲藏中的卡扎菲,通過電台向忠於他的人發出了偉大的號召,要求這些人拿起武器,與反對力量血戰到底,並且還聲稱,他將在自己的國土裡戰鬥到底,做一個烈士。

這就證明了獨裁了四十二年的卡扎菲思想是僵化,以及根本就看不明白,原來那幫整天圍在他周圍幫兇、幫閒、篾片、憤青、憤佬們,不過就是為了個名、為了一點利才對他吹喇叭、抬轎子、唱讚歌的,把他捧得是暈頭轉向,哪裡是什麼忠實呢?

現在大樹已倒,猢猻就散了,這幫人為了名利,自願出賣的是靈魂和人格,但卻沒有人打算出賣生命去換取名利。所以卡扎菲也只好一個人戰鬥到底了。至於做烈士就證明了卡扎菲和共黨們是一樣的不學無術。一個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獸性、貪婪私慾的人死在了自己的私慾之下,能被稱為是烈士嗎?

殺人犯、搶劫犯、貪污犯、強姦犯被處決以後,難道應該授予烈士的稱號嗎?這就是不知恥,卡扎菲不知恥可以,因為他幸虧不是中國人。中華文化中的禮義廉恥是被稱之為國之四維的,中國人都懂,可共黨們不懂。因為共黨們都是迷信洋教的,又沒有祖國的概念,所以是以恥為榮的。

中國人以億萬個家庭的家破人亡,使毛澤東榮獲了上個世紀世界三大魔頭之一的惡名,這是國和民的恥,卻是共黨的榮。毛大魔頭的照片和乾屍仍然霸佔著天安門廣場,所以中國大陸的天不得安,地不得寧,民無以聊生。

利比亞過渡委員會下令,務必抓到卡扎菲,並且說,幫助卡扎菲逃跑和躲藏的人,只要交出卡扎菲就可以免罪。看來卡扎菲除去做他自己的烈士以外,就再無路可走了。

這裡倒是應該提醒一下共黨們該是考慮自己的身後路了,是金盆洗手改邪歸正,還是棄官歸野、保全身家,或者是退休歸隱,不問世事,再不然那就是像穆巴拉克、卡扎菲一樣走上絕路。但是,不是人民逼它們走上絕路的,而是它們把億萬民眾逼上了絕路在先。

8月20日河南鄭州市的祖宅被拆遷了的張向陽先生,再次地來到了共黨駐多倫多領事館前,為共黨立墳碑,和以往幾次不同的是,張向陽先生這次在立上了中華公敵,中共土匪之墓的墳碑以後,又立上了兩個新的展示板,揭露共黨罪惡的發家史。

張向陽先生用中英文大聲地向過路的行人、圍觀者、媒體的記者和在領事館前排隊等候簽證的人講演,他說:「中共鬼子殘暴對待人民,比日本鬼子還殘暴,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團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團伙。」

他還說,他所在的工作單位,每當有人入黨的時候,單位同事們就會說,群眾組織又純潔了一分。在張向陽先生抗議講演的期間,領事館的門窗是緊閉,領事館內的從領事到工作人員、從書記到黨員沒有一個人敢於出來面對張向陽先生的。

周圍的中國人不少,其中肯定不乏幫閒、五毛、憤青、憤佬們,也沒有一個人出來說句話,用相機拍照的人確實不少,這難道是共黨尊重張向陽先生的選擇嗎?當然不是!是共黨把張向陽先生逼上了這個地步,勇在張向陽身上,事實俱在,大聲說出自己的冤枉,公開揭露搶劫團伙的嘴臉。

他不是在說自己的遭遇,有如此遭遇的中國人又何止億萬,有多少人是不說,又有多少人是不願意在外國說,理由是怕丟了中國的臉。孰不知丟臉的是共黨,中國又何曾丟過臉呢?受了共黨的虐待而不說的中國人,是在丟自己的人格和尊嚴,大聲說出來的是英雄。

俗話說,敢做敢當,共黨們卻從來是敢做不敢當,殺了人不讓說,還要家屬們忘掉;搶劫了財產不讓說,自己還要裝清白。作了九十年的政治娼妓,豆腐渣的貞節牌坊,卻立的到處都是,中國大陸四點三億個家庭,有幾個家庭沒有遭受過共黨的禍害呢?又有幾個家庭能夠站出來一位象張向陽先生的人,大聲地指責、大膽的揭發。

共黨不知恥、不要臉,被害人又憑什麼怕共黨丟臉呢?共黨把中國的領土、領海出賣得七零八落,中國的臉、中國人的臉早就被共黨丟盡了!賣國、禍國殃民,共黨從來是臉不紅心不跳,就是因為象張向陽先生這樣的人太少了,只要有百分之十的受害家庭站出來一個人揭發的話,共黨歷時就可以垮台!共黨早垮台一天,就等於不知是解救了多少的同胞們的性命免於流血、免於被搶劫。

佛家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沒有勇氣至少可以做個慈善家,推倒這個政權,沒有人再受害了,此善莫大焉,不但是德備天下,也是造福後代的,我想利比亞人民肯定也是作如是想,所以才拿起了武器。現在該是中國人民做出選擇的時候了。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的時間裡我們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