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長崢:艾未未 說破皇帝新衣的孩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1日訊】不懼軟禁之身,艾未未憤怒再發聲

據獨立媒體2011年08月29日訊,中國知名藝術家艾未未週日(8月28日)在美國《新聞週刊》網站上發表文章,猛烈抨擊當局剝奪其公民享有基本的人權,他說首都北京是一個「暴力的城市」。

這是艾未未今年6月底被釋放以來第一次公開批評中共政權。

BBC中文網報導,艾未未在文章中指控某方不允許其公民享有基本的人權。

在這篇措辭強烈的文章中,艾未未說,中國首都北京是一個「暴力的城市」。

他還批評中國政府腐敗猖獗、司法以及民工政策等。

路透社報導說,艾未未的文章顯示,他已經對他6月份獲得釋放以後的嚴格限制越來越失去耐心。

同時,北京也面臨挑戰,如何對待像艾未未這樣的中國最知名的社會批評家。

艾未未在文章中寫道,每年有數百萬的民工來到北京,修橋、鋪路。這些人就像是北京的奴隸。他們住在非法的建築物中,但卻經常遭到當局的拆毀。

但那些煤老闆、大企業的頭頭們則到北京來行賄,享受榮華富貴。

限制自由

據一位知情人介紹,按照當局的規定,獲釋後的艾未未在一年之內不允許接受媒體記者的採訪、會見外賓、使用互聯網或是與其他維權人士交流。

儘管這樣,艾未未經常利用推特(Twitter)代表那些被監禁的異議人士發表看法。

艾未未在《新聞週刊》的文章中說,身穿西服、打著領帶的中國官員對外國人說:「我們是一樣的人,我們可以做生意」,「但是,他們不允許我們享有基本的權利」。

路透社曾試圖在星期一(29日)聯繫到艾未未,艾未未證實他的確寫了這篇文章。他說,該文章是基於他在北京生活的印象而寫。

但他補充說,他不知道文章將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同時,艾未未拒絕進一步解釋,他說,當局限制他跟記者講話。

大膽批評

艾未未在被秘密關押期間經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和折磨,他仍然面臨被監禁的危脅。

艾未未在文章中提到自己在被拘押的經歷時表示,「在北京最糟糕的就是你絕不能相信司法系統」。

他說,「我在監獄裡的經歷使我明白,在中國有許多秘密地點來關押那些沒有身份的人」。

他還說,只有你的家人在為你的失蹤吶喊,但是沒有人會給你答案,街道辦事處、官員、法院、員警、甚至是高層以及國家領導。

艾未未表示,在他被關押期間,他的妻子每天都寫請願信,給警察局打電話,詢問我的下落,但是她得不到任何消息,毫無音信。

何去何從

艾未未獲得保釋後,中國政府說,他們仍然要對他涉嫌經濟犯罪進行調查。

但艾未未說,他從沒有接到過當局的任何正式通知,要他解釋經濟犯罪的指控。

艾未未的文章還提到,他的任何藝術都不代表北京。

他說,他上週在公園裡碰到有人拍他的肩膀或是向他豎大拇指,用這種秘密的方式表達他們對他的支持。

「沒有人願意出來講話。人們在等什麼?他們總是對我說:『未未,離開中國吧。』或者是,『好好活著,看他們去死,』」。

艾未未以前曾表示過,他絕不會移民,但是從最近的這篇文章看則很難說。

因為他在文章中寫道「要麼離開,要麼耐心點,看他們如何滅亡」。

「我真不知道我將要做什麼」,他寫道。

面對艾未未在官家「牢程營」裡所經受的可以想見的煉獄般的非人酷刑,面對他被「監視居住」後的沉默,東野長崢長久以來心裡的痛沒有語言可以形容。六十年來頭一次有中國的知識精英敢於面對面地同強權死拼,六十多年來第一次有人敢於在天朝站著說話,六十多年來第一次有人把對弱者的幫助對人民的愛化為實際的行動,六十多年來第一次有人讓汶川地震中被豆腐渣校舍中死去的孩子們又重新奪回了他們的名字,對某些人來說他們是不存在的,正如那些板橋連環大潰壩中死去的數十萬冤魂一樣。東野長崢一直心裡難過,那個勇敢的男人會不會從此沉默,會不會說出「我沒有敵人」一類的屁話?而今,艾未未豎起他著名的中指說「絕不」。僅僅因為這個,任何非議艾未未的人,東野長崢都要罵他們八輩祖宗,他們不是人。六十多年來,我們只出了很少的幾個象艾未未一樣敢於說破皇帝新衣的孩子,赤子之心艾未未,「為什麼我眼中常含熱淚,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艾未未把父親詩中的意境,變成了慘痛的現實。赤子之心艾未未,我們愛你。未未,想著你在牢程營裡的慘痛經歷和現在生不如死的狀態,我們多麼希望你離開,離開這片殘忍的土地,可是我們內心深處是多麼不希望你離開,是多麼希望你就站在這片悲涼的土地上,領著我們站著說話!未未,我們愛你!

文章來源:《博客網》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