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避颶風 紐約大撤離值不值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1年8月31日訊】熱點互動直播(622)避颶風 紐約大撤離值不值得:百姓安危擺第一,重大災難前政府全面戒備。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還是由我來主持這一個小時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美國東部東海岸經受了歷史上罕見的颶風「艾琳」的襲擊,特別是這個颶風從巴哈馬出發以後在北卡登陸,然後經過大紐約地區,然後經過了整個新英格蘭地區,最後到達加拿大,影響的範圍之廣、影響的人口之眾多,在美國歷史上也是罕見的。

那麼特別是大紐約地區作為美國的經濟、文化的中心和全世界著名的大都市,也經歷了一場罕見的眾多人口的大撤離。今天我們想通過這一小時的時間和大家一起來互動討論一下這個颶風,在這個颶風過程當中美國政府、媒體和民眾的反應。

特別是我們今天在座的嘉賓都是在這個大紐約地區,也經歷了這場颶風,而且我們的觀眾當中也有很多人經歷了這場颶風,希望大家能打電話進來和我們一起分享您自己的經歷和想法,請大家打這個電話646-519-2879,或者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RDHD2008。現在我們先看一段錄像。

(影片播放開始)

彭博週六在布魯克林的科尼島(Coney Island)召開記者會,呼籲人們儘快撤離。

紐約市長彭博:「不要拖延,不要等到天氣變壞。現在科尼島已經開始下雨,這只是開始。」「不管艾琳的軌跡怎樣,這將是非常嚴重的暴風雨;不管減弱了多少,這都是威脅人命的風暴。」

彭博呼籲人們不要掉以輕心,愚弄自己,在撤離區的人們要趕緊離開。

這次需要撤離的紐約居民大約有37萬人,其中大部分住在布魯克林、皇后區和曼哈頓下城。自從2008年艾克(Ike)肆虐德克薩斯,艾琳是第一個登陸美國本土的颶風。

星期六清晨,「艾琳」颶風已經在預計的登陸地點北卡羅萊納州延海掀起強風巨浪,根據邁阿密國家颶風中心「艾琳」颶風已經在星期六清晨接近北卡羅萊納州海岸時減弱為一級,最高持續風速從二級的100英里降到90英里,但即使登陸後威力還會再減弱一些,一級颶風的威力仍然相當危險。

邁阿密國家颶風中心專家表示,這場風暴的可怕在於它的規模和持續時間,而不是在於風力有多強。目前「艾琳」的暴風圈範圍長達1千公里,每小時以14英里的速度向北北東前進。

紐約市已發布了史無前例的強制撤離令,並開放收容所收留民眾,同時破天荒宣佈地鐵和公車停駛,星期六中午之後,5座機場:甘迺迪機場、拉瓜迪亞、紐瓦克、泰特波羅和斯圖爾特國際機場都不再接受航班降落,至少6,100班航班取消。

紐約市政府以預設「最壞狀況」來做颶風來襲的防災準備。

記者:「我身後就是位於曼哈頓下東城格蘭街的一個避難所,這家避難所可容納三百多人,以便提供免費的食物、水還有床位。入住的手續非常簡單,只須要提供姓名、住址和電話,在填表過程當中還有華人義工相助。」

避難所前人來人往,行動不便的老人也由護工送到避難所安置。紐約市第一選區市議員陳倩雯也趕來了解選區內居民安置情況。

紐約市第一選區市議員陳倩雯:「政府規定一定要走,都在那些大厦,也不錯,一千九百多個家庭現在差不多剩下還有250個,我知道那個聖瑪嘉烈老人大廈現在每一個都安置了,所以希望大家都平安啊。」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我們先來介紹一下今天的嘉賓,在場的有一位是中國和平主席唐柏橋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柏橋: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陳志飛教授,陳教授您好。

陳志飛: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還有一位在線的嘉賓是氣象衛星的專家田玉東先生,田先生您好。

田玉東:您好。

主持人:我們先請田先生先介紹一下這個颶風是怎麼回事?它是怎麼分級的?一般來說它的路徑是怎麼樣的?為什麼這次紐約會發生這麼大的撤離?是由於颶風的途徑和以往不一樣,還是因為它的規模和以往不一樣?田先生。

田玉東:颶風「艾琳」是從熱帶大西洋產生出來的,然後就是直襲佛羅里達還有美國東海岸。一般來說,颶風都是在熱帶的海面上形成的,包括熱帶的太平洋和熱帶的大西洋,在熱帶太平洋形成的我們叫做颱風,它們那邊形成的數量實際上比大西洋要多一點。在大西洋這邊叫颶風。

剛開始的時候並不是所有的風暴在熱帶海洋上都會形成颶風,有的時候開始的時候就是有一個低壓,如果低壓發展起來的話它就會形成一個熱帶風暴,熱帶風暴也並不是就被稱為颶風或颱風,只有在適合的條件下,這個熱帶風暴才會稱為颶風或者颱風。

然後形成了颶風或颱風以後,它就會根據它的風力大小、直徑大小,就會分成一到五級。大部分颱風不會掃到美國大陸來,因為基本上每年有10個、20個颱風形成,大部分先通過熱帶……中美洲影響會多一點,但是大部分在到達美國之前就會轉到東北方向的海面上去。

每年基本上對美國大陸,特別是東海岸被掃到的記錄還是相當少的,像今年這個「艾琳」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情況,因為它一下子就直撲美國東海岸過來,然後沿著東海岸一直往北走。一般的話,大部分颱風在大西洋向北,走不了多遠,因為大西洋往高緯度的時候,海洋的溫度就比較低了,所以沒有太多能量來支持它,所以它就會消失掉。

這次這個「艾琳」是攜帶了很大的水氣,在它的行進過程中降了很多的雨,一路上造成很多的洪災,是這樣一個情況。像這麼大的颶風的規模能夠到美國大陸上來,大概要平均3到5年才有一個吧,但並不是規則的,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能夠掃到美國大陸,這個還是很難預測的。

但是因為現在氣象衛星技術的發展,我們可以準確的看到這個颶風在什麼地方,幾天就可以看到它向哪邊來了,而且對於它將來的路徑有一定程度的預測性,而且這個颶風移動的速度比較緩慢,所以我們就可以提前幾天向紐約城市一樣告訴群眾做些預防的措施。

這就不像地震一樣了,碰巧前幾天我們也有一場地震,這個就很難預測,但是因為現在氣象衛星技術的發達,還有包括地面雷達、網絡的發達,這個颶風我們已經能夠很完善的來監測它,一定程度上它的路徑還很難完全預測,但基本上它到什麼地方之前我們是有足夠時間做準備的。

主持人:那我再問一個問題,美國主管預報颶風的是不是有一個專門的中心在做這件事情?

田玉東:是的,在佛羅里達,它屬於美國商業部下面的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

主持人:好,謝謝田先生。那我們回到現場來,像紐約這一次發生這麼嚴重的大撤退,我想特別是兩位都住在紐約或紐約附近,能不能介紹一下你們個人所經歷的這一次紐約地區發生的這個大的疏散情況?

陳志飛:我覺得這個的確是我到美國這麼多年,快20年了吧,可以說是刻骨銘心的一次經歷。原來類似的事情都發生在美國南部,或者發生在這次風暴的起源地加勒比海地區,並沒有直接打進美國的大都市。因為這個概念看起來好像也很小。

但是紐約一直是作為一個災難片的主角,所以大家也就認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是一個娛樂的事情,要不然好萊塢也不會經常把它拿出來作為一個消遣的對象。可是這一次的確是實實在在的,不是說《明天過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的景象,那水來了以後真的會淹沒很多的人。

那麼從這個事件來看,迄今有48個人喪生,在美國東部可能有25人,這是我看到的。我本人雖然在曼哈頓工作,但我住在新澤西,新澤西那天我覺得是讓人感到非常恐怖,而且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沒有睡覺,就是風聲呼呼不止。

讓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這個颶風到了紐約之後,好像風力減弱了,並沒有帶來預期的那種災難,如果到紐約的強度跟我在新澤西經歷的一樣的話,我覺得這次防範措施不但是非常必要的,而且還可能不夠,因為很多大樹倒了,而且我們家的電到昨天晚上才恢復。就是說我在美國快20年了,第一次停電這麼長時間,之前停電最長的紀錄可能就是2個小時,這次達到了快100個小時。從這點來看,我覺得它的強度是非常大的。

對於大紐約地區的疏散,現在有點眾說紛紜,而且現在中國觀眾好像也加進來發表他們的意見,因為我聽說這次中國的媒體,包括鳳凰電視台派了很多的記者在紐約當地採訪。所以很多人覺得這次疏散沒有必要,因為過後只是造成了一種頂多是Tropical storm(熱帶風暴)的局面,並沒有造成原來預期的那種颶風的效果。但是我覺得從政治家的角度來說,從防禦的角度來說,他們做的是非常成功的。

主持人:好,唐先生。

唐柏橋:我也覺得這次防禦是非常必要的。你設想一下,紐約就算是這次後面的風力是減弱了,但是它也是百年一遇的,就是說我來了20年沒有遇到過這種風暴,這是百年一遇的,加上前一段時間有一個地震,那個地震也是沒有任何預報的,所以當時有人有點驚慌啊。那麼風的話畢竟有預測性,所以大家就會高度警惕,我覺得這個是無可厚非的。

第二個更重要的是什麼呢?因為紐約是一個金融區華爾街,如果說按照原計有20%可能從巴哈馬過來,那這樣有二級颶風的話,因為巴哈馬是三級,到北卡登陸的時候是一級到二級,到紐約,那個颶風中心,那個颶風眼如果還在這個中心,最大的可能性是穿過布魯克林的NASSAU COUNTY,這樣的話,布魯克林的downtown(市中心)剛好是差不多在一起。你看那900公里,一個大圈圈,從NASA宇宙飛船拍出來,那很驚心動魄的,鋪開一大片。這種情況下,就是百年不遇。

奧巴馬兩次講,大家的警惕可能還不夠,要做最壞的準備,有可能是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其實我們這次非常僥倖,當時那個風沒減弱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有20%的可能,如果那樣的話,那紐約的防範措施是不夠的,為什麼呢?因為紐約沒有防範地震和颶風的經驗和設備。

你比方邁阿密,那我們太清楚了,邁阿密、巴哈馬我們經常去度假,每年都來颶風的,他們覺得很好玩。我們去台灣也是一樣,把窗戶都釘好了,他們都知道放假了,也正好趁這個機會休息。

但紐約不一樣,那個高樓一個玻璃一砸下來可能就砸死人了,你看那個環河大橋都說有可能會垮掉,因為它那個結構不是防颶風的,它是方塊型的結構,它一百多年了,一垮了的話,要是你事先沒有防範,那可能死的人就是成百上千了。所以我覺得這次防範是非常有必要的。

主持人:特別是由於紐約沒有這種防範颶風的經驗。好,我們現在接一下紐約楊女士的電話。

楊女士:橫河先生好,兩位先生好,還有田先生你們都好。首先我想要說這次颶風也好,洪水也好,我覺得我們美國政府做的非常非常好,我們紐約市的市長也 好,市民也好,每個人都做的非常好。

我覺得首先是要感謝老天爺。第二個要感謝美國政府和我們美國警民一致的來關心全國的美國的人民。我沒什麼可說,就是說只有美國能做的這樣好,也只有在我們這個國家做的這樣好,非常感謝!

主持人:剛才紐約的楊女士說這一次能夠渡過這一關主要感謝老天爺,然後感謝美國政府做的非常好。那我們再接一下美國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這次為什麼要大驚小怪?要大量的把整個紐約市撤退,地鐵、公車都要停駛,為什麼他要這樣做?原因就是民主制度,他不敢不這樣做,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市長在今年下雪的時候,氣象局報告這個雪會下得不怎麼大,結果一下下得很大。唉唷!他沒有準備。結果那個報紙罵他,老百姓也罵他,罵得他狗血淋頭,罵得他鞠躬道歉,道了很多次歉。

他這一次不敢掉以輕心,所以紐約市向來沒有為風為水有犧牲過,他不敢掉以輕心,萬一真的大風大水來了的話,紐約市一死幾十個人那就不得了了,那這個市長要完了。所以他這次為什麼要這麼徹底的做呢?他不是做給奧巴馬看,他也不是做給州長看,他是做給老百姓看,他怕老百姓罵他。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現在請兩位評論員回應一下剛才兩位觀眾的電話。

唐柏橋:我回應一下王先生,王先生剛才講的非常準確。這次我是非常有體會的,因為我住在紐約,我感覺也面臨到某種威脅,因為颶風確實不是開玩笑的。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你們以為這個風怎麼會造成那麼大的災難,把人颳走了最多摔在地下。其實不是那麼回事。

颶風可能會帶來的災難是多方面的,比方說你走在水上你不知道怎麼防範的話,那個地方積了水,正好一個電線掉下來了,你以為你不會被吹倒所以你就沒有生命危險,如果你踩在水裡面可能就被電死。還有你走在路上你沒有防範措施,一棵樹倒下來把你給壓死了,如果你開著車就被壓死。還有很多其它因素。

甚至說難聽點,還有核輻射的問題,我們周圍有3個核電站,如果核洩漏我們躲都沒辦法躲,所以它有很多原因是風以外的因素可能會帶來災難。所以為什麼美國這次草木皆兵,因為美東地區有9個以上的核電站,上次地震震中就是維吉尼亞州那個核電站。所以有很多因素造成。

而且它防地震只是防6.2級,那次是5.9級,差不多,所以說二級颶風或三級颶風美東沒有經歷過,1938年的時候是一級,那時也死了一百多個人,整個曼哈頓下沉,華爾街都被淹了。這一次他們不希望出現那樣的災難,如果死一百多 人可能市長都要下台了,所以當時我知道他們市政府有些報告,我看報告說希望這個風不是超過預料的那麼大的話,保證「0」傷亡,就是不要有一個人傷亡。所以他撤離了37萬人,因為那37萬人最有可能受傷死亡。

這其實有個原因,因為上次紐奧良……還有這次地震好像沒人感覺到,這次紐約地震好像沒有任何防範措施,事後也沒有像日本一樣,比方日本一震,1秒鐘之內全國的網絡、電視就報導說現在地震趕快躲。因為紐約他根本沒反應過來,等大家跑出來半個小時以後大家才開始談地震的事情,接下來又一個颶風。所以他覺得這次天災一定不能再發生這個錯誤,紐奧良這個情況也不能再犯。

這一次確實給人感覺有點防範過頭,但是我覺得我們非常幸運,萬一「艾琳」颶風真的來,今天我們就不會這麼講,我們會譴責政府防範不夠,撤離的人不夠,不是30萬,應該把100萬都撤離走。如果一個地方起火了,一個地方觸電就出事情了,可能那個區全部會遭殃的。

陳志飛:有很多中國觀眾,可能很多人也是從「鳳凰網」上看到這個事件的報導,所以我感覺剛才唐先生在說話的時後,你描述的狀況如果發生在中國的話,我真的會為你的安全擔心,因為你怎麼能知道核電站是防多少震級,你怎麼能知道那麼清楚我們周圍有多少核電站,在中國你是根本不知道這種情況的。

比如說在四川汶川地震事件,到底為什麼中共當局推遲救災時間,推遲部隊進入救災的時間,現在都是個謎。很多人認為他可能第一時間是搶救他的核設施,但是當地居民肯定也不知道,那麼如果真的搶救核設施,有多少核洩漏現在也不知道,可能多少年之後某些地區的人發病了或者得癌症的比率高了,才會有專家暴露出來。像唐柏橋先生對美國而言你是一個外國人,你對美國的情況還掌握得如此之精密,這的確是令人瞠目的。

唐柏橋:去年日本地震以後,我們才知道中國有那麼多核電站,我們才知道大亞灣那個核電站很危險的。前不久《維基解密》說,因為原料後來沒有從美國進口,那個公司就寫了報告,說靠近廣州的大亞灣核電站是非常不合安全標準的,一旦出事整個珠江三角洲都要受影響。

陳志飛:香港居民一直在抗議,香港是自由社會,他知道的資訊很多,因為我剛剛聽唐柏橋先生講,我也是深有其感。

主持人:我們先接一下大陸一位觀眾的電話,我們先接大陸陸先生的電話。

陸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看到我們中國大陸媒體CCTV對美國這次颶風也是報導挺詳細的,他們也是派了很多記者在美國那裡報導。好像颶風沒來之前,就報導美國有一些老人心臟病死亡,報導感覺好像是大災難要降臨那樣。我還在網上看到一些不道德的網友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感覺,覺得美國遭到颶風襲擊就是報應一樣,給奧巴馬政府增加這種麻煩。

央視就報導說,美國這次颶風襲擊可能對美國經濟、華爾街股市都會下挫了,報導預測是這樣。但是我感覺,也就是上個月嘛,「梅花」颱風登陸中國大連,就引起大連市民對大連PX化工廠的關注,引起市民遊行示威。中國在這方面還是不夠透明,雖然他們表面上電視報導颱風要襲擊大陸,要做好防災準備,但是之後做的措施顯得很不得力。

主持人:謝謝陸先生。我們現在接一下曼哈頓王先生的電話。

王先生:橫河先生好,嘉賓好,大家好。你談到「值得不值得」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涉及到經濟概率性這個數學上的問題,它牽涉的是利益、效益方面的問題,涉及到仁義道德的問題比較輕。西方的價值觀來自兩大學派,一大學派就是蘇格拉底(Socrates)、柏拉圖(Plato)、亞里士多德(Aristotle),他的思想趨於數學化、邏輯化,所以到現在為止他變成一個mathematical representation tool〈數學表達工具〉,所以他就是一面之詞的。在經濟的壓力下,他這個餅越來越小,所以zero-sum game theory〈零和博弈理論〉也不能涵蓋所有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假定這個風級大,問題更嚴重的話,政治上大叫「危險、危險」,並不能代表在實質上對防災是有效的,所以這個豆腐渣計畫才會錯誤百出,所以大家應該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洪先生的電話,洪先生您好。

洪先生:你好。剛才談了一陣子以後,我覺得跟這個命題相關性好像不是太切題。因為如果我們談他的撤離值不值得的話,就是代表美國紐約市對他的維護方案已經做出評斷,就是紐約應該目前不具備這種抗擊風的能力,所以他才會採用撤離跟不撤離的問題。其他的我覺得談得有點廣,可能是他們的深度比較深。因為紐約如果不具備足夠應急能力的話,如果他不用最簡單撤離的方式來應付,他的損失會更大,所以他只能選擇用撤離,撤離是已經到了沒有辦法的辦法才選擇撤離。所以我覺得專家如果圍繞這個「值得不值得」切題的話,會比較好。

主持人:好,謝謝洪先生。請兩位回應一下。

唐柏橋:關於這個撤離的問題,洪先生回答得很精準的。其實紐約市政府確實是這樣考慮的,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彭博市長大概在28日颶風來臨的星期六晚上,原計畫是星期六晚上,拖到了星期日的早上。那麼在這之前的兩天,也就是大概星期四,星期四的下午才決定要撤離,他一直在說我們有可能要求市民強制性撤離,但是我們還沒有做出最後的決定,我們要根據各種指標來判定。

就是「撤離」的代價大,還是「不撤離」的代價大?結果最後他們發現還是不撤離的代價大,撤離相對來講小一點,可能經濟損失造成一些混亂,但是可以避免人員傷亡,避免一些更大的損失,比如說保險公司的賠償,還有很多很多經濟上和生命安全上的考慮。

現在事後有人在檢討說,這個風沒有來,所以「撤離」是不是有點勞師動眾,好像有點草木皆兵,但我還是回到剛才的那個話,即便到最後的時候,在星期六晚上10點鐘的時候,我看google裡面的衛星圖隨時隨刻有分析指標的衛星圖。有三個選項,一個是雲彩它到了哪裡;還有現在到哪裡,概率有多大。他說穿過紐約中心的概率只有2%-3%,就是一級颶風2%-3%的時候,那時我要是紐約市長的的話,我還是會做出撤離的決定。

2%-3%很大了,你們知道搞股票的人就知道,那是數學的概念,2%-3%是不小的概念了。比如說你碰到了比方說損失一千億,2%-3%是多少?就是二、三十億,這個是很大的損失,所以撤離是不會造成很大的損失,就是90幾個避難所,然後一些交通影響,然後你就可以回去了。所以我覺得這個撤離還是有必要的。

陳志飛:你說撤離不撤離的問題,現在大家都在討論,實際上這還是個政治問題,因為如果你(決定)不該撤離的話,你就應該負責任。所以我們把這個事件,一個人為的事件,一個災難把它政治化,我還是覺得心中有點奇怪。

剛才這位曼哈頓的王先生,好像也是想這從方面想提出一些建議,但我覺得他好像忽略了西方歷史上,尤其是文藝復興之後對人的這種尊重,對生命的負責。比如剛才唐柏橋先生談的,他覺得水池有電線的話,人就會遭到想不到的危險。實際上我們家那個地區停電了3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被flooded〈淹沒〉,我學過工程我知道,如果是在flooded areas〈淹水區域〉修電線是很危險的。所以當時我就告訴我太太這個停電時間肯定會很長。

中國可能是為了豪言壯語要拍些紀錄片,它可能要保證我一天內修復,我是縣長或市長;這個東西在美國是沒人敢拍胸脯的,你總理、經理去拍胸脯的話,那工人會選擇不去的,因為他是要對生命負責。所以這個星期我估計都沒戲,因為他要把水抽乾,乾了以後再去檢測,那邊有沒有電,然後才去修復的。基本日程就是這樣。

說到這兒要談到中國大陸的處理方式好像有點不一樣,中國大陸媒體的報導,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不奇怪的,因為他也是企圖把這個事件政治化。因為中共它不希望群體事件,因為什麼呢?群體事件摸到根的話,是你造成的,是你的觀念造成的,說到底是你的體制造成的。

可是中共媒體很喜歡自然災害,人家的自然災害它很喜歡,為什麼呢?首先這是老天爺做的,這不是我做的,然後這是發揚我「偉光正」的時候,我可以派大批的部隊進去,反正部隊是農家子弟,也不是我太子黨,對不對?好多人還可以感受到社會主義,所以很多人被其迷惑,說你看社會主義什麼都不行,可能我們窮點,但是大災難的時候,有黨和政府救我們。所以中共非常喜歡自然災害,它也非常喜歡在美國發生自然災害,因為它覺得在美國災難,大家都覺得美國很繁榮,這樣的話,我可以派大批記者來看看美國也有這些很悲慘的形象。最後當然是沒能如願。

那麼剛才陸先生講到一個具體問題,比如說他提到中國媒體要分析對美國經濟有多大的打擊。那我們現在來看一看,現在數據已經出來了,頂多100億,有人說是八十多億美金,那美國一年的GDP多少?美國一年GDP有14萬億,那你把這100億分到12個月,你看對美國經濟能有多大的打擊?股票不但沒有跌,今天又漲了300點。你說這個東西,就是說中共媒體它是有政治作秀的根本原因在裡頭,所以它的話我覺得大家還是要仔細聽。

主持人:我覺得剛才王先生提到一個,就是報導或者是提醒大家注意,跟實質性抗災之間的關係。他認為你不管怎麼樣說,跟實質抗災是沒有關係,但是我個人認為,這就牽扯到你抗災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你抗災的目的是人而不是財產的話,那麼可能這裡頭差別就很大。

因為有了預警系統以後,大量民眾可以撤離,在危險的地區可以撤離,這種撤離的過程實際上是把人保護下來了,儘管可能對風災本身……你不可能說我撤離了,或者我報導了,那個風災就從二級減到一級,然後又減到熱帶風暴,這不會,但是人員傷亡是可以避免的。所以我覺得很重要的關鍵因素是,對於一個重大災難預警的目的是什麼,然後中美之間最大的差別是不是在預警系統裡面,或者是預警的時候報什麼、不報什麼;還有一個,在災後是總結還是表功?我覺得差距可能在這個地方。

陳志飛:這一點其實我也有同感。因為王先生他講的好像比較哲學化,他講到一些mathematical representation〈數學表達〉的問題,好像變得非常抽象,但他實質的問題我覺得好像在批評美國政府,就是覺得你做mathematical modeling〈數學模型〉,之後你還是沒有戰勝它,你還是失敗。實際上他還是沒有想到我剛才提的那個觀點,就是美國他是以人為本,那麼他的哲學就是「Err on the right side」。

「Err on the low side」就是說我把可能出現的誤差把它縮小。中國可能就是這樣,這樣的話我可以節省成本。比如我建核電站,我建水壩的時候,這種百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洪水,我就打賭吧,這個水壩可能一萬年沒有出大洪水,這個水壩就安全無虞了,那麼我就可以節省成本。

但是美國它這次,它是「Err on the right side」,就是說我把這個誤差弄得特別大,我預期是只有熱帶風暴,但是我按一級颶風做準備。所以我們在看美國天氣預報的時候,經常會產生這樣的感覺。

主持人:我們今天是《熱點互動》直播,主要的內容是這次的颶風「艾琳」對美國和紐約的影響,以及有沒有撤退的必要。希望大家打我們的熱線電話,電話是646-519-2879,或者用Skype跟我們聯繫,中國大陸的觀眾可以通過starp2p,就是愛博電視直接收看,不需要另外再加翻牆軟件。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我要補充一點,剛才有一位大陸同胞打的電話,他說大陸的報紙、網上有的人幸災樂禍。我就想到「911」,炸紐約兩個大樓,大陸上的訪問團也好,大陸上的報紙也是在幸災樂禍,凡是美國出什麼事,他都幸災樂禍。這一點我要非常清楚的告訴大陸同胞,假如沒有美國人打開中國的大門,今天的中國還是跟北韓一樣,每年都餓死一千多萬人。誰打開中國的門?是美國人打開的,到現在美國人還有一個經濟援助會援助中國。

上個月美國的國會議員還提出,說為什麼我們現在還要去幫助中國經濟,中國現在賺那麼多錢了,為什麼我們還要用錢成立一個經濟代表團去幫助他們發展經濟,搞得美國人糊里糊塗要把它撤回來。你看美國人到現在還在幫助中國,中國人賺錢,賺世界的錢當中,賺最多的就是賺美國的錢,今天中國90%的外匯都是美國人的錢賺過去的。

所以中國老百姓你一定要知道,美國是一個很講道德、很善良的國家,他幫助全世界包括我們中國在內,一直到現在還在幫助中國,中國一直到現在還在罵美國,所以這一點我們中國的老百姓一定要搞清楚。這共產黨不是個東西,一定要搞清楚。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武漢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陳先生現在不在線上,那我們先請兩位回應一下。

陳志飛:我先回應一下紐約的王先生,我覺得深有同感。他說中國媒體或有部分人對美國發生的災難,尤其「911」這種重大的災難幸災樂禍,其實這反應他們陰暗的心理,這其實也是中共政府指使的。就從我親身經歷來說,我們家周圍發生什麼自然災害,往往是我們家裡親人打電話告訴我,我才知道的。

比如說前段時間新澤西附近發水,他們知道的比我都清楚,為什麼呢?這裡稍微有一下事情,風吹草動,一些小的自然災害,哪個城鎮也好,怎麼樣的,中國馬上就報導,新聞絕對不會漏的,在這邊好事情我是看不到的。所以我就笑話我們家親戚說,你在那麼遠的地球另一邊還關心我,而且我們家周圍的情況你比我還知道得清楚。

主持人:這就是為什麼這次我們做這個節目,實際上是一個全球的節目,為什麼把紐約當地的一件事情放到一個全球的節目裡面去?我自己本人就有這樣的體會,有兩個來自中國大陸的親戚打電話來問候我,問我怎麼樣。所以這個事情在大陸鬧得可能比在美國還大。

唐柏橋:這件事情確實非常嚴重,最近這些年中共非常善於在媒體上做手腳,你看從美國經濟危機開始,很多福建人經常打電話跟我們講,他們是鄉下的福建人,非常窮困的,他們打電話給他們在美國的家屬,說你們在美國如果過得太苦了,你們就回來吧!他們認為美國現在比中國苦得多,就是媒體的宣傳。

所以美國一旦發生一個小風災,紐約這次一個傷亡都沒有,你說大陸隨便哪一次小風,不會有死人的,但是大陸一旦發生事情的時候從來不報。比方這次「7.23溫鐵事件」,我認為至少死了100人以上,因為按實名制的話,100人失蹤,那怎麼可能失蹤了?他又不是飛機炸了不見了,屍體可能在那個地方。最後說死四十幾個人,開始說34個人,因為超過35人就是特大災害,所以變成34人,然後有些明明就死了,像列車員死了他名字不在上面等等。

但是在全美國覆蓋面這麼大,方圓900 公里風這麼吹,覆蓋了6,500萬人口,死了多少人,從2個人開始,有2個人開車撞了,在積水的地方;有一個人心臟病發了;有一個人因為是在水上打電話給她男朋友求救,後面發現找到屍體了。就是說各種各樣的情況,到現在也不過就20來個,全美國美東這麼大,而且隨時隨刻報,這個人叫什麼名,什麼地方死的,什麼原因死的,如果有一個人漏報的話,可能這個官員要受譴責。

陳志飛:我們家那是什麼情況,是一個人離我們家海邊40分鐘的地方,他專門要出去看那個颶風過來的情況,他給鄰居說我要去看,然後拍下來給你們看,結果大家找到他的屍體。所以這些林林總總的事情實際是很古怪,是脫離人們一般平時這種正常行為造成的。

主持人:好,謝謝兩位。我們再接一下武漢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你好。我看了以上的節目,我覺得大家好像總是拿美國的這個災難和中國在這方面的報導,進行對比。首先兩位嘉賓、主持人說的都是很真實的話,如果真的實事求是一點的人,客觀一點的人,都會同意這兩位嘉賓和剛才那位先生說的一些東西。

中國不能和美國比,因為你想一想,這個世界上有 294個國家和地區,走中國這條路的國家和地區有多少呢?就是4、5個。中國實際上是很另類的一個國家,所以你如果拿美國普世的價值和中國這個特殊國家來進行比較,那肯定是比不過來啊,這裡的什麼東西都是假的,這裡如果出現一個災難的話,首先政府是把它壓著,然後講最少的死傷人數,然後再廣播它的政府是怎麼樣下基層,怎麼樣來救死扶傷的。所以中國就是這麼一個國家,你們用普世的價值來衡量中國這個很另類的國家,肯定是不能比較的。

因為如果中國正常的話,你想全世界怎麼會只有這幾個國家走這條專制獨裁的路線,是不是?你說走中國這條路的世界上還有幾個國家?就是一個朝鮮、一個蘇丹、一個古巴,還有一個委內瑞拉是這樣的國家。你有沒有想到中國是一個13、14億人口的大國啊,走的是與全世界的人背道而馳的一條路,所以說他發生的那些災難那些痛苦,肯定他有他的這種極端的處理方式,他什麼事情都是靠騙人的,靠謊言,然後靠遮掩的方式來處理。

主持人:好,謝謝武漢的陳先生。那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業小姐的電話。

業小姐:有兩點我要講的,第一點就是說,我也是紐約的,以美國來講,剛才大家討論撤離的問題,其實美國是以「人」為本的,因此在其他的設施方面,他不管付出多大,對於這個國家來說他們認為都是值得的,因為只要是人員沒有損失,其他的方面可以不計成本。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剛才他們談到大陸一些人的心理。其實從人的本性來講都是善良的,而且對弱者是有同情心和憐憫心的,但是在中共惡黨的宣傳下,大陸個別人的這種心態實際上是扭曲的,在人格上來講是很低下的,而且從他們內心來講,實際上是很陰暗的。如果把這種心理在全世界曝光的話,會被很多善良的人們所不齒的,我要強調的是這一點。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業小姐。

唐柏橋:我來回應一下陳先生的話,陳先生剛才講的,讓我感受特別深。因為我去過全世界很多國家,我經常因為工作原因,或者說跟我太太出去。我走的國家越多,我發現我越覺得悲哀,因為我出生在中國,我是個中國人。中國確實在這個世界上,在道德倫理上和管理水平各方面,它是處於最底下,那美國是處於最上面,這中間有南美洲國家。

我到墨西哥去以後,我以為墨西哥可能會比中國差一點吧,我發現墨西哥人道德水平比中國高多了,我們叫他「老墨」。我們再到加勒比海那些小國家去,我發現他們都是歌舞昇平,也不願意傷害人;到泰國去,他們都是微笑國家,都是被我們貶低的一些國家,但它們事實上道德水準都比中國人要高。

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當四川地震發生以後,網路上比方《CNN》,各種網路當時都是有評論,幾乎是99%的人,不管是印度的也好,台灣的也好,美國的也好,都是同情、同情、同情,也就說明全世界人心理是正常的。那麼一旦美國發生什麼事情,「911」或者說一個航天飛機炸了,這種事情跟任何政治都沒有關係的,但是會遭到很多人嘲笑。

嘲笑的來源99%都來自於大陸,連台灣人都感覺到很氣憤,因為他覺得我們同根同種,台灣人顯然是會同情。因為那個航天飛機是為人類做貢獻的,他們觀察氣象也好,觀察地形也好,它是造福人類的,也造福大陸人的。這個人一旦獻出生命以後,他是為人類獻出生命,這樣的人他也會遭到嘲笑。所以陳先生講得非常精準。

但是我同時又覺得有一點必須補充,我們這個話題還是有必要的,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大陸還有很多人沒有像陳先生這樣清醒和醒悟過來,還有很多人像北韓人一樣的被洗腦的。你看北韓人簡直是瘋瘋癲顛的,然後看到金正日的時候全身發抖,那些女孩子處於一種……剛才這位業小姐講得很清楚,就是被扭曲的心態,那我們要把這些被扭曲心態的人,我們要把他扭回來,變成一個正常人,這是我們的工作,所以我們還是要反覆講。否則的話,那大陸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去嘲笑一個天災呢?所以我覺得這個話題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陳志飛:首先業小姐講的話,我覺得她用詞非常精準,而且也非常犀利,的確是反應出那些令人不恥的人格行為。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我覺得他們也確實是受害者,他們也確實是很可悲,因為「人之初,性本善」,大家都不願意這麼做,因為大家都生活在世界村嘛!現在中國大陸很流行這種說法,宇宙村、世界村,所以大家都應該對這種自然災害,表示人文的關懷。

可是這些人為什麼能做出這種很古怪的行為,在世界上別的地方看來難以解釋的這種行為?就是因為政府在操控在洗腦,這個我們是不得不說了,要不然我們的親屬,也不會打越洋電話來問我一個別的州發生的災害,因為這就是政府的傾斜,它在媒體當中充當了這種看門人的角色。它媒體一個是不公開,因為即便是公開的話,公開的信息也全部是它們的信息,這個問題我覺得是最主要的,所以還是要做這樣的結論。

主持人:說到媒體,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媒體的事情,就是媒體在這次颶風當中起了什麼作用?因為最近即使在美國也有人在評論,就是媒體在這當中好像起了一個過份渲染的作用,渲染災難的作用。那麼我們看看美國媒體在這次報導當中,做了哪些重大的報導,起到什麼作用?另外就是政府的預警系統,怎麼樣通過媒體傳播出來的?

陳志飛:媒體在其中的作用,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實際上就我來講,最近這一個月或幾個星期,是非常充滿傳奇色彩的。第一次我碰到的地震,在美國碰到的,第一次我碰到的颶風,所以說你可想而知,我是非常緊張的,而且有家有小。那麼怎麼做,怎麼去面對這個事實?我大部分的消息全部是來自於媒體,包括互聯網。美國的網站甚至給你一個check list看哪個事做了,哪些事沒做?就是你去買麵包沒有?買礦泉水沒有?我們開車去買,看到那麼麵包架上全部都空了,說明大家都在採取同樣的行為,這不是一個很好的公共善事嗎?讓大家怎麼來預備。

而我把我那個10年沒用的收音機,剛畢業的時候用的收音機拿出來,結果它起了決定性作用,因為我們家沒電了,沒有電就沒有互聯網;沒有互聯網就不能上網,不能再看媒體了。所以它那個check list上說得很清楚,你一定要備一個帶電池的收音機,那我撥到那個台,你鎖定在這個台,它會給你提供最新的資訊,所以媒體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另外有人說他是不是故意渲染,我覺得不盡然,因為我剛才提到了,他是「Err on the right side」,所以說由於他的公開,又加上媒體的公正,我很相信他。他說有8級地震我覺得是最壞的,我覺得不會是9級地震,有可能是6級地震,也有可能是7級地震。如果他說是一級颶風,那我覺得它不會是二級颶風,但有可能是什麼呢?是熱帶風暴,就像紐約這次的經歷一樣。這樣他給我心中的這種安慰是非常充足的。因為今天我們還是要跟中國大陸來的比較,跟我在大陸的感覺跟經歷還是不一樣,跟剛才某位大陸觀眾說的也不一樣。中國大陸好像是把誤差往下降低,說我就降到34,好像這個不太一樣。

唐柏橋:我覺得這個媒體,我剛才在聽你們評論的時候,我就用最簡單精準的語言來總結一下中美媒體的比較。美國是報實用的;中共是報浮誇的。美國報的是為民眾報的;中共是為領導人報的。美國是報不足,哪個地方做的不足;中共是報功勞。美國人是報真實的;中共是報虛假的。所以這個是非常明顯的對照,有天壤之別。

主持人:那麼在媒體整個運作當中,顯然的像美國這次在這個過程當中,他通過各種方式把交通預先通知給大家。像紐約是從星期六中午12點的時候,所有的地鐵全部關閉,這個他是事先通知的,而且還有地圖。所有人有任何方式,用多種方式可以知道這個情況。

陳志飛:這個事我覺得印象非常深刻,我在大學教書大家都知道,我們的教室已經被用作避難所,我們因為比較靠近曼哈頓的南端,那裡有很多要疏散的,提供給他們免費的食物和水電。就說美國政府部門他不是說要管到底,動用軍隊,他是發動全民力量來做這個事情。

主持人:好,今天我們跟大家討論了一下,在颶風艾琳到達紐約地區和整個美東地區所造成的損失,政府媒體的反應,以及這次紐約的大撤退值得不值得?那麼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並且感謝觀眾們打電話進來和我們一起參與這次的討論,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