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中國僅有思想解放還不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9月9日訊】8月28日一大早,朋友就給我發來胡德平前一天發表的「近年有人想利用文化大革命,再搞文革。」的海外報導,看後感覺很是能提精氣神兒。

今年是建黨九十週年,全國唱紅竟然唱到影響了CPI,有報導小店舖原來30元左右的紅色服裝,今年翻番漲到了60元,紅軍演出服的租金也翻了倍。毛澤東的兩個親屬和毛派網站《烏有之鄉》徵集到五萬人簽名,在多省市成立「人民公訴團」,無視法院和檢察院的存在,要將兩位批毛的學者茅於軾和辛子陵告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當然,胡德平的講話不僅是針對今年令國內外輿論瞠目的「唱紅」、「擁毛」,而是有著更深刻的意義……

胡德平發起紀念《決議》三十週年

胡德平的這番話是在紀念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發表三十週年座談會會上講的。這個座談會是由胡耀邦史料信息網、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雜誌社、《南方週末》報社三家媒體主辦,騰訊網支持。與會的一百多名體制內的官員和學者,都清楚這個會就是胡德平召集的。

北京奧運年,中共中央曾經隆重舉行過《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週年大會》,胡錦濤繼十七大報告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之後,又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今年六月,是《決議》通過的三十週年,官方沒有動作。隨後胡錦濤在「七一講話」裡又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看來胡錦濤的「三步走」已經完成了黨魁任內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任。胡德平在八月底才舉行這個座談會,與國慶節也還有一個多月的距離,顯然是有意要避開今年的敏感時期,爭取到中央最寬的容忍度。

《決議》三十週年,中央不紀念,胡德平要紀念,其中的奧秘是什麼呢?

實事求是糾正《決議》的錯誤

有關座談會,幾家主辦媒體都沒有作報導,會議情況都是與會者現場用微博播報的。而且隨時隨刻被刪除掉,連《烏有之鄉》的攻擊也刪除,可見中國當前對思想和輿論的嚴控到了何種程度。

中共一向自詡《決議》徹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胡德平認為「決議總結歷史失誤,留有餘地,沒有過頭的話,只有說的不夠的話。有的話沒有說透。」「三十年前的決議,自我批評還是不夠的。決議批判否定的文革的底線不能突破。近來有人想利用文革、再搞文革。」這可以看作是他正面對《決議》提出的批評。

早在2008年4月—9月,胡德平在《財經》雜誌上陸續發表了《耀邦同志在『真理標準』大討論的前前後後》的上、中、下篇,公開以事實揭示華國鋒曾經支持胡耀邦發動「真理標準」的大討論,讚揚了「文革」之後,華國鋒以克制和寬容恢復了國家政治生活的正常秩序和黨內民主生活的生氣。胡德平認為華國鋒自己的民主精神和作風,也是難能可貴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這篇長文直接推翻了《決議》對華國鋒錯誤的定論,當年正是那些定論將華國鋒趕下台。胡德平的長文剛發到中篇,華國鋒就病逝了,中共中央公佈的《華國鋒生平》也為華國鋒正了名,顛覆了《決議》的有關內容,是《決議》公佈以來難得的政治進步,應該說中共中央接受了胡德平的意見。

中國需要政治變革

《決議》在中共執政史上所起的作用,實際超過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者只是鄧小平奪取最高權力的標誌,而《決議》則是毛澤東之後,鄧小平繼續實行政教合一專制統治的一座里程碑,正是以《決議》為起點,經過六四、南巡講話,三點一線,確定了中國的改革途徑和目標,完成了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建設,中共自身也完成了從極左翼農民革命黨向極右翼官僚專政黨的華麗轉身。

《決議》肯定毛澤東功大於過,肯定了毛澤東發動的,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窮無盡災難的歷次政治運動,就連文革的罪行也只是推給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不僅永遠肯定中共一黨專政的法統,也肯定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所代表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道統,至今仍舊是中共統治不可動搖的老皇曆,是最大的「凡是」。今年出籠的天字一號思想理論工程《黨史二卷》,就是費時16年,遵照這部皇曆照貓畫虎寫成的。遭到黨內外激烈的批評,被評為「愚民文本」,一點不足為怪。

三十年前,中國的領導人看到德國的高速公路,唏噓長嘆:「跟著美國走的都富了。」回國之後開始倡導思想變革。今天的中國領導人見多識廣,人人都有高學歷,在中國見識的,享受的比外國還多,至今仍舊把80年代的「思想解放」掛在嘴上,為什麼?就因為單純「思想解放」連三十年前的一紙《決議》都廢除不了,何況可以傳子傳孫的巨大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現在的中國領導人最怕的是什麼?是政治變革。從他們對第四波民主浪潮——茉莉花革命的仇恨就可以看出。中國要廢除《決議》,也只有政治變革。

文章來源:《DW》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