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斌:黑暗的詛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1月12日訊】

凍屍骨國——刺痛人類——宇宙中最浩瀚也是最黑暗的國度。

這個化石國度,水潑不進、鹽醃不進、油榨不進。無論何方神靈,即使辦理了往返的簽證護照,也不被准許入境。

“這個黑暗國度,容許樹木和雜草生長,卻不容一個盲人存活。”

2

這個還不是盲人的盲人,誕生在這個凍屍骨國。
他似乎是詛咒自己生在此國,在幼年時,他讓一場疾病攻陷了他的眼睛。
從此,他雙目失明了。

他以墨鏡示人。

3

這個盲人可能曾經痛苦過,也可能爲永遠生活在黑暗中而持久地掙扎過。
不過,他敢直面自己的慘澹人生。

又窮又髒的莊稼漢,被凍屍骨國剝光了皮。
缺臂少腿的殘疾人,被凍屍骨國抽光了筋。
無權無勢的智障人,被凍屍骨國吸光了血。
繁衍人類的農家婦,被凍屍骨國吃光了腹中的胎兒肉。
凍屍骨國的天條:弱肉強食。
……

這個盲人自學了法律。
他以瞎了的雙眼走他的路。
身爲男人,浮沈在這個淒涼而又淒涼的國度裏,必須有所責任和擔當。他誓言:要爲凍屍骨國所有的哀號又哀號的小人物們“點亮一盞法律的燈”。
他不斷地對莊稼漢、殘疾人、智障人和農家婦道:“自己的權利,凍屍骨國不會施捨給你們。你們必須要靠自己奮力去爭取!”

4

這個盲人,點亮了一盞又一盞法律的燈。
凍屍骨國亮了又滅。滅了又亮。亮了又滅。
凍屍骨國老大哥知道:凍屍骨國一旦要天亮了,就不能再叫凍屍骨國了。

爲了震懾這個盲人,凍屍骨國將他捉到了“最光明最溫暖的天堂”。
這是發生在凍屍骨國天空最晴朗、肚子吃得最飽、所有法律最起作用的燙死人時代的一件事。

5

從此,這個盲人,被點了天燈。

凍屍骨國,一頭野狼。吃飽喝足。一邊放屁一邊打飽嗝。

文章來源: 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或陳述)

(編者注:2011年11月12日是著名盲人律师陈光诚的生日。)

相關視頻新聞:150多名上海訪民為陳光誠賀生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