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道犬:趙本山歇菜 大陸屁民開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月24日訊】趙本山已於1月18日晚從春晚劇組回到瀋陽家中。趙本山終於退出了春晚,這真是新年傳喜訊,過年的爽心事。

趙氏助理虛與委蛇,承趙丑忽悠之惡脈,說趙頭暈犯病。大陸人已知道,趙本山的節目品位太差,已在觀眾與央視眼裡等成為「雞肋」,連殃視想托都托不住了,忍痛棄之。因為,大家知道趙丑山17日還參加了湖南衛視的春晚演出;18日又參加了央視春晚的帶妝綵排。有病之說顯系忽悠。

1983年央視首次推出春晚至今近三十年,趙本山自從1990年第一次上春晚後,也已二十一年,央視春晚已經遭到了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的反感,甚至連很多明星都不屑於登上春晚的舞台。究其原因,就是趙丑山之流的低俗、媚俗乃至惡俗的下三濫低劣節目汚穢了觀眾的眼球、損害了觀眾的心靈所致。

趙本山其人相貌委瑣,其節目內容庸俗,言辭粗鄙,卻能夠紅遍大江南北,實在是當下價值觀倒置、欣賞品位錯亂的結果。

一切的文藝創演,一定在娛樂的同時,注重認識、教化和審美的功能與作用,在給受眾提供娛樂享受時,也盡幫助和引領教化的責任。小品、相聲是諷刺的藝術,現而今盡成歌功頌德、陞官發財的手段!就像被拔幹了刺的刺蝟,它還能有抗衡與抵禦邪惡與侵凌的作用嗎?聽相聲,看小品,人們一方面為其中的搞笑而開懷大笑,在笑聲收斂後也凝神思索,為其中諷刺的社會醜陋、不公與邪惡現象而憤顢不已,喚起社會的良知,希望通過公眾普遍的說不、群起抵制而使之消弭。從而起到打擊邪惡、褒獎良善,推進社會進步的作用。

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養,擺脫低級趣味,寓教於樂,贏得健康的笑聲,使小品相聲得以登大雅之堂的語言大師馬三立

而現在的小品、相聲,業已完全轉向、變貭、壞味。一律以歌功頌德為能事,

黑暗的一面被曲意縮小掩飾遮蓋,光輝的一面被無限放大矯飾展露。小品相聲放棄對權力的諷刺兼批判,如同新聞媒體不做輿論監督,天天為假醜惡大唱讚歌。把最具針砭時弊效果的相聲藝術改變成歌功頌德的載體正似刺蝟摘掉自己周身上的刺,它還能活嗎?

趙丑山依據成名的二人轉在它的源生地東北也並不是所有老百姓都喜聞樂見的藝術,很多有思想追求、有藝術品位的群眾對二人轉反極為厭惡。二人轉以前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正規劇場也不上演這種粗俗多含下流成份的東西,二人轉只能在一些邊遠的農村小劇場演出。二人轉中的黃段子葷段子東北俗稱「趔大膘」,其粗俗暴露不亞於黃色下流的脫衣舞。

在低俗洗腦的春晚裡,趙本山師徒的二人轉低俗小品卻是倍受推崇。出身農民的趙本山偏偏以此種從前農村小劇場不堪登大雅之堂的二人轉為載體,用他的熟知並為本錢的農民形象為腳本來醜化褻瀆中國的農民。趙丑山作品裡的農民形象多殘疾:劉能結巴,謝大腳腳大,趙四面部痙攣,劉大腦袋腦袋大、眼疾、瘸腿,王天來甩頭、王木生大舌頭,王大拿裝腔作勢。諸如此類,趙丑山的小品裡,大多拿農民開涮。自己也曾模仿自己的啟蒙老師瘸腿、瞎子的叔父的瘸、瞎並來上兩段,並以自己此種的演技而自詡自誇。

趙丑山的藝術品位低下,沒有憐憫的情感。小品諷刺的對象每年都是農民,農民的傻冒、農民的弱智,農民的計較、農民的貪婪、農民的迂腐都是趙本山嘲笑和諷刺的對象,《不差錢》小品裡,趙丑山把農民「死要面子、捨不得花錢」的形象演繹的活靈活現,趙丑山在春晚舞台演了20年,為什麼一直要嘲笑農民?諷刺農民?原因是在趙丑山的心裡,嘲笑農民最安全,天朝頂弱勢的農民不敢拿他怎麼樣。得罪誰都不行,只有得罪農民最保險,鈔票卻大大的。就像《賣拐》裡所說,忽悠了你,你還得說聲謝謝。趙丑山20年春晚小品都在嘲笑農民,還有那麼多農民喜歡他,這是天朝最大的悲哀之所在。

文藝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美於生活!難道中國農民的形象全是這樣的嗎?出身農民的趙丑山不尊重自己的鄉親,挖空心思地醜化他們,以庸俗的低品位的噱頭取悅精神貧乏、頭腦簡單的觀眾,他是數典忘祖,地道一個反賊。「名」師出「高」徒,趙丑山的真傳弟子小瀋陽,也把中國男人當太監看,變人妖去褻瀆。

為什麼趙丑山的小品不演一演腐敗分子如何包養二奶;不表一表樓盤虛高讓普通民眾忍無可忍,不敢去觸動一下房地產大蟲敏感罪惡的神經;不揭一揭貪官和奸商合謀哄抬房價的故事;不暴一暴貪腐官員如何貪婪狂妄,積財鉅億,財產、子女均移居美國,大陸已成風雨飄搖風暴中的一隻破船?這些趙丑山明知會得到全國民眾極大的興趣、極高的讚賞的事實,趙丑就是像高壓電一樣,怕死而不敢去觸及。

對權力和利益集團的諷刺與批判,是一切喜劇的靈魂,趙丑山為自己一己之私利而靈魂出竅。買得起飛機而良知、責任感喪盡,趙丑山這具尸位素歺的行尸走肉在有識的億萬民眾心裡實在是一錢不值!

趙丑山在現實生活中的忽悠本領也一樣豋峰造極。他在「誰用誰知道」的廣告裡為蟻力神吹捧,分紅達2個億,忽悠得無數的百姓聚資給死亡的蟻力神而血本無歸、傾家蕩產,更有自殺丟命者。趙早做了準備,留了後路全家辦加拿大國籍。趙剛開始移民加拿大他自已也承認了,後來見非議多了,才又矢口否認,並還留下了以後送子女出國的餘地,以後就掩飾是探望子女而一去不歸。他這能算厚道有良心嗎?坑了數百萬東北老鄉,讓他們損失了數百億,沒說過一句道歉認罪的話,這就是他藝術大師的良心。在歐美等民主國家趙本山這樣的混蛋早被司法機關控制起來起訴了,我們這裡他卻可以也敢忽悠至今天,這真是我們這個可憐民族.

他自認為憑他的「忽悠」本事,在中國已「忽悠」到很大的尊重,到國外也照樣能「忽悠」到他所夢寐以求的尊重,於是,在他「忽悠」了那麼多電視觀眾後,又到美國去轉場「忽悠」。豈知美國不是天朝,民眾神聖不好忽悠。趙丑在美國,「忽悠」到了被人告上了法庭,索賠一百萬美元的官司。這也就是趙本山那次到美國去「忽悠」到的另類價值觀的「尊重」。

暴發戶趙丑自以為了得,民眾在他眼中全是醃菜。在二十一世紀科學昌明、文明鼎盛的今天,他倒退昏聵,形像醜陋、思想封建。2008年2月大年初五,趙本山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架式,在本山基地舉行「趙本山徒弟大拜師」儀式。儀式上讓三十幾個追逐銅臭的徒弟一律跪拜於他座前,敬茶誓忠。如此醜陋之事,他卻欣然自得、怡然自喜、泰然領受。很像始皇登基,經營腐朽沒落的獨立王國。有識之士紛紛扼腕太息:時代倒行遂使豎子橫行於朗朗乾坤!

據人民網宋祖德上傳的資訊:趙丑爬到全國小品大王的寶座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回家把老婆換了!據悉,趙前妻葛淑珍是個勤勞樸實的農家賢妻,在趙丑最困難時接濟並嫁給了他,趙本山曾對天發誓要對她一輩子好!但成名後的趙丑,面對燈紅酒綠千姿國色的演藝圈,早把當初的誓言丟到爪窪國去了。在狠心與結髮妻葛淑珍離婚後,好友私下問起原因時,本山竟直言不諱:「松得跟棉褲腰似的!」

在娶了新妻馬麗娟後,趙本山還不滿足,到處勾三搭四沾花惹草之外,還打起了小姨子於月仙的主意!於月仙是馬麗娟的表妹,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後,因為歷練欠缺,演藝泛泛,一直不能聲譽鵲起。為了討得姐夫趙本山的歡心,於月仙經常穿得非常暴露性感,加之天生的風騷氣質,終於在04年初的一次偶然機會時如願以償。

趙丑山一闊臉就變,棄了糟糠之妻,又離患難演藝兄弟。有違貧賤之交無相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古訓,不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而是一個德性虧失的小人。

2010年4月11日,趙丑山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開場。趙丑裝模作樣地挨個與到場的專家、學者、記者握手致謝,還一臉謙恭地向大家討教:「在公司,周圍的人天天都說好話,我今天就想聽『壞話』和真話。我永遠感謝讓我經受磨難的人和給我批評的人。」煞似一個學養豐厚的謙謙君子、知書識禮的道德楷模。

不知趣又不識世故的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真心不負請託,以自己的研究心得,建言獻策。他說了幾句:《鄉村愛情故事》缺乏本質的真實,高雅欠缺,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懷。

聽慣了奉承巴結話、扯慣了順風帆的趙丑山立刻就變臉了,對請來授教的文藝教授也當討飯的罵了!趙丑山說:我敢說,農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沒有比我更瞭解的,我是你們的老師。我從來都不是高雅的人,也從來沒裝過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有文化的、實際在誤人子弟的一批所謂教授。我想吃良藥,不希望吃毒藥。我覺得,如果一個人能把全國那麼多觀眾弄樂了,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

他直接誣衊曾老的善意批評是毒藥,這與毛賊東當年以引蛇出洞要別人提意見何其相似乃耳。他可惜還沒有毛賊東當年的淫威,要有,曾老九死一生的右派帽子就戴上了。他把全國那麼多觀眾弄樂了?真是慈悲善良的偉大文藝領軍旗手!趙丑被精神貧乏、無知易哄、以草為飯的屁民托捧慣了,目空一切,不知自己是吃幾碗飯的。真是囂張狂妄到了極點!須知,當下精神食糧匱乏,一切以洗腦宣傳為要務,縱有好的振奮人心、能留下長久回味與教益的作品也多被逆向淘汰。因此,曾經給過我們感動和振憾,有過經久難忘的經歷,在情感的低潮激勵起我們澎湃的心潮的文藝作品現在是絕跡了。可憐的屁民只好拿趙丑之流的粗製濫造的的下三濫來濫竽充數,聊度苦時光,苦笑幾聲,阿Q一回。趙丑以為自己真成莎士比亞、雨果式文藝大師了。真乃不知世上羞恥為何事?

今年七十五歲的曾老,在北京大學受過九年的高等教育,深得名校名師的嚴格培養和訓練,學養豐厚,對漢語言、傳媒、影視藝術研究頗深,具有良好的綜合素質和師德。歷任北京廣播學院廣播電視文學系語言文學部主任、廣播電視文學研究所所長、博士生教育指導委員會主任,教授。現為中國傳媒大學廣播電視藝術學專業博士生教育指導委員會主任。可謂是中國藝術研究殿堂中的泰斗和大師級人物。可在有錢的趙丑山眼中卻成了垃圾和茉屑。他罵曾老誤人子弟,他不知自己才是遺害和荼毒天下蒼生。

就在趙丑漫罵、污辱曾老後三天,趙丑又被任以中國農民藝術節形象大使之尊榮,似乎印證了他自吹最瞭解農民這句狂言。一個以樸實的地道農民自詡的人,會狂妄到蔑視和辱罵一位有名的學有專長、著作等身、桃李滿天下的學界泰斗嗎?他哪點像農民,活脫一個刼財億萬的山寨霸王!

農業部任趙丑以中國農民藝術節形象大使之尊榮也是在用屁股界定事物!一個曾經在田間地頭給辛苦勞作的鄉親們逗個樂子、解解無聊和疲勞的泥腿子趙丑山,一上了CCTV的春晚,就變成娛樂圈的惡霸?這與農業部輕率給趙丑形象大使,邏輯取向同出一轍。

一九九八年,一場特大洪水肆虐中華大地,長江缺堤、東北、陝西到處洪水滔天。人民遭受空前災難,生命、財產化為烏有。趙丑山的惡俗小品卻旡視億萬民眾的苦難,為自己飛黃騰達而媚上貼金,大唱頌歌:各位領導,同志們,大家好:98,98不得了,糧食大豐收,洪水被趕跑,百姓安居樂業,齊誇黨的領導,尤其人民軍隊,更是天下難找,國外比較亂套,成天勾心鬥角,今天內閣下台,明天首相被炒,鬧完金融危機,又要彈劾領導,縱觀世界風雲,風景這邊更好!

當年1500多名華人在印尼慘遭殺害,女人被強姦後肢解,男人的屍體被堆成小山後燒掉。他們的祖籍的表現卻是讓世界震驚,面對求助的難僑以不干涉印尼內政而棄之不顧,任該國反動軍人政府野蠻屠殺。而趙丑咀中卻是天災人禍全然視而不見,只顧昧良知地歌舞昇平,大奏豐收盛世之歌。

以嘲諷弱勢群體,歌頌官場黑暗,踐踏社會良知為己任的趙丑,和天朝暴發的有錢人一樣,加入了炫耀財富的可恥行列。當數十名大學教授要求市政府取締校區附近的污染嚴重的小鋼廠不獲同情,萬般無奈只有到政府門前下跪請願;當中國新疆的小學生連上學的路都沒有,每天在懸崖險道上玩命,並常有孩子墜河送命;當北京的沙塵暴模糊了天安門的輪廓,使訪民迷失了方向;當山區的老漢繳不起住院押金,而在家中等死的當下,財大氣粗的趙丑山買下了天價兩億元的私人專機。

在大多數人還在溫飽線上掙扎,缺吃少穿的時候,趙丑還胡說這是他在為國增光!他向社會做出顯擺的姿態,就是在羞辱億萬捧托起他的民眾。難道中國人真的有很多似他這樣很有錢?事實並非如此:中國表面的強大背後是國富民窮!他這不是為國家爭光,是給國家丟臉,因為90%的中國人沒有錢,有許多孩子因為家裡貧困無法上學,更有數不清的年輕人因為房價發高燒瘋漲而無法成家。趙丑山卻睜眼裝瞎,無視遍地的醜惡不公現象,為了他的發家致富與飛黃騰達,不肯言說一聲,反而在受害民眾的傷口上撒鹽逗笑。

無論趙丑離不離開春晚,橫豎我是不看春晚的。不過,趙丑山此番被春晚剔出,卻是在這傳統的節日裡給清醒的寡歡少樂的大陸屁民一件難得的爽心快意的事。我為此高興了幾天,因過年的俗務繁雜,經N次的不辭辛勞才撰上了這些廢話。謝謝各位撥冗勞神,也祝各位網路朋友、管理員傳統新年開心快樂、身體健旺,新的一年生活更加美好精彩!並盼望前途中有新的美麗花朵紛呈。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