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豎一:最好的壓歲錢是爸媽健康快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月24日訊】 2012年1月19日,新華網有文章指出,到了春節,小孩子們最喜歡的是得到大人們給的紅包,俗稱「壓歲錢」「過年錢」。古代過年的時候大人們用紅繩串起來一百枚銅錢,發給小孩子們希望他們長命百歲,又因為「歲」與「祟」諧音,能鎮壓鬼怪,也是給小孩子讓他們用來賄賂鬼怪的,以化凶為吉,平安度過來年,所以稱「壓歲錢」。

  
顯然,「壓歲錢」的意義非凡。而龍年春節將至,試問,最好的壓歲錢是什麼呢?
  
全國工商聯國學中心首席專家、中國第三八卦創始人、中華易道文化研究會會長耿奎作詞並譜曲,而由北京市小童星耿海童演唱的「我給爸媽拜個年」這首歌告訴我們:「……過新年,過新年,我給爸媽拜個年,只要爸媽健康快樂,那就是,給我最好的壓歲錢」(網絡上有相關視頻)。
  
其實,2012年1月19日的《新安晚報》,充分證明了這個至理。該報刊發的一篇題為《外出打工夫婦回家過年時發現留守獨居老父已病逝》新聞報導顯示,1月14日,在合肥雙鳳經濟開發區打工的楊師傅和媳婦分別帶著孩子回老家長豐過年。到了家門口時,楊師傅發現父親住的房屋門用木棍反抵著。多次敲門沒有應答後,楊師傅將門撞開發現,72歲的老父親躺在床上已經嚥氣了。「沒想到我還是回來遲了一步,對不起老人家呀!」楊師傅自責地說。「從合肥出發的時候還開開心心的,我騎著摩托車載著兒子回家,還帶著年貨,妻子和女兒坐車回家,也提著年貨,一家人準備回家過小年呢!」
  
這樣的人間悲劇,對於每一個家庭來講,都是非常殘酷的;對於整個中國社會而言,也是非常值得我們大家認真反思的。
  
誠如「我給爸媽拜個年」這首歌所唱:「爸和媽,一年年,時時把我來掛牽,總見爸媽甜甜笑,不知道,為我付出的是辛酸。病床上,睜開眼,爸媽守在我身邊,爸說媽媽一夜未闔眼,媽笑笑,兩眼已是淚水滿。放學後,校門前,媽媽拿衣雪中站,跑來給我披身上……」但是,作為人之子、人之女的我們,平時又是怎麼做的呢?
  
眾所周知,在一段電視公益廣告中,有個小男孩兒看見媽媽給奶奶洗腳之後,他也轉身去端來一大盆水,甜甜地說道:「媽媽,洗腳!」這個廣告,感動了很多國人。
  
也許是受到了這個公益廣告的啟發,反正中國有些學校就將「給父母洗腳「作為一項暑假作業佈置給了學生,意即讓學生明白反哺、感恩的道理。而有的學校則直接安排學生在操場為家長洗腳。結果,不少家長激動地當眾淚流滿面。
  
但是,學生給家長洗腳的消息一經傳開,卻很快就引來了無數人的口誅筆伐。甚至有人以為學校的做法,對學生而言是恥辱,是侵犯學生的人格尊嚴。而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一些社會名流也紛紛提出了反對意見。
  
譬如,中國知名歷史專家、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蒙曼就聲稱:「小學生給父母洗腳,不就是把我們推倒的東西又撿起來了嗎?這種愚孝,已經在魯迅時代被推翻,為何現在還要去撿起來呢?孝道本身是什麼?洗腳就是盡孝嗎?我不這樣認為。今天來佛山的路上,談到現在的年輕人都是獨生子女,很多人感到兩個人養家裡4個老人覺得責任重大,這才是最本質的孝道與家庭責任感,根本就不需要把母親的腳抱一抱才能體現。許多傳統文化要放在歷史的長河中看,傳統文化中的孝道,講究的是對等的尊重。」
  
此類說辭,可謂「有鼻子有眼睛」,且文化味、人權味等氣味十足。然而,小時候我們臥病在床,當父母跪在床邊伺候時,難道父母也會覺得那是恥辱嗎?小時候,父母給我們洗腳時,難道也會認是損害其人格尊嚴嗎?父母可以為我們跪著,可以為我們洗腳,但作為孩子的我們,憑什麼就不能為父母跪著,為父母洗腳呢?另外,中國傳統文化所倡導的「王祥臥冰」、「棄官尋母」等「二十四孝」,蒙曼等人難道真的不知道嗎?既然連給父母洗腳這樣輕而易舉的事情,都覺得不必要去辦,那麼還能指望為父母盡什麼孝道呢?還有,中華傳統美德就是兒女該有兒女的樣子,而並非子女不必為父母洗腳。何況,依照蒙曼等人的語言邏輯,既然父母能為我們跪著,能為我們洗腳,那麼作為「對等的尊重」,我們也該為父母跪著,也該為父母洗腳。還有,小羊羔尚且懂得「跪乳」,難道作為人之之女,還不如小羊羔嗎?
  
當然,予以駁斥蒙曼等人之言論者也不乏其人。

但是,反對給父母洗腳的那個群體相當龐大。而且,像「上海留學生刀捅母親」之類的惡性事件,以及宣稱讓父母「全款在北京給他買房」,不然就沒有人格尊嚴的歪理邪說,依然在現實中國社會中四處遊蕩。
  
所以,筆者在龍年春節來臨之際草就此文,希望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能明白這樣的至理:「最好的壓歲錢是爸媽健康快樂「;」爸媽是最值得我們感恩一生的人「,而不要再錯誤地理解給父母洗腳之類的盡孝之事,也不要相互間攀比「壓歲錢「的多少了。

文章來源:《大河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