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全面封鎖四川藏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月31日訊】(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四川藏族人聚居的地區形勢緊張。中共當局調派大批軍警,對藏區實行嚴密控制和封鎖。與此同時,中共官方媒體繼續以模模糊糊的措辭提及藏區的暴力沖突,並指責某些西方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渲染、歪曲那些地區的形勢。

一切都在保密帳幕之後

澳大利亞主要報紙《澳大利亞人報》1月30日星期一發表駐中國記者邁克爾·桑茲伯裏的報道說:「中國事實上封鎖了四川省大片的藏族地區。當局向那裏調遣了軍隊,並切斷了保安部隊上個星期打死抗議者的鄉鎮的通訊聯系。」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星期一發表記者斯坦·格蘭特從四川發出的報道說,CNN電視攝制組試圖進入發生暴力沖突的藏區進行實地采訪,但被中國警方攔截;軍警密布四川首府成都的藏族人聚居區。在那裏的一些藏族僧人無法跟家人聯絡,也無法回家,到處都是軍警,他們哪裏也不能去。

格蘭特報道說,在CNN電視攝制組試圖進入藏區不成,於是準備乘飛機離開四川的時候,他們被中國便衣警察跟蹤。便衣警察不斷打手機電話。

「在我們要過安檢的時候,警察抓住了我們。我們被押送到機場警察派出所,被拘留審問了5個小時。警察扣留了我們的一些錄像。他們想知道我們采訪了誰,我們在這裏幹什麽,我們到過哪些地方,我們為什麽要采寫這樣的報道。我們也有我們的問題。但中國當局使用路障和警察來回答我們的問題。在這場晦暗不明的沖突中,有許多說法和反駁。一切都在中國西部深山之中,保密帳幕之後進行。」

《中國日報》的說法

由於中國當局對四川藏區實行嚴密的全方位封鎖,那裏的現狀實情處於重重迷霧包裹之中。中共官方媒體迄今為止的模糊含混的報道,不但未能驅散迷霧,反而使迷霧更添一重。

星期一,中共官方面向世界讀者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發表報道說:

「一些西方國家的政府和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常常大肆渲染並加以歪曲某些事件。例如,渲染和歪曲上個星期執法部隊和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當地居民之間的一起事件。上個星期一和星期二,該自治州兩個警察派出所受到鬧事人群的攻擊,導致警察自衛。據新華社報道,其中一起沖突有100多名鬧事者卷入。他們是聽說了有三名僧人要自焚的謠言之後聚集起來的。沖突造成至少一個人死亡,其他一些人受傷,受傷者包括一些警察。」

無論是新華社還是《中國日報》都沒有解釋,為什麽藏族僧人要自焚的謠傳會在那裏流傳,為什麽那樣的謠言會導致人們攻擊警察派出所。

自去年3月以來,四川藏區至少有16位藏族僧人或前僧人自焚,抗議北京政府的宗教壓迫,並要求藏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

道路封鎖,形勢緊張,人權改善

四川、西藏以及新疆地區形勢緊張的消息持續傳出,與此同時,中共官方新聞媒體連日來反復宣傳中國人權狀況改善。

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星期一發表駐北京記者工藤哲和駐上海記者隅俊之聯合署名的報道,題目是「中國四川:政府與藏族沖突擴大 / 部分地區公路和電話不通。」報道說,在中共官方媒體沒有報道的四川阿壩州壤塘縣藏族人1月26日舉行示威抗議、保安部隊開槍射殺一位20歲的男子的消息傳出後,當局向那裏調遣了眾多的保安部隊,道路被封鎖,形勢緊張。

「顯然,那裏也實行了信息管制。當地一些地區電話已經不通。壤塘一位居民在接受《每日新聞》電話采訪的時候只是說,『我什麽也不知道。去問警察吧。」接著就掛斷了電話,好像很驚慌。」

日本主要工商新聞報紙之一《產經新聞》星期一發表記者川越一從北京發出的報道說:

「進入農歷新年以來,中國四川省藏族自治州連續發生居民抗議行動。治安部隊開槍,至少3人死亡。在國際社會發出大量批評之際,中國當局對當地加強管制封鎖。中國共產黨機關報連日來發表文章,謳歌中國人權狀況改善……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連日發表評論文章,批評將人權問題政治化,強調『中國人權狀況處於有史以來最佳時期」,對藏族的優惠政策取得豐碩成果。」

「有消息說,當局對當地居民的通訊進行監視、攔截,在武裝警察之外,還調派了人民解放軍以加強對那裏的控制。中國當局表示,這些措施都是『符合國情的管理措施」,國際社會的批評都是『偏見」。當局擺出這種姿態,顯示與國際社會沒有商量余地。」

「前路有冰,外賓不宜」

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29日星期天發表記者邁克爾·瓦恩斯從四川首府成都發出的報道說,四川藏區的緊張形勢也擴散到成都藏人居住區。面對密集布防的大批軍警,在成都的藏人敢怒不敢言。然後,瓦恩斯講述了試圖進入藏區調查實情的記者的遭遇:

「一位記者星期四試圖開車進入甘孜,但半途在警察的一個檢查哨所被攔截。在檢查了該記者的簽證之後,警察客氣但堅決地命令記者折返。

「警察說,『前頭有冰,對外賓不合適。」

「兩位背行囊的徒步旅行者也被命令折返。但警察跟他們說的是,前方地區不安全,因為『西藏人在暴亂」。」

全面封鎖消息

法國主要報紙《解放報》1月28日星期六發表住北京記者菲利普·格朗日羅的報道。報道題目是一位西藏人所說的話:「他們在攝影機前屠殺藏族人,世人卻無能為力。」格朗日羅的報道的報道說:

「為了隱藏掩蓋在四川和青海藏區事態的嚴重性,中共當局全方位地封鎖駐中國的外國記者的消息來源。一位在北京的藏族作家本星期三次受到便衣警察的光顧。警察威脅他說,假如他接受外國媒體的采訪,就要對他進行報復。這位作家給記者發信說:『我不得不保持沈默,對不起……」」

「中國當局的媒體封鎖是全面的。在中國所能看到的外國衛星電視頻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英國廣播公司BBC等等)每到提到那些地區的流血沖突的時候就被粗暴切斷。所有試圖前往當地的記者都被軍方攔截押回。那些地區的電話和互聯網聯絡當然是被切斷。沒有外界的觀察者,外界無人知道那裏正在發生什麽事情。」

法新社1月28日也從成都發出的一篇報道說,題目是「四川藏區恐懼氣氛籠罩」。報道說,成都藏人居住區氣氛緊張,警察密布,禁止藏人與記者說話。兩名法新社記者試圖從成都出發去8個小時車程之外的阿壩自治州,但被攔截回來。

「警察解釋說:『前方地區因為山體滑坡,道路不通。然後把記者一路押送回來。一天之前,有兩名記者也在另一條通往藏區的道路上被攔截回來。當時警察的說法是前頭有『降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