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胡溫為何對薄遲遲不下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12日訊】年年兩會除了明星逗樂、雷人提案和服裝走秀等傳統搞笑項目外,始終難以突破花瓶擺設的框框。當然今年也突破不了,因為就是這麼設計的。但今年的舊瓶裡有了新酒。

兩會開始後,王立軍事件引發的中共劇烈內鬥延伸到兩會,兩會變成了充滿火藥味的戰場。人大發言人趙啟正、重慶市的薄熙來和黃奇帆、重慶發言人等先後都出來淡化王立軍事件,尤其黃在鳳凰台事先錄製的採訪中和薄黃在公開記者會上,都極力解脫自己,兩會期間還發生了重慶員警把揭露薄的人大代表綁架回去等。這些其實是薄熙來周永康,也就是江派的反撲。但黃奇帆鳳凰專訪被刪,又傳出胡的內部定性「王立軍是叛徒」,及其博訊消息說薄熙來「軟著陸」是假資訊等,實際上是胡派捅出來反制江派的。期間四川省出來澄清川警未介入王立軍事件,遼寧省否認抓鐵嶺公安局長與王案有關等,這些都顯示各方明哲保身,不願趟王薄這趟渾水。而花拳繡腿的重慶模式與廣東模式之爭已提不起人們的興趣。

一貫起蓋橡皮圖章作用的花架子兩會,把中共各派混戰內訌公開暴露在大眾和媒體面前,這在中共歷史上是破天荒的。中共在公開會議上一團和氣、皆大歡喜,而在暗中權鬥做交易的潛規則被王立軍事件徹底打破了。中共內部一片混亂,完全失控。這正是紅朝末世的亂象特徵。

兩會的焦點和最大看點其實集中在薄熙來身上,其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被放到顯微鏡下檢視。王立軍其實是只死老虎。當然,薄熙來身後還有周永康等。但如何處置薄,確實是一個判斷中共內鬥的風向標。

兩會開始幾天,媒體普遍報導,薄神情沮喪,目光呆滯,與鄰座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完全沒有交流。但自薄出席重慶團公開記者會後,不少媒體報導薄神情有所好轉,與徐才厚也有交談,新華網甚至用「意氣風發」、「腰桿筆直」來形容。由於薄還能竄溜,有些人就認為薄「沒事了」,甚至認為「中共高層應已達成共識」,要讓薄「軟著陸」。薄能出席兩會,能對媒體為自己辯解,既不能說明他無罪,也不能說明他沒被調查,只是說明胡溫還沒有下手抓他。為什麼胡溫至今沒動手?這倒是值得探究的。

胡溫沒動手顯然不是因為薄沒有18大入常的野心,這幾年薄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這一目的,怎麼可能賴掉呢?也不是因為薄無黑資產,薄這些轉移到海外的巨額資產早已被確認了,只差何時公佈。也不是因為他兒子薄瓜瓜的用錢路正,薄瓜瓜的的法拉利等豪華轎車(華爾街日報有照片)、其出入聲色場所等是獎學金能支付的嗎?大連富商的「捐獻」是每一筆都記錄在案的。也不是薄在「打黑」中秉公執法,薄刑訊逼供和侵吞他人資產的證人太多了。薄的回答中,可能只有沒有正式辭職是真的,因為這與薄的野心不符,這麼做等於前功盡棄,而薄是死不甘休的。至於「用人失察」完全是薄解脫自己、製造「軟著陸」的說法,因為按中共內部條例,這最多也就是調離崗位了事,而從地方到中央,甚至升官都可以用「調離」解釋。

胡溫從本意上就是要把薄打入冷宮。當初胡溫把薄發配到西南就沒打算讓他再回京城,而薄唱紅打黑等一系列舉動都是在對抗中央和胡溫。胡之所以一直不去重慶,就是故意冷落薄和從心底厭惡薄。所以薄談什麼「胡主席關心重慶」、「胡主席會去重慶」等純粹是政治反擊手段,一是討好胡,二是把自己的惡行與胡捆綁在一起,三是逼胡表態。這一切胡溫和薄之間都是心照不宣的。那到底胡為何遲遲不動手?

首先,胡顧慮,若處置薄可能導致周和薄謀反政變。實際上,薄與周在這次兩會中勾結的明朗化已經向胡發出了赤裸裸的威脅和警告,即薄所作所為就是周支持的,而且周通過政法委控制著武警和公安。周到重慶代表團參加審議,吹噓重慶成就,並與薄坐在一起拍照片通過新華網上傳,公開為薄站台。而薄公開搬出周的政法委威脅胡溫。薄強調「打黑都是上面同意的」,即薄所做之事都是由「政法委協調」的。

薄的意思再明白不過:要動我,就等於動周,而周是江的人,就等於動江。而江澤民創建、周永康控制指揮的政法委及秘密特務機構610系統控制著公檢法系統,實際上是中國的第二個權力中央。周控制的武警和公安是第二支軍隊。薄的這些言論是對胡溫在公開亮底牌和進行最後的露骨威脅和挑戰。

很明顯,事到如今胡已被逼到懸崖,已無退路可言。兩派內鬥已公開延伸到軍隊和媒體。也就是說,胡溫和江薄周之間的「最後攤牌」和決鬥是不可避免的。對此,胡早已有所準備。胡之所以在兩會前夕要求軍方對「胡主席」公開效忠,胡一再放話18大後繼任軍委主席,以及溫的兩會上出乎尋常地提出「黨指揮槍」等,就是在制衡江的第二個權力中央及其統轄的武警和公安部隊,就是在警示江派不要輕舉妄動。

因此,在薄周兵變謀反一觸即發、雙方生死決鬥在即的時刻,薄周若跳出來,正好捕捉時機,一網打盡。俗話說,該出手時就出手。實際上,是事出必行。此時胡溫對薄下手仍然顧慮重重,就顯得十分迂腐。

其次,胡溫其實還有一個更大的顧慮,就是擔心處理薄引起的後效應或者王立軍交給美領館資料的公佈會導致中共政權垮臺。實際上,王立軍事件的後效應和衝擊波已不掌握在中共手裡,而是掌握在在美國手裡。美國一旦公佈王立軍交給美領館的資料(包括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必然會引起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的全面制裁和全國民眾的空前覺醒,從而造成中共全面危機和崩盤。

也就是說,王立軍事件與以往中共內鬥有根本區別,它超出了中共內鬥,涉及中共整體垮臺的危機。胡透露出的「王立軍是叛徒」的內部定論,估計有兩重目的:一是把王的問題說重,不給薄熙來有「軟著陸」的機會;二是可以通過定罪王為「叛徒」減緩王立軍資料對中共政權的衝擊力。胡既想利用揭露薄罪行的方式劍指江系,擊垮江系,也想用王的「叛國」罪名預先將美國公佈的「致命資訊」滅火,因為胡擔心這些資訊會引起中共垮臺。因此,胡溫顯得小心翼翼,憂心忡忡和舉棋不定。

實際上,胡溫應該十分清楚,中共已無可救藥,其在民眾中早已人心盡失,億萬人的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和每年十幾萬起大規模群體抗暴事件已經在證實中共必然解體的趨勢。中共垮臺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誰也擋不住。中共的垮臺對中國人民何嘗不是好事,何慮之有?既然如此,在此關鍵時刻,順應歷史潮流,才是將功贖罪、救己救國的明智之舉。

最後,胡溫在高層的力量對比問題上糾纏不清,導致優柔寡斷。事實上,目前在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及軍隊中的力量對比已經對胡溫空前有利。而且,胡溫更多的應該看到民心和天意。

退一步講,估計薄周不會對胡溫的憐憫,即作出的哪怕是最輕的處置善罷甘休。因為對江派來說,失去薄接周政法委的班,就等於失去保護傘,束手待斃。而且雙方都感到時間緊迫,薄周想趁江沒死之前對薄作有利處理,意圖薄東山再起;而胡溫想盡快在18大前搞定薄周,有利於退位後的安全。短兵相接,鹿死誰手,18大前很可能要決出分曉。

對胡溫而言,現在真的到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的關鍵時刻。胡溫能否在中共解體大勢之下,看清大局,審時度勢,一舉粉碎江家幫,不做江的陪葬品,是對其政治智慧的終極考驗。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