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洩猛於虎 專家析中共恢復新核電項目之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17日訊】(新唐人記者劉惠、劉寶惠採訪報導)一年前,3•11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四座原子爐洩漏核輻射的事故再一次讓人類感知到核洩漏猛於虎。去年8月,中國核電協會, 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承諾兩年半停止審批新的核電專案、並對舊的核專案進行審查。今年3月10日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核電技術公司黨組書記兼董事長王炳華在政協記者會上明確表示:年內將恢復審批新核電項目。

時隔僅僅一年,中共官方為何出爾反爾、迫不及待地在國際社會對核洩漏還心存餘悸的時候表示要恢復審批新核電專案?此舉背後的真實動因是什麼?中國已有的和新的核專案帶給中國百姓和社會什麼樣的危害?百姓對核污染的真實性和危害性能知情多少?為此,本台專訪了核專家、核安全資訊交流中心發起人何岸泉先生,我們來聽聽他的分析。

“非常不負責任的政府決定,而且是非常不人道的”

何岸泉用“兩個非常”形容他對中共出爾反爾的抗議,他向記者表示,恢復審批新核電專案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政府決定,而且是非常不人道的”。

“對中國人是不人道的,對中國人民生活的這片土地是不人道的, 因為它不關對人體有害,對這片土地上的動植物都有害,因為核物質有殺傷力,對人體和動物都會造成很多疾病,還會帶來環境污染。”

去年3月,日本由於地震引發海嘯,海嘯造成福島核電站冷卻系統斷電,核反應爐無法冷卻。核反應爐高溫後,把反應堆的鍋爐融化,導致核物質外泄。

福島核洩漏促發日本各地一年來反核電運動,日本民眾通過福島核事故不再隔岸觀火。福島核洩漏也讓世界民眾瞭解了核電站的危害性。

在這樣的情形下,許多國家和地區採取很多積極的措施,如德國政府和在野黨達成一致,讓德國成為無核國家;日本把54個核電站關閉了52個,還有2個在兩年之內停掉;臺灣決定不會再造第5個核電站。

“中共政府向權貴集團讓步”

那麼,在國際社會對核電站的一片譴責聲中, 為什麼中共要在這個時候公然提出恢復審批新核電項目呢?要做出這樣非常不負責任、不人道的政府決定?

何岸泉表示,由於核電站投資少,收效快,利益很大,中國的權貴集團互相合作,對資源進行掠奪。權貴集團不顧人民生命安全,不顧環境污染, 為的是得到既得利益。

“在中國,由於核電站的電可以保證政府全都收購,有很多利益團體涉及其中。現在兩會上放出風聲,表現出中國政府不得不向權貴集團讓步”, 何岸泉還指出,同時還有兩個層面的試探含義,“一是打預防針,讓人們適應,有個心理上承受的過程;其次,在今年一定會恢復審批。”

目前,中共當局打算要在2020年前建100個核電站。去年的有關資訊表明 13個核電站已經運轉, 28個在建;38個通過了審批。

“中國政府無法管理這些權貴集團,他們要做什麼,政府管都管不了,因為所有的專家都被收買了,所有的政府和部門都被買通了。”

何岸泉指出,由於中共當局對資訊的封鎖和對民眾的欺騙,中國百姓不可能覺悟到團結起來反對核電“大躍進”。“至於具體什麼時候開始審批, 要看國內反對的聲浪有多強,然後再決定。”

“為什麼要反對核電站?”

人類有史以來, 核電的民用歷史並不長,前後大概60年的歷史,期間發生過包括美國,前蘇聯和一年前的日本在內的三次核事故。至今仍然方圓多少裏成為無人區,人不可以在那裏生活。

何岸泉認為,中國民眾應該要瞭解核洩漏事故的概率和危害性。

何岸泉說,核電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一種運用核能的方法,因為人類目前建立和使用核電站,可是一旦發生事故,並不知怎麼處理,至今也沒有找到發生核洩漏的對應方法。

他告訴記者,各個國家至今沒有找到防止核洩漏的有效措施。

“前蘇聯針對核輻射是通過人工將鉛板把它蓋起來(這些人工都會受強烈的核輻射而致癌),用最原始的方法將其掩埋起來,用鉛板擋住核粒子的輻射,沒有其他好辦法。最明顯的就是一年前在世界經濟和科技的大國日本發生福島核洩漏時,希望用直升飛機灑水想把核電站的發熱冷卻下來, 後來失敗了。甚至沒有檢測設備來測試核燃料融化沒有,只能靠猜。”

針對去年深圳香港核洩漏王炳華稱中國核建設在技術上做了充分準備的說法,何岸泉表示這是100%騙人的。

“中共政府目前準備在內陸建核電站比沿海建立更危險。核電站的冷卻水是排到海裏去的,污染的冷卻水,在內陸就會排到江海河裏去。何況中國是個缺水的國家, 更容易發生核洩漏。”

據何岸泉瞭解,中國所有的核技術都是日本技術和法國技術和從美國買來的技術。“美國的技術來自日本,美國已有20年沒建核電站,美國憑什麼把核技術運到中國來?”

何岸泉認為,中共政府使用美國不成熟的核技術等於將自己人民當成實驗品, 這也是中國政府不負責任的又一表現。

而對於中國官員, 只要在位期間沒發生輻射就說是安全的,發生以後,就是另外一種說法。也就是核洩漏發生前都可以堂而皇之說是安全的。

何岸泉先生表示,在中國目前體制下沒有監督機制,不可能保證核電站品質與其他國家一樣。“各項工程層層轉包,偷工減料,政府無法管理權貴集團, 部門都被買通,出事前都說安全, 都符合要求但最後還是出事了。”

何岸泉指出核電站洩漏的危害性,“老百姓的生命無法得到保障。一代人,兩代人,甚至三代人都受害;土地都不能用,如果奶牛受到核污染, 擠出的奶都有污染。”

“一黨專制度的政府肯定會千方百計地隱瞞 核污染的真實性和危害性。”

中國是一個貧油國家,就是核燃料很缺乏的國家,那麼中國核電站的燃料哪里來的?何岸泉先生表示:都是靠進口,運輸途中都會發生核洩漏,核事故。

何岸泉進一步表示:“就象開車買保險一樣,在外國建一個核電站必須買保險。而中國沒有。”

何岸泉認為,一個核電企業,如果沒有辦法提供賠償損失,如果無法承擔就不應該建核電站。就象沒有保險就不應該把這個車開出去一樣,一旦發生事故,無法賠償由於車事故造成對人或車的損失。同樣道理,核電站的保險額沒有足夠,就不應該建這個核電站。

“一個資料顯示, 從去年開始中國建核電站要求買保險,買多少、賠給每個人多少,中國有這個數字但很低。福島核電站這個日本國家的保險都無法賠償福島周邊居民、企業的損失,日本政府專門拿出幾個億去賠償由於福島核電站洩漏所造成的損失。”、

何岸泉指出,中國現行制度下,政出多門, 那些發出行政命令的部門, 在面對責任時他們互相推諉,扯皮,不可能有效監督,將管理合理化,以保證核電站正常運行。

“國內的專制政治體制,一黨專制度的政府肯定會千方百計地隱瞞核污染的真實性和危害性。真實性的隱瞞表現在已經有污染了,他說沒污染。隱瞞的結果是老百姓倒楣。如果核洩漏,這個地方就不能居住了,但他隱瞞不說, 那老百姓就會受到損害, 生命財產受到損失。”

對真實性的隱瞞還表現在大污染被說成小污染。去年福島洩漏事故後, 中國有關部門說, 沒關係的,吃這個碘片就可以了。 其實,人體有甲狀腺它會吸收一定核污染的物質,但會飽和住, 不可能無限制地將吸入的核污染物質存在甲狀腺內兒不去損害肌體, 它是有限度的。

何岸泉表示:“中國的政治體制不可能真實地告訴百姓,就象核污染到什麼層度, 有沒有發生核污染。”

“中共政府一定會隱瞞核污染的真實性和危害性。發生了, 它隱瞞。或者將大事故說成小事故。至於說危害性, 當然它會說, 是安全的, 我們的設計是安全的,有很好的管理措施來預防,萬無一失。”

何岸泉說,在中國老百姓得不到保障。中國的體制下老百姓沒有話語權,有話語權也沒有正常途徑去發表,無法讓全世界知道。而如果上訪到天安門去就要被抓。

即使有的諸多事實擺在眼前,政府還要建,為什麼中共政府不從中吸取教訓呢?何岸泉回答說:“因為中共是為了既得利益,所以無視中國百姓以及他們生存的這塊土地的安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