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欣賞】淺談《三國演義》(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18日訊】《三國演義》中最叫人們拍案叫絕的當屬諸葛亮的智慧。現在的人都認為諸葛亮精通術數、周易、奇門遁甲。認為諸葛亮的神機妙算來自於占卜、算卦、《易經》。上篇講了中國古代的各個領域中都貫穿著打坐,靜心,入境,修習。古代的易經大師也都是有著高尚的道德修為因而開發出自身的超常功能來的。宋代的邵康節是一代易經大師,著有《皇極經世》,《鐵板神數》,《梅花易數》等,其《梅花詩》非一般常人一般算命先生所能預言,表面上預言了歷朝歷代的興衰與更替,實際上揭示了人類歷史的主題與人來到世上的真正目地。其洞察古今天地萬物的超能力盡現其中。諸葛亮也著有《馬前課》,也和後世的預言大師們不約而同的預見到了今天發生的大事。即彌勒佛(轉輪聖王)下世度人與淘汰敗壞的人的情況。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隻身一人過江東勸說孫權聯吳抗曹,當經過一番的爭論與思考,孫權決定抗曹而不降曹,周瑜等眾人皆以為孫權再無疑慮時,諸葛亮卻能窺測出孫權心中尚存在一點顧慮。連他人內在的心理活動都瞭如指掌,一清二楚。當週瑜萬事具備,只因冬季沒有東風急的生病時,諸葛亮借來了東風治了他的心病。那麼諸葛亮如沒有他心通(功能)能知道嗎?「孔明祭風」,「諸葛妝神」等都顯示出諸葛亮應用道家神蹟的實踐。


既然諸葛亮等人是為了深化與留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一文化內涵,那麼諸葛亮也要順天意而行事,也不能處處用超常的智慧來違背天意。諸葛亮出山幫劉備奪取荊州,西川,漢中成三足鼎立是順天意而行,所以什麼事情都是水到渠成。但在諸葛亮晚年六出祁山中,天不滅魏,幾次眼看北伐將要勝利時,總有某種阻力迫使諸葛亮的計劃前功盡棄。就連諸葛亮費了很大的力氣誘使司馬懿在上方谷入絕境快要被火燒死時,天就要突然下一場大雨來救司馬懿。這不是天意嗎?關羽大意失荊州,走麥城,難道諸葛亮提前不知道嗎?為什麼不留錦囊給關羽以解圍哪?諸葛亮順應了天時,深知天機不可洩露。歷史也不是以個人的意願為轉移的。在諸葛亮的六出祁山中,他不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嗎?三分天下,後漢(西蜀)有近百年的延續歷史已屬不易,安能有滅魏克復中原之事?很多人不明白也想不通,既然諸葛亮已經知道漢室必然滅亡,為什麼還要勞民傷財,興師動眾,北伐中原呢?為什麼還要勞而無功,自取其滅呢?很多人都認為諸葛亮是為了完成劉備的遺願,以盡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己」。前面講了人類的歷史既然是一場戲,那麼戲中的角色都必須完成自己的使命,即使是不能做成的事情也要有人做,為了深化「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文化內涵,諸葛亮的六出祁山也是天象的變化。人類的戰爭也不會是偶然出現的。那麼通過這場戲人們都更加明白了其一系列的內涵所在。

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既徹底的表現了人的智謀等內涵,還表現了高深的道德修養境界。諸葛亮胸襟寬廣,寬仁大度。周瑜幾次欲加害諸葛亮,周瑜被氣死後,諸葛亮冒險過江弔喪周郎,痛哭周郎為之惋惜,其包容敵手的心胸令眾人感動不已。諸葛亮雖有經天緯地之才,卻從不忌賢妒才,還在不斷地給劉備推賢,舉薦龐統為軍師並把建功立業的機會讓給龐統。在南征中,為了讓大王孟獲真心歸順,曾七擒七縱,終於令孟獲感動而誠心歸降,孟獲感念諸葛大恩,就連幾十年後蜀國滅亡後還要求晉王善待劉禪。諸葛亮給後世留下了「以德服人」的典範。同時諸葛亮也是「忠’字的化身,劉備死後,諸葛亮大權在握,既沒有像其他人那樣逆謀篡政,也沒有驕橫跋扈,而是克盡職守,嘔心瀝血,清心寡慾,淡泊名利。直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知道劉禪是扶不起的阿斗,是保不住先帝的基業的,但諸葛亮仍然克盡君臣之道,殫精竭慮,忠心耿耿地輔佐著他。諸葛亮是修道出世的,還具有很深的定力,在「空城計」中,與其說是虛與實的對奕,不如說是一場心理上的較量。當司馬懿率十幾萬大軍直撲西城這個小縣時,而蜀國的主力大軍都已撤離時,在這危難的緊要關頭,諸葛亮卻臨危不亂,亂中不亂,在城上鎮定自如地彈起了古箏。而司馬懿也是以聽琴聲來判斷虛實。司馬見諸葛琴聲不誤,音清而胸有成竹。於是馬上倉惶而撤。這確實是一般人所很難做到的。也更加體現一個修道有素的人心性和境界。

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是神傳文化,無論什麼文化的起始首先都是和神有關聯的,也是和修道、返朴歸真緊密相關的。現代的人總是站在現在人的角度上去猜想古人的狀態,用現在人的思維去衡量古人創作的一切,是永遠都研究不明白的。

三國的時代是歷史上特殊的一個時代,這個時代的英雄人物層出不窮,表現了「義、忠、仁、禮、信、惡、蠢、奸、詐、妒」等,既充分闡述了正面詞義的內涵,又表現了負面詞彙的一切行為。不管是《三國演義》也好,《封神演義》也好,還是其它名著也好,其表現的文化內涵和底蘊都是留給今天的人作為借鑑和參考。歷史是一場大戲,而今天又是這場大戲的大結局。也許眾生在歷史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準備,也都是為了今天末法末劫時期的得救在努力著。

文章來源:《正見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