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和成:官民兩重天 中國走進死胡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28日訊】陝西地方媒體《華商報》最近披露, 陝西省周至縣終南鎮龐堡村村民李某的妻子任麗麗因生活困難至極,前日與兩個雙胞胎女兒一同服餵老鼠藥自殺,三人皆亡,民眾驚嘆!

像中國大陸貧困地區的其他農民一樣,終南鎮龐堡村的青壯年男子大都外出打工,村內只有一些老年人和婦女留守。據鄰居說,當留守的村民們聞訊趕到李某家時,大人已經不行了,大家趕緊送醫院搶救她的兩個雙胞胎女兒,但終因需要每個孩子4萬元的換血費用無法承擔,任憑兩個孩子死去。據任麗麗家中發現的老鼠藥,猜測她們是喝了毒藥了。

村民介紹說,這對年輕夫婦今年都是27歲,2007年結婚辦了婚禮。雙胞胎女兒今年2歲。「李某平時在西安打工,兩三個月才回一次家。出事當天,李某在西安打工,只有任麗麗和兩個孩子獨自住在家裡。

與之對應的是,甘肅一縣委書記王先民,在3年半的任期內斂財1500萬、全縣美女「一掃光」,百姓上告多年未果,最後居然靠8名年輕女子攜內褲越級上訪,才將其告倒。《地方新聞週刊》近日報導,甘肅省宕昌縣,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貧困縣。王先民自2006年11月24日被任命為宕昌縣委書記至2010年3月案發,在1212天任職內共斂財1500萬,相當於2010年縣財政收入的十分之一,而這個縣一個農民5000年的純收入。但是,創全國貧困縣「撈錢書記」之最的王先民,近日只獲得死緩的判決。

當前,中國社會有兩個愈演愈烈的趨勢值得特別警惕。一個是腐敗的趨勢。新世紀以來的城市化過程,出現了一個新的尋租空間即政府壟斷的土地資源。據農業專家說,因為土地被徵用,農民損失的價值,換句話說政府能夠拿到的土地價值是20萬-35萬億,這麼大規模的財富被政府控制,可見尋租空間有多大。所以跟土地有關的一些不良官員,腐敗是前仆後繼。另一個就是貧富懸殊的趨勢愈演愈烈。我們現在的基尼係數,大致在0.5左右,這樣的貧富懸殊在世界上都是前列了。

官民兩重天,如此強烈的對比,無不引起百姓的震撼:一方是特權階層的荒淫無度,一方是走投無路的百姓,被迫走向攜子自殺的道路。

我們的黨在遇到危機時,總是呼籲人民與黨保持一致,無限相信黨中央。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的黨究竟執行的什麼路線,自己是站在人民一邊嗎?心中裝著人民嗎?

年年反腐,沒有任何真的行動,官員財產申報制度醞釀多年,連個時間表都沒有。縮小收入差距,輕描淡寫,須知,觸動利益集團,那是一場革命。

中國已走進死胡同,黨靠不住,人民就靠不住。一場風暴不可避免,那時受害的不會只是民眾。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